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55章、这不正是你们擅长的?

第1055章、这不正是你们擅长的?

    第1055章、这不正是你们擅长的?

    秦洛推门进屋,所有人都看着他。

    “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秦洛笑着说道。“明天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团长,找到解决办法了?”中医代表曹孟钦疑声问道。

    秦洛出门接了电话回来就让大家解散,这不是找到了解决办法的原因吗?

    “会有办法的。”秦洛故作玄虚的说道。没有说找到,也没有说没找到,给大家自己猜测的空间。

    众人也确实是困了,长途飞行在机上睡得都不太踏实,到达目的地后吃了点儿东西就睡觉了。不少人原本已经进入梦乡,但是副团长出事,他们又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探望。

    现在秦洛放他们回去,他们自然没什么意见。

    等到其它人都出去了,顾百贤还坐在沙发上没动。

    “顾老,你也回去休息吧。”秦洛笑着说道。

    “我和你聊几句。”顾百贤说道。“怎么?心情不好?”

    “顾老看出来了?”秦洛帮顾百贤倒了杯水,然后拉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

    顾百贤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性子我了解,虽然不喜欢受约束吃亏,但也不是个喜欢惹事生非的主。在来的时候你和钱宏量闹的那么凶,刚才又和那个劳什子副秘书长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我看的出来,你的心里有团火。而且,这团火也在你眉心显示出来了。”

    秦洛笑了起来,说道:“咱们中医就是厉害。心里有事都藏不住,从眉心就能看出来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顾百贤看着秦洛问道。

    “是的。”秦洛没有否认。顾百贤是他的前辈,也是他敬之爱之的长辈,没必要向他隐瞒自己的心情。再说,旁观者清,自己不断的和人发生矛盾来排解心中的憋气和紧张,他是能够看出来的。

    “怎么了?”顾百贤关心的问道。很快的,他笑了起来:“和浣溪闹矛盾了?”

    “不是。我们很好。”秦洛笑着摇头。“没事的。我能解决好。顾老不用担心。”

    “好。你心里有谱就好。我就不多嘴了。”顾百贤看出秦洛的犹豫,也不强迫他说出来。“钱宏量这事儿你准备怎么处理?”

    “压不住,就等着让他们炒作吧。”秦洛说道。

    顾百贤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样的话,我们的名声不是毁了?代表团副团长抵达当天就去赌博,赌博就赌博吧,还因为赢钱而昏倒,差点儿有生命危险——-这种事传出去,怎么听都不是正面宣传。”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是负面新闻,但是我们想压也压不住。就算我们要压,恐怕一些有心人也会在后面推波助澜———情况就会变得更加恶劣。既然我们改变不了一定被曝光的事实,那就努力的把坏事变成好事吧。说不定这是我们中医发展的又一次机会呢?”

    顾百贤凝神看着秦洛,良久,他欣慰的点头,说道:“看来你已经胸有成竹。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我们这些老头子的思维太僵化,也不懂得利用媒体来炒作自己吃饭的行当——-可惜啊,现在的世界,什么东西都要炒。不炒就会被别人给比下去,被人给忘记。你的脑子活,这事儿就由你去折腾吧。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们都是会支持你的。”

    “谢谢老爷子。”秦洛感激的说道。

    一向严肃的顾百贤也情不自禁的走上前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做最多的人是你。”

    秦洛笑笑,送着顾百贤出门。

    等到顾百贤走回自己的房间后,秦洛也带上房间门快步往电梯口走过去。

    离还在等着他呢,他要过去陪她睡觉。

    —————

    —————

    “乐极生悲,华夏代表团副团长赌场赢百万巨款却因情绪激动昏倒在地———-”

    “上帝爱他?还是恨他?”

    “身家百万的植物人———-”

    —————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第二天早晨拉斯维加斯所能买到的报纸每一份的头版头条都报道了华夏代表团副团长钱宏量因为赌老虎机得三百六十倍赔率,狂喜之下昏死过去的新闻。就连赌场大享欧享利的女儿当街抽了丈夫耳光的新闻也只能放在第二版。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下子不仅仅是大赛组织方、各国参会代表、赌场和酒店工作人员,就连那些普通民众以及国内外游客也都知道了这件丑闻。

    互联网时代,信息的传播速度是光速的。

    一个华夏留学生把这一新闻在国内最大的原创论坛网站天涯上发布,短短一个小时内浏览量便过十万,回贴量过万。而且国内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新、网易、企鹅也都跟风转载,其它各大小网站论坛也将此新闻置顶标红。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果然是人民的好公仆啊———”

    “有人死在情妇的床人,有人死在赌场上———他怎么就不死呢?”

    “一次下注一万美金,这笔钱是从哪儿来的?请大家顶贴,请纪律调查此人有无贪污腐败行为———”

    国民的愤怒情绪被点燃,回贴量屡创新高。

    —————

    听翻译读完报纸,秦洛看着眼前一个个表情不善的代表团成员,笑着问道:“大家的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团长,出了这档子事,咱们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啊?”

    “就是。那些人肯定会笑话我们的。”

    “原本是来争荣誉的,荣誉还没影,丑闻就先出来了——-这会还怎么去参加?还怎么和同行交流?还怎么去争取我们的福利?”

    秦洛等着众人发泄一通,说道:“我也和你们一样,很生气,也很无奈。但是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接受现实。自暴自弃?低头屈服?这正是我们的对手想要看到的。你们想想美国人的心情,你们也可以想像我们那几位邻居此时的嘴脸——-我们只有挺起胸膛,表现的更优秀一些,把他们远远的给甩在后面,才能让他们认识到我们的真正实力。”

    秦洛用手掌拍拍报纸,上面有钱宏量的大幅照片。他拍报纸,也等于是在拍钱宏量的脸。

    “一只老鼠坏不了一锅汤。”他说道。

    把自己的副团长称为‘老鼠’,众人不由得有些———眼睛一亮的感觉。而且,秦洛的这番话虽然不煽情,但是很在理。

    他们如果现在低头哈腰的不敢和人的眼睛对视,那些敌视他们的人讥笑声音会不会更大声一些?

    “团长说的对。大家都要振作起来。”

    “他赌博晕倒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就是。可不能向那些人认熊———不然的话就一辈子抬不起头了。”

    顾百贤在一边笑着,心想,这小子还真是有点儿本事。记得刚刚来的时候,这些专家教授还对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代表团团长很有意见,现在不仅仅接受了他,还对他表现的非常尊重。

    人们不怕年轻人上位,人们怕的是庸俗无能的年轻人人上位。

    “走。吃饭。”秦洛大手一挥,说道。

    餐厅在酒店五楼,所有参会代表都可以凭着代表证免费用餐。

    秦洛领着代表团数十人浩浩荡荡的走过来时,立即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那些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用着秦洛听不懂的语言高谈阔论。虽然秦洛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鄙夷和不屑。

    秦洛笑笑,毫不在意。

    这样的场景他已经预料到了——-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议论自己根本就听不懂。

    “就当他们在赞美好了。”秦洛很阿Q的自我安慰。

    正在这时,又有一群人走了过来。

    而且,里面有几张秦洛熟悉的面孔。

    许东林和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说了几句话,然后一行人就快步向秦洛走过来。

    “秦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许东林笑呵呵的打招呼。

    “我们不是很熟吧?”秦洛说道。笑容轻微,眼神平静。自从上次许东林答应合作却又失约后,他就已经把这个人划成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敌人行列。

    对手?他不配!

    “是不熟。”许东林点头说道。“或许秦先生没听说过我,但是,我倒是久仰秦先生大名——-”

    “这是正常的。”秦洛淡然说道。

    “不过,现在钱副团长的名气应该更大吧?我的很多同仁都非常羡慕他的好运气呢。他们也都去赌场试过,却没有一个能够赢到这么多钱。”

    “是吗?”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你们可以说钱宏量是你们韩国人嘛。这不正是你们擅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