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63章、披着羊皮的狼!

第1063章、披着羊皮的狼!

    第1063章、披着羊皮的狼!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胡乱想到的。你知道,人们大多数的想法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然后就说出来了。”

    里维斯的嘴角抽了抽,在心里想道:“玩我。这小子一定是在玩我。”

    当然,就此放弃不是一个名记者的做事风格。

    “那——-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非常好。”秦洛腼腆的笑着,露出两排整齐的小白牙。这样的表情让电视机前的女性观众目眩神迷,母性泛滥。“打脸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打脸?打谁的脸?”里维斯和他的华夏语助手沟通过一番才知道‘打脸’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那些希望这次手术失败的人。”秦洛以无比坦诚的语气说道。

    “哦。天啊。会有人这么想吗?”里维斯故意表现的很吃惊。他是个人精一样的人物,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在钱宏量醒过来时病房里面所表现出来的沉重气氛。他们在笑,但是笑的很勉强———正如自己此时的感受一样。这不是遇到让人激动的事情时的真正反应。

    “没有吗?”秦洛也假装很茫然的样子。“哦。没有更好。华夏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华夏人也热情好客———-我们谦虚、谨慎、顾全大局、勇于牺牲,我也觉得以我们的人品道德和做事风格不应该会有什么对手才对。大家对我们都很热情,刚才雷格主席还邀请我到他家做客——-”

    雷格咧开嘴巴就笑了起来,这小子还真是会做人啊。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说好话,看来,自己以后要对他们的态度和蔼一些了———那些人和他们争,自己在中间插上一脚做什么?

    “那你准备接受雷格主席的邀请吗?”

    “不。”秦洛无比肯定的说道。

    “哦。为什么?”里维斯大笑着问道。这小子实在是太有趣了,他开始欣赏他和喜欢他。当然,是纯粹的同志般的喜欢———同志般的喜欢?

    谁也没想到,两个语言不通完全靠翻译来沟通的人竟然谈的如此投机。

    “我怕我吃不习惯牛排。”秦洛说道。

    “秦,你不用担心。”雷格走过来搂着秦洛说道。“我会邀请拉斯维加斯最有名气的华夏厨师来家里为你做一餐合你胃口的华夏菜。当然,我也可以跟着一饱口腹。”

    “好吧。”秦洛点了点头。“既然雷格主席盛情邀请,那我就接受吧。”

    “团长先生,现在全美国的人都喜欢你。你看,有无数的人正注视着你——-哦,我在这儿友情提醒,你出门上街的时候一定要改装易容,因为美国的少女都是非常热情的。”

    “是吗?”秦洛脸蛋红了,表情忸怩的说道:“我们华夏国少男也是很热情的。”

    “———-”里维斯仿佛被雷劈过一样,被这家伙给雷的外焦里嫩。

    拒绝了其它赶过来的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拒绝了一些人热情的宴请,也拒绝了其它国家代表团或真心或假意的攀谈,秦洛在华夏中医们的簇拥下离开医院回到了酒店。

    大家习惯性的进入秦洛的病房,房间门刚刚关上,这些年纪不小在社会上已经功成名就的医生们便欢呼起来。

    在病房的时候他们想激动,可是有摄影机镜头盯着。如果表现过火的话,会被人以为这是侥幸。他们越是表现的冷静,那些外国人才越会认为这是秦洛团长的正常发挥嘛。

    在路上的时候他们想激动,可是又有无数的人跟着。他们如果表现出得意忘形的表情,反而会被别人看轻。

    于是,他们一个个的表现出不就是这么点儿事嘛你们用得着这么激动吗这是很平常普通的好不好你看看我们的脸你摸摸我们的心———他们憋得好辛苦啊。

    现在,他们终于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来释放自己的情绪了。

    “团长,你真是太神了。你不知道,当时那个老头子跳出来的时候,我的小腿都在打摆子。没想到还是被你给救过来了。”

    “谁不是呢?手里都捏了一把汗啊。这下子咱们中医大大的长了威风——-”

    “你们没看到外面那些人的脸———哈哈,团长说的对,抽脸的感觉真好啊。”

    —————

    在别人激动的语无伦次的时候,顾百贤在沙发的角落里坐着,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即是惊艳,又是感慨。

    有些人,终究不能用常理来推测衡量———

    在秦洛提出直播建议的时候,他是最坚定的反对者。因为他觉得这太冒险了,有可能把华夏中医和他们这个团队拖入更深更臭的泥潭。

    可是,他力排众议的去做,好像他心里有了必胜的信心一般。他的信心是从哪儿来的?就是自己或者他的师父王修身,再或者其它国内外的名医,面对这样棘手的手术时都不一定会有这样的把握。

    霍恩斯当真是无的放矢吗?他是心脑血管方面的权威,他说的话难道没有一点儿道理?

    可是,他就是做成了。

    运气?

    顾百贤摇了摇头。一次两次是运气,三次四次呢?

    秦洛和众人热闹了一阵,然后走到顾百贤的身边坐下。

    “让老爷子担心了。”秦洛感激的说道。爱之深,才责之切。他们这几位老人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不希望自己因为走错路而就此陨落。所以,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比自己更加的坚难。

    而最终他还是同意了,这比反对到底更需要勇气。

    “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顾百贤笑着问道。

    “因为当时还没有实践,我没办法给你证明我确实能够做到。但是,太乙神针的针气确实有疏通和修复血管,清除淤血的作用。顾老,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你见过我打过没把握的仗吗?如果不是没有信心的话,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是啊。”顾百贤点头。“话是这么说,可当时我还是担心啊———”

    “我也担心。”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所以我昨天晚上又去看过钱宏量。”

    “你去看过他?”顾百贤惊讶的问道。当时他们和秦洛去医院看望钱宏量,走到门口时秦洛又转身返回。他以为他和他们这些人一样根本就没有去看过钱宏量的病情呢,没想到———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为今天所有的一切布局了吧?

    “是的。”秦洛点头,笑起来的样子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而且,我担心自己会失手,还特意先用银针试了试———-”

    “你还试过了?”顾百贤已经震惊的无话可说了。这小子,感情早就对钱宏量的病情成足在胸了。

    “当然。我又不是神仙,没试过的话哪敢这么自信把话说的这么满?”秦洛说道。“昨天晚上我就用太乙神针帮他疏通了经脉。但是,颅内的最后一根主筋脉我却没有疏通———我想着,今天是要向全世界直播。如果我在电视机前耗费上三五个时辰或者更长时间的话,大家肯定会失去耐心没心情等下去。我就先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啪———

    顾百贤激动的拍起了大腿,说道:“我就说嘛。你当时明明用的是《五龙针法》和《鬼门十三针》里面的鬼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效果———原来你小子提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用这两种针也就是在装腔作势———你瞒得我们好苦啊。”

    “哈哈,这样才有喜剧效果嘛。”秦洛笑得很得意。“你们不紧张的话,就该他们紧张了。他们紧张的话,哪里还有今天的直播?”

    “你这小子———”顾百贤用手指着秦洛,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他们这些老中医主修医技德行,没想到却闯进来一个阴谋阳谋样样精通的异类。

    这就像是———羊群里混进来一头披着羊皮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