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57章、愚蠢的解决办法!

第1057章、愚蠢的解决办法!

    第1057章、愚蠢的解决办法!

    “什么事?”雷格问道。直觉告诉他,自己不应该问出这个问题。他不喜欢和这个初次见面就给他不好印象的年轻人打交道,因为他没有其它华夏官员面对自己时的惶恐和奉承,而是以一种平等的姿态和地位在和自己打交道。

    他也不喜欢他的笑容,这种笑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这种稳重感在年轻人身上应该是优点,在一个自己不待见的年轻人身上表现出来就是缺点了。

    但是,他仍然这么问了。因为对方是代表华夏国出访的代表团团长,自己可以不在乎他的态度,但是需要重视那个日益强大的国家的态度。

    “我们想给钱副团长做一个手术。”秦洛说道。

    “做手术?”听了翻译的话后雷格的大脑立即高速的运转起来。“做什么手术?”

    “治疗手术。”秦洛说道。“钱副团长一直昏迷不醒,这对传统医学大会的名誉影响很坏,对我们代表团的形象也非常的不好——-我们想尽快把他治疗康复。”

    “这是你们的权利和自由,我无权干涉。”雷格说道。能够来参加这个大会的大多数是医生,而且本身也具备行医资格证。他们要给自己的同伴做手术,难道自己还要拦着不同意?

    如果他这么做的话,那就是两国的政治纠纷了。

    “我的意思是说———能不能在做这个治疗手术的时候,找一家电视台向公众进行全程直播?雷格主席应该清楚,现在媒体报纸一边倒的攻击传统医学大会和华夏代表团,如果我们用事实证明我们有能力解决任何疑难杂症,那样的话,公众对我们的认识和感官是不是会改变过来?传统医学大会和华夏医学代表团的名誉是不是也可以得到恢复?我们要让他们亲眼看到,我们是医生,我们不是马戏团的小丑。”秦洛说的大义凛然,一幅要为改变传统医学大会和代表团名誉而不惜做出任何努力和牺牲的表情。

    雷格表情一愣,然后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良久,才出声问道:“你知道他是什么病吗?”

    “知道。”秦洛面露哀伤表情,说道:“是脑溢血。”

    钱宏量当晚一注赢得巨额大奖,导致情绪过于激动,血压升高,血管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以至破裂,血液进入脑组织,导致脑细胞死亡,就是脑溢血。

    脑溢血,又称脑出血,它起病急骤、病情凶险、死亡率非常高。即便是美国这种医术强国,对这种疾病也没有很有效的治疗和克服手段。

    “你知不知道,圣玛丽医院的医生也没有能力把他唤醒,而且,今天中午组委会请了心脑血管疾病领域的霍恩斯博士前去诊治,他也没有有效的办法来解决,可以动手术,但是危险性极高———如果要是动手术的话,还需要病人的家属同意。”雷格说道。他告诉秦洛这些并不是为了打消对方的这种愚蠢想法,他只是———想确定一下这个年轻人的态度。

    只要是正常人,怎么能够想到这么愚蠢的解决办法?

    “是吗?”秦洛的眉头不由自注的紧紧皱了起来。这表示他也对这种疾病没有很大的信心。

    “不行就不行,直接说出来就好了。装什么大牌?”站在雷格身后的冯富强一脸鄙夷的说道。“名声已经够臭了,没必要再往自己头上浇洗脚水吧?”

    秦洛被这句话给气的俊脸绯红,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看向冯富强的眼神充满了怨恨的情绪,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行的话你就试啊。犹豫什么?”冯富强反讥笑着说道。

    “试就试。谁怕谁?”秦洛显然是‘中’了对方的激将法。

    “秦洛,万万不可。”顾百贤跑过来劝导。“再考虑考虑吧。还会有其它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这事儿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当。”

    顾百贤是真心相劝。他知道脑溢血是什么样的恶症,必须要动脑部手术把里面的淤血给排解出来才有可能康复,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病人死亡。

    以他对秦洛的了解,他对脑科手术并不擅长。而且,这种手术的失败率极高。要是按他说的由电视台向公众直播的话,成功了那固然好,可是,要是不小心失败——-那不是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把人给杀死吗?

    钱宏量脑溢血变成植物人,秦洛这个团长也最多承担一些领导不利的责任。

    可是,如果秦洛要是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失手,他就彻底的毁灭了。

    他是华夏国百年难遇的医学奇才,是他们这些老头子心目中中医复兴的希望。他们把所有的情感和期待全都寄托在他身上,又怎么允许他去冒这样的危险?

    而且,现在只有自己这一个长辈在身边,如果自己今天不把他劝住的话,王养心老卓他们要是知道这事儿非要和自己绝交不可———-

    在他们的心目中,一百个一千个钱宏量也抵不上一个秦洛对他们的重要性啊。

    看到顾百贤出声劝,其它人也都劝。

    “是啊团长。咱们再想其它的办法吧?这方法是把双棱剑。容易解决问题,也容易把我们伤的更深啊。”

    “团长,要不咱们开会再研究研究?”

    “团长。我们应该投票表决———”

    雷格看了看顾百贤等人一眼,笑着说道:“好像你的同伴都不太同意这个方法。”

    “他们不是我的同伴,是我的下属。在这个团体里,只有我一个人有决定权。”秦洛咬牙说道,脸上满是不服的怒气。好像这些人劝他是在轻视他践踏他一样———-

    雷格看向冯富强,问道:“冯秘书长,你怎么看?”

    “我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冯富强一脸严肃的说道。“如果能够当着民众的面把钱副团长给救醒,组委会面临的压力和负面新闻迎刃而解,而他们也可以得到一个医生应有的荣誉———我知道,现在其它国家的代表团对他们都不是很友善。”

    雷格的眼神再次转移到秦洛脸上,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是的。”秦洛挺起胸膛肯定的说道。

    “好吧。我同意。”雷格说道。“你们确定好就诊时间,我会给电视台打招呼。”

    “谢谢雷格主席。”秦洛感激涕零的说道。甚至微微躬身,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这是我应该做的。”雷格笑着说道。“如果确定了的话,你们可以去准备了。”

    “好的。我们这就去安排。”秦洛高兴的说道。

    等到秦洛带着一群人走远,雷格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冯秘书长,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主席先生,对华夏国的国情你应该有一些了解——-这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被人抬到了原本不属于他的位置。”冯富强恭谨的回答道

    “嗯。”雷格点了点头。“他的决定有效吗?”

    “是的。”冯富强肯定的说道:“他是代表团的团长。这写在我们收到的信函上面。对于他的要求,我们应当积极配合。”

    雷格不解的看着冯富强,问道:“冯秘书长,你们是同胞,为什么你不阻止他。相反,你好像很希望他这么做?”

    冯富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说道:“狂妄自大的年轻人不应当受到一些惩罚吗?”

    “确实是这样。”雷格笑了起来,拍拍冯富强的肩膀转身离开。

    在冯富强看不到的角度,他脸上的赞赏已经变成了鄙夷。

    “可怜的华夏人。”

    冯富强并不知道雷格在想些什么,他只是远远的盯着秦洛的背影,狠狠地骂道:“傻逼。”

    骂完这两个字后,他发现自己心中的郁结之气竟然消散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