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51章、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第1051章、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第1051章、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秦洛躺在床上,离也躺在同一张床上。

    秦洛躺在左边,靠墙。离躺在右边,靠窗。

    当然,离的位置也更加方便跳到门口。这是离强烈要求的,秦洛没敢反抗。

    自从离给秦洛讲了‘从前有一个不听话的男人’这个惊悚小故事后,秦洛就不敢再反抗离做出来的任何决定了。即便她要自己脱光光的给她跳钢管舞————秦洛会鼓足勇气坦白直接的告诉她:你可以凌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

    秦洛很累,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说了那么多句话,赌了三把牌,赢了两千五百万美金,看着耶稣和红衭离开,安顿好了离玉女和自己———-

    秦洛突然间发现,他还没有吃饭。

    是的。除了在飞机上吃过飞机餐,落地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八个钟头他什么食物都还没有吃过。

    之前忙忘记了,现在不忙———所以他就想起来了。

    这一想起来不要紧,潜伏在身体里面的‘饿’探头探脑的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平躺饿侧躺饿正面睡饿反面睡也饿,秦洛满心的疲惫却被满肚子的饿给打败,无论他多么努力的数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一个离两个离,却还是睡不着。

    于是,秦洛决定陪离说说话。

    “离,睡了吗?”秦洛问道。

    “没有。”离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怎么还不睡?”

    “废话。”

    “————-”秦洛想了想,自己这个问题不算是‘废话’啊?

    就说道:“我问你为什么不睡觉,怎么就是废话了?你睡吧。晚上应该不会有事的。”

    “什么叫做应该?”

    “———-他们大概不会在这儿动手吧?要是动手的话,早就可以动手了。”

    “为什么今天晚上不会动手?”离再次反问。“动手之前要提前通知你吗?”

    “这倒不是———-”

    “那就没有万一。”

    “好吧。”秦洛觉得离的语气有点儿不对劲儿,好像对自己很不满是的。便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离气鼓鼓的说道。

    虽然她嘴上说没有,但是,从她的语气中秦洛听出来了———她一定有。

    秦洛爬了起来,双手撑着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注视着离清秀的可爱的精致的暴力的冷酷的鼻子下面长了一颗小痘痘的小脸,说道:“不要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

    “难道我要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这个白痴?”离在心里想道。

    她确实有事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晚上她的心情格外的乱。

    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情势所迫也不是没有和男队友挤在同一个房间里。

    可是,那时候她的心思单纯心底平静,完全把自己当成男人———-或者说把那些男人当做姐妹一样的对待。和他们一样的执勤和他们一样的守夜和他们一起跃起杀掉来犯的敌人。当利刃刺破皮肉割破喉咙当热血流敞指间,她没有害怕,反而是解决掉对手的欣喜和———安全感。

    但是,今天晚上她却很没有安全感。

    她的呼吸会急促,她的心跳会加快,她的体温会升高,她———-反正她觉得全身都不对劲儿,好像所有的内脏都坏掉了是的,一大堆并发症同时发作,让她恼怒烦躁却又发作不得。

    好像身体的这个家伙会突然间跳起来或者趁她睡这对她做什么禽兽事件是的。

    她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把秦洛拖起来爆打一顿吧?即便她心里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

    还好的是,这小子主动送上门来了———-

    秦洛看到离不应,笑呵呵的开始做她的心理工作。毕竟,他读过几本心理学嘛。

    “你看,耶稣和红衭都走了———-”

    “不许提他们。”离更生气了。她讨厌叛徒。更讨厌背叛秦洛的叛徒。

    “好好好。”秦洛立即修正称呼。“他们俩个走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俩在美国。人生地不熟,强敌环顾没有外援———-说实话,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美国。所以,临死前为什么不让自己开心一些呢?”

    “你说我们会死?”离问道。

    “只是有这种可能。”秦洛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也有可能是我们把皇帝和他的八个狗腿全给干掉———”

    “更有可能会死。”离说道。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秦洛心疼了,伸手想去把她搂在怀里,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身份以什么样的名义。

    他的右手伸在半空,停顿。

    他不知道是放下去,还是收回来。

    离睁开眼睛,看着他僵硬的动作发呆。

    “我就是想抱抱你。”秦洛咧开嘴巴笑,声音却有些干涩。

    他还是应该凶狠一些把她推出去,不应该这么自私的把她留下来。

    就算她死,也要为无数的人死。而不是自己一人。

    “躺下。”离说道。

    秦洛笑笑,躺回原来的位置。

    秦洛正在想着用什么样的借口把她劝走,离却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

    秦洛的手臂帮她拉到自己的脑袋下面,然后自己的脖颈很舒服的枕了上去。身体微微侧身,半个身体靠在秦洛的身上。

    “枕头不舒服。”离说道。像是解释她这么做的原因,更像是———告诉秦洛老娘不是故意要吃你豆腐的。

    “是有点儿。”秦洛说道。被离枕住的那只手往里一捞,就搂住了离的肩膀。

    嗖———-

    一道银光闪烁,秦洛的脖子边沿就出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秦洛吓得一身冷汗,这女人的刀子藏在什么地方了?又是怎么掏出来的?

    “不许动。”离威胁着说道。

    秦洛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刀子,以商量的语气问道:“咱能不能在中间放一碗水?”

    当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时,秦洛没有气急败坏的骂娘,而是感激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不管是谁打来这个电话,秦洛都要在心里对他说声谢谢。

    倒是离对突然而至的电话有些不满意,把匕首收回去,松开秦洛的身体,说道:“接电话。”

    “好。”秦洛赶紧从床上跳了上去,跑过去抓起手机。

    “秦团长吗?我是翻译小刘。我现在有急事要向你汇报———-”电话里一个急促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事儿?”秦洛眉头一皱,问道。

    他在出来的时候,把诸多事宜全都托付给了副团长钱宏量。如果钱宏量尽职尽责,再加上顾百贤他们这些老前辈的辅助,团里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能出什么事情?

    当然,如果钱宏量想趁着自己不在搞出什么妖娥子的话,他也不介意再做一回恶人,好好的收拾他一番。

    “钱副团长晕倒了,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小刘不敢啰嗦,当即说出了打电话的原因。

    “晕倒?”秦洛急了。“好好的,怎么会晕倒的?”

    秦洛原本以为是钱宏量在背后搞事,却没想到他只猜对了一半,是钱宏量在搞事,可是———-他不是在背后,他是光明正大的在搞事。

    睡个觉就能睡得晕倒住进医院,还有比这更雷人的事情吗?

    “据说——-钱副团长去楼下赌了几把,赢了不少钱———一激动,就——-晕倒了。”小刘吞吞吐吐的说道。

    其它的事情可以说,但是这种有关领导声誉的问题上却不敢乱说。小刘知道秦洛和钱宏量不对付,万一回国之后他们俩人斗了起来,秦洛说他是赌博晕倒,钱宏量要他说出人证怎么办?

    所以,小刘不得不谨慎一些。只是用了‘据说’这样的字眼。

    秦洛就觉得体内热血上升,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钱宏量是华夏代表团的副团长,抵达目的地的第一天就进赌场赌博。

    这也算了,你他们还赢钱还晕倒———-老子赢了两千五百万美金怎么就没晕倒?

    还被人送进了医院,这下子整座酒店———-不,所有国家的代表团应该都知道就件事了。

    这次,华夏代表团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