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52章、我管他去死!

第1052章、我管他去死!

    第1052章、我管他去死!

    百年前的读书人为了表达自己的抱负,说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现在,秦洛怀疑他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闲得蛋疼。

    秦洛现在忙着家事国事都已经焦头烂额,谁他妈还有心思管什么天下事?

    听到自己的副团长因为赌博赢钱而晕倒被送进医院的消息,秦洛的第一反应就是骂娘———假如不是离站起来一直盯着他看的话。

    他知道这件事情有多糟糕,而且是在这个全世界的眼睛都关注着这次盛会的关键时刻。如果处理不好,这将有可能是一次世界性的丑闻———-

    秦洛对钱宏量的死活并不放在心上,甚至自私一些的想,他要是死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可是,他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死法(当然,他的生死还未卜),那就等于是往秦洛同学脑袋上扣黑锅啊———而且这个黑锅又大又严实。他活着,还要陪着秦洛一起背。他要是死了,这个大黑锅就只有秦洛一个人背。

    为什么?因为他是代表团的团长。

    就是这么简单。自古以来福祸相依,谁也逃脱不了。

    “团长———团长———-”小刘在电话里等了半天没有听到秦洛的指示,不由得着急起来。这正团长可不能再出什么事啊,不然的话队伍不就乱了吗?

    “哪家医院?”秦洛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怒气问道。

    等到小刘说了医院名称后,秦洛说道:“我马上过去。”

    “出事了?”离担忧的问道。他看到秦洛的表情阴沉的有些吓人。

    “嗯。”秦洛回答道。却没有急急忙忙的离开,而是一屁股坐在床上发呆。

    亲人失踪,强敌环视,同伴逃离,同事出事———-他突然间有种很疲惫很疲惫的感觉。

    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中医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够做到的。

    可是,不得不承认,秦洛同学现在有点儿心力憔悴的感觉。

    他也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那些和他一样大的年轻人或呼朋引伴的遨游校园,或三五成群的埋首书海,更多的在谈情说爱泡吧玩游戏———

    他超越同龄人太多太多,超越无数的人太多太多———可是,他终究是人。是个年轻人。

    离慢慢的移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身体。把他的脑袋往后按去,任由他窝在自己的双峰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和气愤。

    她伸出手指轻轻的按摩着秦洛的太阳穴,声音平静的问道:“你想知道我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吗?”

    “不想。”

    “说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做起来会那么难。身在龙息,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也会和他们一样出去执行任务,也会和他们一样去杀人———”离像是没有听到秦洛的回答是的,以一种柔和却极有频率的声音说道:“我以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那一刻真的到来时,我还是会紧张———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出刀,更不知道应该刺她的什么部位。龙息教得都是一刀必杀的技巧,我却连续刺了七刀———那个女人被我刺了七刀还紧紧的抱着我的腰手指紧紧的拽着我的衣服。我的身上全都是血,衣服也被她抓破了皮———-连续好几个月我都没有好好睡觉,每次一闭上眼睛,那个女人鲜血淋淋的抱着我时的画面就会出现。”

    “完了?”秦洛问道。

    “完了。”离说道。

    “你真不会讲故事。”秦洛说道。

    “———-”

    “没有转折,没有高潮,没有剧情,也没有悬疑———更重要的是,故事干瘪也就算了,我还没听出来你到底想要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什么。”

    “杀的人多了,就再也记不清那张脸了。”离按摩着秦洛太阳穴的小手微微用力,说道:“因为梦里会出现很多张脸。”

    秦洛沉默了一会儿,拍拍离的大腿站了起来,笑着说道:“你确实不会讲故事。这么好的素材从你嘴里讲出来真是浪费了———-不过倒是挺会煽情的。”

    秦洛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的玉女,说道:“你留下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如果情况不对,立即逃离。”

    离张嘴要说话,秦洛对着她吼道:“不要争辩。这次你必须要听我的。”

    “干嘛这么凶?”离气呼呼的说道。

    秦洛走过去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小声说道:“我不希望姑姑出事,也不希望你有事。”

    说完,秦洛转身就走。

    离摸着被秦洛偷吻过的脑门,站在那儿看着秦洛消失的位置发呆。

    “你才会煽情呢。”离撅嘴说道。

    想到自己竟然被他给亲了一口,气道:“再有下次———非扎死你。”

    ————-

    秦洛在酒店大堂遇到了顾百贤,他带着一群人急急忙忙往外面走去。

    看到秦洛,他们立即围了过来。

    “秦洛,出事了。”顾百贤表情严峻的说道。显然,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会有多么坏的影响。

    “我知道。小刘给我打过电话。”秦洛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刚才打电话问过,医院还在抢救。”一个随团而来的工作人员说道。

    “去看看。”秦洛和顾百贤走在前面,一群人紧跟其后。还有不少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显然,一个好运气又非常不好运气的华夏人赢了一大笔钱却因为过于激动而休克的事情已经传进他们的耳朵里面———-

    医院离秦洛他们住的这家酒店并不远,负责带路的大会组织方工作人员甚至都没有出动车子接送。因为如果坐车的话,有可能会被堵在路上,步行反而更容易到达。

    到了医院门口,小刘就迎了上来。他是第一批送钱宏量过来的华夏人。

    “怎么样?”秦洛出声问道。他是团长,自然第一个有发言权。

    “情况不是很好。”小刘说道。“命算是救回来了。可是———”

    “什么?”秦洛表情不悦的说道。这家伙有病是怎么着,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东西需要隐瞒的?

    “医生说有可能成植物人。”看到秦洛生气,小刘一紧张——-说话就利索了。

    “植物人?”秦洛阴暗的想,你他妈的怎么就不去死?自己犯了错,还得耗费纳税人的钱去养着你后半辈子。

    “是的。”小刘说道。

    秦洛看到医院门口有挂着相机的人出现,立即敏感的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看起来是记者。”小刘打量了几眼说道。

    “废话。”秦洛骂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记者。他们来干什么?”

    小刘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他们不会是——-把这事报道出去?”

    秦洛冷冷的看着他,心想,这孩子是不是大脑受过什么伤害?这还用猜吗?以美国媒体记者的自由度,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不跟公狗遇到母狗母狗吃到骨头一样的兴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秦洛问道。

    “我不知道。”小刘避开了秦洛的眼睛注视。

    “如果你不说的话,回去后就不用在翻译部门工作了。”秦洛说道。“我会劝蔡部长另外给你安排一份工作。”

    这个时候了,秦洛也不介意狐假虎威一次。

    “团长———-”

    “说。”秦洛低声喝道。

    小刘犹豫了一番,终于说道:“今天晚上我洗完澡准备休息时,钱团长给我打电话,问我附近有没有赌场,他想去玩几把试试运气———他是领导,他提出来的要求我不敢反抗,就说我们住的酒店就有赌场,只是规模不是很大。他说没关系,随便玩玩而已。”

    “钱团长让我带路,就只好陪着他去了酒店二楼。钱团长拿钱换了筹码去赌老虎机,没想到第一把就开了320倍的赔率———-”

    “他赌了多少?”秦洛问道。

    “一万美金。”

    下注一万美金,320倍的赔率的话,那就是一把就赢了三百二十万美金———难怪钱宏量会休克。估计一般人都扛不住。

    “回去开会。”秦洛已经了解了情况,对着顾百贤等人说道。

    “团长,我们不进去看钱副团长了?”有人问道。

    “我管他去死。”秦洛突然转身回头,杀气腾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