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48章、我陪他去死!

第1048章、我陪他去死!

    第1048章、我陪他去死!

    屋子里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耶稣推门进来,对着他们邪魅一笑,然后便以风一般的速度把地上的筹码给堆到托盘上去———一个托盘不够,还得用两个才行。实在装不下了,他就只好往西装口袋里塞。

    他可不想有什么遗漏,天知道他的那个吝啬雇主会不会在兑换筹码的时候发现金额不对然后怀疑是不是自己私藏了。

    “为什么放他走?”卷发男人站在角落里,看着刚刚被耶稣关严实的房间门一脸不解的问道。

    “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伯爵表情平静的说道,一只手又伸进了大洋马的胸口———好像他一刻也离不开女人是的。

    “这是很好的机会。”卷发男人颇为遗憾的说道。

    “他们住在凯撒,哪一秒钟不是很好的机会?”伯爵反问。

    卷发男人也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忍不住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如果他知道凯撒也是由我们控制的,想必一定会立即搬家吧?”

    前脚刚刚离开的耶稣和前前脚刚刚离开的秦洛要是听到这段对话非要跳脚不可,他们住的凯撒也是皇帝控制的酒店?

    什么叫做自投罗网?什么叫做自寻死路?

    看看他们就知道了。

    “拉斯维加斯有数百家酒店,上档次的也不下二十家,他们偏偏能找到这家———他对我拍桌子的时候,我仍然强忍着没有告诉他们这个消息。来者是客,哪有把客人往外面赶的道理?”伯爵敲了敲桌子,大洋马会意,立即从伯爵怀里摸出一个老玉烟斗,然后在烟斗上面装上烟叶,点燃后小口吸了一口,这才送到伯爵嘴边。

    伯爵巴滋了一口香烟,把烟沫吐在大洋马的脸上,这才对卷发男人说道:“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这几天最好不要打扰他。”

    “不用跟踪吗?”

    “难道他能飞出去?”

    “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要给他时间?早些把他做掉,完成任务不是更好吗?”

    “我说是因为我爱美国。你信吗?”伯爵反问。

    “————”

    “该死的美国。”伯爵怒声骂道。

    “既然这样————”卷发男人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见他?”

    “不是我想见他,是他主动要求见我。”伯爵说道。“还有———我想确定用什么样的方法杀死他。现在,我想我已经考虑好了。宝贝,你觉得呢?”

    “我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大洋马咧着嘴巴笑着。

    ———————-

    ———————-

    “什么?”离瞪大眼睛。“见面什么都没做?”

    “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秦洛笑呵呵的说道。“打了几把牌,赢了两千五百万美金。”

    “白痴。”离骂道:“人都要死了,还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谁要死了?”秦洛问。

    “你。”

    “我死了也可以把钱留给父母家人啊———-这和赢钱有什么关系?”

    “财迷。”离恨恨的说道。

    红衭光着脚丫子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秦洛面前,问道:“不交换人质了?”

    “暂时不交换。”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秦洛歪着三十五度的脖子想了想,说道:“应该等到医学大会结束吧。”

    “为什么要等到那个时候?”

    “他们说———-先让我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为国家争得荣誉。”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为国家争荣誉?”红衭撇嘴说道。她一心想要改善苗人的生活经验环境,却对华夏国的荣誉不太感冒。

    “他们是顾忌他的身份。”离在为人处事心机算计方面还是要强过红衭的。“担心这个时候把他杀了影响太坏。现在的华夏国可不是以前的华夏国了————一国代表团的团长被杀,就算美国也承担不起责任。”

    “我知道。不用你讲。”红衭生气的说道。

    她是想知道答案,但是不希望这个答案是从离的嘴里得到的。

    这样的话,不是显得自己比她更笨吗?

    要是秦洛回答的话,她还是能够接受的。

    毕竟,她曾经败在他手下嘛。

    “你知道什么?”离挑着眉头问道。她也同样不喜欢红衭———因为,大概是因为她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总是扮可爱吧。

    “我什么都知道。”

    “知道你还问?”

    “我喜欢问不行啊?”

    “白痴。”

    “你说谁白痴?”

    “说你。”

    “你才是白痴。”

    “你是。”

    “小心我下蛊毒死你———-”

    “一刀把你杀了————”

    —————

    一个白衣白裙,一个黑衣黑裤。

    一个娇媚可爱,一个俏丽冰霜。

    这两个女人吵起架来还真是够让人头痛的,耶稣眼不见不净,假装口渴跑到另外一个房间泡茶去了。

    “这种事儿,交给秦去处理吧———他擅长。”耶稣捧着茶杯看着电视机屏幕,暗自在心里想道。

    “好了。你们俩别吵了。”秦洛出声喊停。“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吵架?”

    “那你还赌牌?”两女异口同声的质问。

    红衭和离都没想到两人竟然问到一块儿去了,彼此对视一眼,一个冷哼一声,另外一个直接把脑袋转了过去。

    “我是环境需要。”秦洛无奈的解释着。“而且我赢钱了。”

    担心两女还抓着他赌牌的事情不放,秦洛赶紧转移话题:“他们不愿意交换人质,我们就只能继续等着————就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耶稣,过来。咱们一起商量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耶稣捧着茶杯过来,说道:“虽然他们不敢和皇帝对抗,但是,买个消息应该没问题。”

    秦洛从口袋里摸出银行卡交到耶稣手上,说道:“这些钱放在你这边。你负责联系他们,无论花出多少钱———想办法找出姑姑的下落。”

    在暗黑世界,有种职业叫做信息提供者。只要你能出到足够的钱,他们就能够帮你打听到伊丽莎白女王的底#裤颜色———-

    “我知道怎么做。”耶稣看着桌子上的银行卡,笑着说道:“你就不怕我拿钱跑了?”

    “你不会的。”秦洛说道。他还真没担心这个问题。

    “可是你应该明白———情况和以前不同了。以前跟在你身边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美女看。日子轻松舒适,我自然不会跑。现在我们是要和皇帝拼命,我们随时都可能死。”

    秦洛正视着耶稣的脸,笑着说道:“你可以带着一千万美金走。我不怪你。”

    然后他转身看着离和红衭,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忘记问你们一个问题————正像耶稣说的那样。我们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也很危险。我来,是因为我不得不来。我要救回我姑姑。你们却没有一定要来的理由———-义气重要,生命也很重要。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你们可以离开,带着一千万美金———-如果你们三个同时离开,这张卡你们带走,每人一千万———-算是感谢从认识以来你们为我做的一切。”

    “我倒是想找。解药呢?”红衭冷笑着说道。“不给我解药,你死了,我也活不了。

    秦洛立即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白瓶子,拔开瓶塞,倒出一颗灰色药丸给红衭,说道:“这是解药。”

    “你没骗人?”

    “事到如今,我还有欺骗你的必要吗?”

    红衭盯着秦洛的眼睛看了一阵子,确定他应该不会给自己假的解药后,这才把药丸喂进了嘴里。

    耶稣拿起秦洛的银行卡,看着红衭问道:“你要不要走?”

    “为什么不走?”红衭笑嘻嘻的说道。“我才不想死呢。”

    “你呢?”耶稣又看向离。

    离对他们的行为相当的鄙视,在听到他们要离开后,表情就阴沉的可以拧出水来。

    听到耶稣问话,离冷冷的说道:“我不走。”

    既然要死的话———那我就陪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