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61章、神一样的对手和猪一样的队友!

第1061章、神一样的对手和猪一样的队友!

    第1061章、神一样的对手和猪一样的队友!

    活过来了?

    真的活过来了?

    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先是极度的震惊,然后欢呼雀跃,有人抱住身边的情侣狂吻,有人拉开冰箱搬出啤酒,还有人打开了香槟,一对老夫妻手握手互相给对方擦拭眼角的泪水———

    他们和秦洛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冲突,更不具备竞争意识,他们单纯的为这样的奇迹喝彩,为生命得到拯救而感到高兴。

    “这个华夏小子真是好样的———-”

    “哦。中医太神奇了。就和华夏功夫一样的神奇———”

    “哦,珊妮,珊妮你看到了吗?我喜欢他,我要嫁给他————”

    —————

    和观众们的兴奋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病房内外以及医院走廊医院大院的这些医生或者大会组委会工作人员的表情态度,即使他们在面对镜头时努力的牵扯出非常激动的微笑,可是,在镜头转过去后,他们的表情立即又恢复了——-不甘和委屈。

    “这是怎么回事儿?”霍恩斯喃喃自语着说道,他的面如死灰,眼睛呆滞,就像是一条蹦出水面垂死挣扎的泥鳅。“怎么会这样呢?这是违背科学原理的。难道———科学也是可以逆转的?还是说———这只是上帝显灵?”

    他宁愿相信这是上帝显灵,也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年轻的中医做到的。

    他了解钱宏量的病情,在知道钱宏量昏迷入院后,他就带着使命前来会诊。可是,无论是他个人的经验还是仪器检测的结果,都证明钱宏量的情况非常糟糕。即便他亲自来做这个手术,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三十。

    而且,因为他颅内的淤血过多,只要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会引起一场脑内的血崩,那个时候,就算是耶稣亲自出马也很难拯救了。没有病人家属签名,谁敢冒险做这样高危险性的手术?

    可是,他就做到了。

    霍恩斯看着站在病床前一脸平静的年轻人,自己的心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他想道。

    然后,他又想到了刚才自己对他的控诉。

    “不是怀疑。是否定。和那些什么穴位功效相比,我更加相信科学。我知道一个病人不能呼吸代表着什么,那样会让他死掉的——-这太不人道了。他们竟然用自己队友的生命来做实验,以此来挽回失去的荣誉。”

    “他没有医德。他不配做一名高尚的医生。如果可能的话,我将向传统医学大会控诉他的罪行,并且请求开除他的代表资格。”

    ————

    愿意承担风险来给自己的同伴做手术,愿意承受名誉扫地的压力做出向民众直播的举动,如果这样的医生是没有医德的,那么———何谓医德?

    而且,他是那么的神奇他的医术是那么的厉害———

    霍恩斯摘下头上的帽子,对着秦洛站立的位置深深鞠躬。

    恰好摄像机的镜头捕捉到了这一幕,于是,霍恩斯这一鞠躬便等于是在所有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眼前做的。

    “哦,上帝,你们看到了吗?神奇的华夏中医折服了我们的霍恩斯博士,他摘下了帽子向他鞠躬———-要知道,霍恩斯博士可是心脑血管疾病领域的权威。有人甚至扬言他的研究会获得诺贝尔奖。”里维斯不合时宜的解说声音响起,让这严肃的一幕变得嘈杂。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电视机前原本想要看霍恩斯笑话的人突然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他们看着这个老人脱帽、鞠躬、然后从人群中间穿过一个人默默的走出病房。

    没有人讥笑,也没有人认为他是逃脱,大家的心里沉甸甸的,觉得他同样的受人敬重———即使他之前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在这一刻,大家还是选择了原谅。

    雷格笑容满面,很真挚,也很和蔼。眼里充满了对年轻英雄的赞美和对奇迹出现的感慨——-

    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伪装的是多么辛苦。他的脸都快要抽筋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立即掉头走人。

    病人刚刚醒来,英雄还没得到慰问,他还没有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怎么能够在无数观众的注视下逃跑?

    如果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上当了的话,那他的智商也就不足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了。

    他一直在旁边观看着他的手术过程,是如此简单,简单到让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他对这场手术应该是很有把握的,至少不是自己所说的‘六成’。

    那么,他是故意和冯富强发生争执,也是故意受到他的‘刺激’吧?

    雷格斜眼撇了身边的冯富强一眼,这个白痴果然脸色苍白,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洛———他竟然都不懂得掩饰?

    “真是个不错的年轻人。”雷格在心里想道。“所有人都被他算计了。包括自己在内。所有人都想看他的笑话,结果,他用事实狠狠地羞辱了那些人。”

    他在进手术前对着镜头说:“如果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失望的话———我很荣幸。因为这正是我要做的。”

    雷格现在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了,那个时候一切工作准备妥当,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止他进去救治同伴,所以,他才露出了獠牙———-

    想到自己同样是他口中心怀鬼胎想要看到他们的失败然后打电话给电视台,央求他们来做现场直播的事情,他就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在烧。

    “这个小屎球。”雷格恶狠狠地骂道。

    至于那个大人物在电话中的请求,雷格想,自己真的是尽力了。

    “他们是不是在表演?”站在院子里通过大屏幕观看到这一切的朴正直不可置信的说道。然后,他激动的跳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找到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一定是这样的。你想啊,他们华夏官员那么有钱,怎么可能在赢了几百万美金就昏死过去呢?他一定是故意的,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笑话他们,然后姓秦的那个小子就出现了,他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医治好了脑溢血病人?不然的话,他怎么有勇气让电视台直播?啊,这个狡猾的小子,我要去组委会去告他欺骗,我要去电视机前揭穿他的这种拙劣的把戏——-”

    许东林没有接腔,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儿。身体挺地直直的,像是一杆标枪。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大屏幕上的那个年轻人,那个被他奉为一生对手的家伙。

    他又成功了,他又一次创造了奇迹。

    原本他还担心如果他的手术失败了的话,自己就没有机会再堂堂正正的击败他了。

    看来,自己实在是多虑了。

    他又赢了,而且今天比昨天更强大,现在比前一秒钟更加强大———

    “自己也要努力才行。”他握紧了拳头,眼里战意昂然。

    “东林,走。我们去揭穿他。我们不能让这种小人成为英雄。”朴正直拉着许东林的袖子说道。“这实在是太可恨了。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的话,我们的良心会受到谴责。”

    “团长,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呢。”许东林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我想你的推测少了关键性的一个环节。如果钱宏量是假装昏倒的话,又如何骗得过圣玛丽医院的仪器检测和霍恩斯博士的会诊?”

    说完,便大步走开,不再看朴正直呆若木鸡的脸。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一向斯文儒雅在人前风度翩翩的许东林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神一样的对手和猪一样的队友———我他妈的全占齐了。

    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他的心情也如此阴沉。

    “以后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呢。”他说道。

    (ps:有红票的帮忙点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