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50章、从前有一个不听话的男人!

第1050章、从前有一个不听话的男人!

    第1050章、从前有一个不听话的男人!

    “夫人,特意赶过来告诉你一件喜事。”银发小老头笑呵呵的说道。

    “是吗?”女人优雅的起身,亲自帮小老头斟了一杯酒,笑着说道:“我还真是好奇是什么好消息能够让伯爵大人如此开心。”

    “当然,如果能够再次品尝夫人的角斗士之血,那也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伯爵眯着眼睛打量这紫罗兰银色礼服无法包裹的嫩肉雪胸,说道:“我输了两千五百万美金。输给华夏来的小家伙。”

    “哦?”紫罗兰倒酒的动作一顿,很快的又恢复正常。笑着说道:“见过了?怎么样?”

    “见过了。不错。很对我的胃口。”伯爵捧着酒杯嘿嘿的笑。

    “我也见过。也很对我的胃口。”紫罗兰对着他举杯,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伯爵放下酒杯,笑着说道:“夫人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亲自动手的吧?”

    紫罗兰含蓄的笑着,说道:“伯爵大人,我老了。”

    “谁敢说夫人老,我立即把他杀掉煮了吃进肚子里。”伯爵一本正经的说道。想起这女人刚才俯身倒酒时那胸口的雪白粉嫩,不由得有点儿食指大动。“夫人还年轻,而且是女人最美好的年龄。”

    紫罗兰夫人想起伯爵说的把人杀掉吃进肚子里的话,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他的名字叫伯爵,他的身份也确实是个伯爵。

    但是,他也同样是个通辑犯。

    他的罪名是杀人,而且虐待尸体———他把自己的一个情人给杀了,并且煮熟吃肉。

    当警察从他一处别墅的冰厢里面找到女人的脑袋时,也发现了一锅炖肉。当然,还有垃圾桶里没有啃干净的骨头。

    警察们当场大吐特吐,而他也脱离了贵族,过上了另外一种的贵族生活———-

    只是,敢于把自己做过的事情当众说出来,这个人的心里到底有多坚韧或者说多变态————

    “谢谢伯爵大人的赞美。”紫罗兰夫人注意到伯爵变冷的眼神,立即又温柔的笑了起来,说道:“伯爵大人还没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呢。”

    “我说过了啊。我输了两千五百万美金。”伯爵笑呵呵的说道。

    “伯爵大人在开玩笑。”

    “确实是在开玩笑。”伯爵说道。“哨探汇报,姓秦的小子带来的几个人已经有一半离开了,耶稣走了,还有那个会下毒的小女孩儿,她是蛊王?———-现在只有他和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孩儿在。如果夫人同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把他做掉,我们的合作是不是也可以提前结束了?西线的推进不是很顺利,皇帝怪罪的话,我也不好交待。”

    “是吗?”紫罗兰皱起了眉头。“在华夏的时候,他们相处的很不错。”

    “那又如何?”伯爵一脸傲气的说道。“他们现在要对上的是皇帝———-那些杀手要钱不要命,耶稣手里握着大把美金找人不也没有人愿意过去帮忙?在欧洲,没有人愿意招惹皇帝。在美洲,在美国,也一样。”

    “伯爵大人说的有道理。”紫罗兰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但是,我们还是要谨慎一些。千万不要入了他们的圈套。”

    “夫人,你是不是太谨慎了?”伯爵不乐意的说道。“耶稣是个杀手,他能背弃杀手信条投入自己原本要刺杀目标的阵营,还有什么是不能做不敢做的?他原本就是杀手界的耻辱。至于那个蛊王,据说她之前也和姓秦的小子是对手,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有些合作———-但是这样的关系大概还不够支撑她为此送死的信念吧。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没有人会轻易对另外一个人送上自己的性命————即便是最亲密的朋友也不行。”

    “那你们对皇帝呢?”紫罗兰夫人突然间问道。

    伯爵像是被激怒了,眼含怒气,表情不悦,正色说道:“那是信仰。”

    —————

    —————

    秦洛一个人住一间房间,他倒是不介意把离和玉女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

    可是,他知道这是不现实的。

    他此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华夏国医疗代表团的团长,如果他的房间出现两个女人的话,明天各种各样的谣言就会响彻整个代表团甚至传到华夏国内———-

    “知道吗?咱们团长昨天晚上叫了两个小姐———-”

    “一个是黄种人,另外一个是白人————那身材———啧啧———-”

    “看他文质彬彬的,没想到一到晚上就这么禽兽———-”

    —————

    而且,还有个关系不佳的副团长在一边对他虎视眈眈。就算他这个时候不顾忌名声这样的问题,也得为力捧他上位的蔡公民考虑考虑啊。

    因为要安排各国参会嘉宾的缘故,酒店的房间是相当紧张的。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在面对皇帝这个大魔头的时候不灵光,在这些酒店经理面前还是很有效果的。秦洛支付了三倍的价钱,酒店立即就腾出来一间原本要给明天抵达的一支代表团的房间。至于他们如何向那支代表团交代,就不是秦洛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把还没有缓过劲儿的玉女丢在沙发上,秦洛看着离说道:“你一个人能行吗?”

    “加上你就行了吗?”离反问。

    “我是担心没有人和你轮换,你一晚上都没办法休息。”秦洛说道。

    “我不用休息。”

    “会累。”

    “习惯了。”离说道。

    听到离说习惯了,秦洛就有点儿心痛。

    以前离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在国内担心祈祷,却不知道她的工作状态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他们相依为命并肩作战,才逐渐了解一些她在外面的生活和所承担的压力。

    “我在这边陪你吧。”秦洛说道。“晚上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睡沙发。”离指着躺在沙发上昏睡的玉女说道。

    “好。那我陪你睡床。”秦洛说道。

    “不行。”离说道。

    “那你们俩睡床我睡沙发。”秦洛说道。因为酒店房间爆满,他们只拿到一张大床房。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沙发———要么他和离睡床,玉女睡沙发。他同意,但是离暂时还不愿意同意。要么,他睡沙发,玉女和离睡床。他同意,不知道离同不同意。

    再要么———-他和玉女睡床,离睡沙发,这个秦洛没敢问,但是他知道,离百分之一百万不会同意。

    离看了看玉女,想到她又是吃蛇又是吐得稀里哗啦的,摇头说道:“不行。我不和她睡。”

    万一那条蛇从她嘴里鼻子里耳朵里爬出来怎么办?

    “我也这么想。还是我们睡吧。”秦洛说道。

    看到离又要反对,秦洛赶紧说道:“不要担心,我对你没什么企图。现在不是条件不允许嘛———我晚上穿衣服睡,你要不要脱衣服随你。大家将就对付一下吧。”

    离想了想,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秦洛不愿意回去,可能确实是处于担心自己的安危。

    而且他们的房间又不在同一层楼,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即便及时通知,等到他赶过来也晚了。

    “好吧。”离说道。

    奔波了一整天,秦洛去沐浴间洗了个澡。洗完澡后又穿着自己的衣服出来,还真是准备‘合衣而眠’了。

    “你也去洗个澡吧。”秦洛说道。

    离想了想,进了沐浴间。

    出来的时候也穿着原来的衣服,让秦洛微微有一点点失望。

    “她会不会跑?”离指着玉女问道。

    “不会。”秦洛说道。

    “你确定?”

    “确定。”秦洛非常肯定的说道。“我刚才又喂她吃了两颗药。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前她醒不了。”

    “那你睡觉吧。”离说道。“我守门。”

    “你睡吧。有什么情况我喊你。”秦洛很没有自尊的说道。没办法,谁让他身手不如离好呢?有高手偷袭——-当然得找离了。

    “等你喊我就晚了。你睡吧。明天要开会。”

    “你睡吧。晚上我看着,白天你看着———-再说,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怎么好容易自己呼呼大睡让你熬夜?”

    “秦洛———-”

    “什么?”

    “从前有一个男人,他不听我的话———”

    “嗯?结果呢?”

    “结果他死了。”离甩着手里的飞刀说道。

    秦洛身体猛一哆嗦,赶紧乖巧的钻进了被窝。

    (ps:美国之行是写离,写军师,写她们和秦洛的互动。当然,也写皇帝和他的八大战将。不是很老的老柳尽力不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