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62章、最想说的是什么?

第1062章、最想说的是什么?

    第1062章、最想说的是什么?

    不仅仅是美国,华夏国内也有无数的人在关注此事进展。

    因为时间差的问题,CNT还没来得及把今天的视频放在网路,而华夏国内也没办法收看CNT直播的这个电视频道,所以,只能依靠文字来传递消息。

    一个网名叫做‘漂泊的一生’的华裔留学生在论坛上用文字现场直播:秦洛让助手拔了氧气罩——-一个美国人跳出来控诉秦洛,说他没有医德——这小老头竟然是霍恩斯博士,心脑血管领域的权威———钱宏量的脸在流血——-哦,天啊,他在吐血。他竟然在吐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钱宏量清醒过来,有媒体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在网上发布:秦洛展示银针绝技,美国名医脱帽致敬!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奇迹———”

    “老大好样的。老大我爱你———虽然我是个男人。”

    “切,楼上的,你爱老大,老大可不会爱你,你没看到前面有无数个小妹妹等着献身吗?”

    ————

    金星酒店。蔡公民的办公室。

    蔡公民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视频。

    外面的人可能暂时还没办法看到直播画面,但是这对蔡公民并不是个问题。他如果愿意,会有无数人会抱着摄像设备站在电视机前或者医院里帮他录制。

    他的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热茶已经变成了凉茶,可他仍然没有顾上喝过一口。

    候卫东站在沙发的后面,好几次他想走上去把领导杯子里的茶水给换了的,但是,看到领导如此专注认真,他这时候上去打扰反而会惹人不喜,也只能先‘忍耐’着为领导服务的冲动。

    当霍恩斯站出来大骂秦洛的时候,蔡公民的眉头微微皱起,身体也绷得紧紧的。当钱宏量的五官流血,并趴在哪儿大口吐血时,蔡公民的身体才放松下来,脸上布满笑容,甚至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哈,这小子啊———”蔡公民看着电视机里面的秦洛说道。“还真被他给折腾成了。”

    当时他接到秦洛的电话听他汇报完这事时,还真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

    给脑溢血病人做手术?找电视台现场直播?

    要是别人打来这个电话,蔡公民非要怀疑这人是不是个疯子。

    可是,这个电话是秦洛打来的,他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他的可行性。

    偏袒?

    是的,就是偏袒。蔡公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儿。

    确实,如果计划成功的话,最受益的人是秦洛,但是最终受益的还是华夏国和华夏中医——-这不是做秀不是演习,是实实在在的在美国人面前露了一手中医绝技啊。

    可是,如果失败了呢?

    秦洛可以脑袋一热就把计划给制定了,但是,做为他的后台支撑,做为一国之部长,他必须要为国家形象考虑,为中医未来考虑,也为秦洛的未来考虑——-

    而且,失败了的话,政敌的反击一定会非常汹涌凌厉。就算秦洛现在对此事不闻不问,回国后最多负上一个领导失职的责任。主要责任还是要钱宏量来背———但是,如果他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当着全美甚至全世界人的面失败,那样的后果就不是他所能承担的了。

    蔡公民没有犹豫太久,而是郑重问道:“你有信心吗?”

    秦洛回答:“有。”

    于是,蔡公民就同意了,并且帮他在周强那儿打招呼。

    这就是信任。毫无保留。

    如果秦洛失败了的话,想必有很多人一定会笑得很开心吧?

    “是啊。”候卫东知道是自己开口说话的时候了。领导不想讲话的时候,你不能讲话。但是领导心情好想听话的时候你却沉默,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秘书。“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特别是那个霍恩斯跑出来质疑的时候,我都想建议首长赶紧把他给换下来,另外找个人上去顶他———”

    “哈哈,要对他有信心。”蔡公民笑呵呵的说道。虽然他听出来候卫东是故意在讨好自己,但是,这样的奉承一点儿都不让人反感。他也确实想听到这样的话。“他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

    “是啊。还是首长镇定。”候卫东连连点头。“首长,我帮你换一杯热茶。”

    没想到蔡公民却端起杯子把凉茶一饮而尽,痛快的说道:“这个时候就应该喝一大碗凉茶。下火。”

    确实,这一幕让无数旁观者热血沸腾。就连蔡公民部长都需要借凉茶下火。

    —————-

    —————-

    秦洛知道外面应该是什么样的动静,但是,他假装不知道。

    甚至,他都没有故意往外面瞟上一眼。

    他的整个心思都‘系’在了患者钱宏量的身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观察着他的反应。

    甚至,在钱宏量咳的剧烈的时候,他还伸出手轻轻的帮他按摩后背。

    你们都看到了吧?我们华夏人是相亲相爱的,我们华夏人是团结互助的,我们华夏人是———妈#逼的,这王八蛋喷出来的血沫子竟然溅在了自己衣服上。

    秦洛的脸上带着笑,帮钱宏量按摩后背的手就‘微微’的用了一点儿力。于是,钱宏量就吐血吐得越来越厉害了———-

    直到他身体脱力再次昏倒过去,秦洛才让助手帮他清洗面部和擦拭身上的血渍。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应该走出病房了吧?大家伙儿都在外面等着呢。

    可是小受男却偏偏不出去,他装模做样的闭着眼睛搭上了钱宏量的手腕帮他切了切脉,翻了翻他的眼皮,摸了摸他的心跳———一整套装逼工序做完,这才走到一边去消毒净手,又拿条干净毛巾擦拭衣服上的血渍。

    此时此刻,镜头一直在对视着他。他按摩的动作,他切脉时的表情,他的眉头皱起又舒展开,他拍了拍助手的肩膀表示感谢———

    “哦。天啊,他在做什么?这也是中医治病救人的方法吗?”

    “听说中医碰到人体的脉博就知道这个人有没有病———-难道他正是这么做的吗?”

    “他闭上眼睛切脉的姿势好帅哦———”

    “团长,有什么不对吗?”助手紧张的问道。虽然钱宏量醒过来狂吐了大半升血,可是——-不会又出什么问题吧?

    “没事儿。”秦洛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的电视台正免费给咱们中医做广告呢,多耗一会儿———”

    “————-”

    当秦洛同学自己都觉得再在这病房里呆下去都天理不容天打雷劈后,这才施施然的走出去。

    啪啪啪———

    病房里掌声如雷,在场的人或真心或假意给予了他热烈的欢迎和鼓励。

    周强大步跑过去,一把把秦洛给抱在怀里,大声喊道:“秦洛,你太棒了。你给咱们华夏人争光了。”

    声音越来越大,生怕电视机前的人听不到似的。

    秦洛搞这个直播他是力挺并且大力支持的,现在到了收获的季节,想必领导也不会忘记他的功劳的。

    雷格这个副主席动作慢了一步,排到了第二。

    他同样热情的把秦洛抱在怀里,并且用脸贴了贴秦洛的脸,这让秦洛对着镜头的脸明显一僵——-好在他转变的快,强忍着恶心又主动把脸靠过去让他贴了贴。

    “团长先生,你用自己高明的医术和敢于尝试的勇气为自己和你的国家争来了荣誉。你将所有的质疑都挡之门外,你是最优秀的医生,你们是一个优秀的团体———你是英雄,我们卫生领域的英雄。我为我做出来的选择而感到骄傲。”雷格抱着秦洛就说个没完。“在此,我还要向你道歉。在霍恩斯博士质疑你的医术时,我也曾动摇过对你的信任。但是,你用自己的优秀证明了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听了翻译的解释后,秦洛才明白,这货不是来‘道歉’的,他是来争抢功劳的。

    你还别说,这事儿能够成功还真是少不了他。要不是他的大力支持,要不是他请来电话台,哪有今天的直播啊?

    里维斯一直守在旁边,看到一个空档就立即插了进去。

    他把话筒举到秦洛面前,笑呵呵的打量着秦洛,说道:“团长先生,神奇小子,奇迹制造者——-或者说神医先生?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你带给了我们对生命的感动,也让我们认识到了中医的神奇———现在,你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

    “我总是质疑幸福到底在哪里?你说幸福是一点一滴的渗透,转个身,幸福就在拐角处等你。幸福其实很简单,你只要笑着就可以。曾经有人跟我说,我的快乐是她快乐的理由,可是第二天却让我发现,原来她快乐的理由有很多。于是,放手,一小时用来哭泣,一小时用来遗忘。然后坚强,高傲地告诉她,我只为自己而快乐。”

    “———-团长先生,你为什么会说起这个?”

    “是你问我现在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啊。我想了想,应该就是这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