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47章、事先通知的谋杀!

第1047章、事先通知的谋杀!

    第1047章、事先通知的谋杀!

    花有百样红,人与狗不同。

    你给狗一根骨头,狗就知道你对它好。

    可是人不一样,你憋着劲儿的给他丢骨头———-他还以为你在侮辱他呢。

    当然,这就是一比喻。要是在现实社会中你敢跟人面前丢骨头,人非拿刀和你拼命不可。

    一开始秦洛对待伯爵确实是好言好气的,脸上陪着笑,态度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没办法,姑姑还在人手里呢。要不然以秦洛骨子里的傲气,他会给一没他高没他帅长相萎缩举止猥琐更重要的是两人还是初次见面之前互不相识的外国小老头好脸色?

    可是,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蹬鼻子上脸。

    你越是想讨好他,尽快把事情给解决了。他越是拖着你稳着你折磨你煎熬你———-一个字,他就是要和你反着来。

    秦洛同学终于拍案而起,黑着张俊脸和他摊牌了。

    爷来是解决问题的,是来交换人质的,你把姑姑给我送来,我把玉女给你还回去——大家两不相欠,就此了结。

    当然,场面话是这么说。了结肯定是不能就这么了结的,秦洛同学也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你派人来杀我,这事儿能就这么了了?

    可是,这老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先是逼着秦洛赌牌,秦洛不小心赢了他,他又公报私仇说今天就此结束要秦洛先去干正事再回来交换人质———-

    赌赌赌,赌你妹啊?

    正事?换回姑姑就是最大的正事。

    看到秦洛拍桌子,大洋马的嘴巴诧异的张大成一个红色的‘O’型。模样看起来有一种傻乎乎的性感味道。

    她因为床上功夫了得而且喜欢玩重口味,算是这个小老头的长期床伴。但是他们相识几个月以来,还从来没有看到有人敢在他面前拍桌子——连一个不恭敬的眼神都没有。

    这个年轻人————他的倚仗是什么?

    卷发男人的眉头一皱,但是很快便舒展开来。

    但是眼角一直在瞄着手里拿这一把扑克牌的耶稣,显然,他把耶稣当成自己的目标了。

    耶稣了解秦洛的性格,也不了解。

    他了解秦洛是因为他知道这家伙‘二’起来谁也挡不住。不了解的是———他不知道秦洛什么时候犯‘二’。

    首当其冲的是伯爵。

    毕竟,秦洛骂的是他,吼的是他,在场有决定权的人也是他。

    他的一只手揉捏着大洋马的嫩#乳,即使格外的用力,大洋马沉浸在秦洛拍桌子的震惊中也没有感觉到痛感。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声音沙哑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很多年了,真的很多年了,我已经忘记了到底有多久,就像是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就再也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大吼大叫了。”

    “关我屁事?”秦洛冷笑着说道。你吓我两句今天这事儿就了了?

    “你很不错。”伯爵说道。“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在我面前拍桌子———-你很不错。”

    伯爵指了指耶稣,说道:“他就不敢。”

    耶稣咧开嘴巴笑笑,却也没有反驳。

    他确实不敢。在欧洲,没有人敢对伯爵拍桌子。

    他不想死。干嘛要招惹他?

    “我要交换人质。现在。”秦洛以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我不是来美国打牌的,现在也没心思去拯救中医——-我需要看到我姑姑安全着。我不知道你们对待玉女是什么样的态度,但是我对我姑姑———-我一定要把她带回去。”

    “啧啧,好一番感人的倾诉,好一个真性情的男人。”伯爵拍手称赞。

    顿了顿后,斜眼撇着秦洛,反问道:“关我屁事?”

    他在用秦洛刚才的话来回击,而且———用的还挺顺溜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秦洛问道。不得不说,对付这个油盐不进的小老头儿他真是有点儿头痛。如果有把枪的话,他真不介意把这小老头的脑袋给打成烂泥。

    耶稣有枪。

    但是他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拔枪,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他没有一击必杀或者好几击必杀的把握。

    他没把握,所以才一直在等待。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让你来美国交换人质吗?”伯爵没有回答秦洛的问题,却反问了他另外一个问题。

    “因为你们想杀我。”秦洛肯定的说道。

    “不错。”伯爵点头。“鬼影和金童玉女三人去华夏,目标就是割下你的脑袋。没想到的是,皇帝八大战将已去三人竟然还没有完成任务———我很好奇,也有人不放心,或者说是为了更加保险,所以要求你来美国。”

    “不用怀疑,我们确实是为了杀你。而且,我们必定要把你留下来———-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先办好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呢?譬如——去参加那个什么传统医学大会?去为你的国家争得荣誉。”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不杀我,是为了给我时间让我处理后事。等到真正要交换人质的时候,就是我的死期?”秦洛讥笑着问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讥笑’,他清楚这个小老头说的是真的。

    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掉自己。而且,他毫不怀疑他们的人会再次失败———甚至,他已经提前告诉你,我要杀掉你。你可以逃,也可以躲,但是,最终结果还是死亡。

    这是多么的狂妄自大骄傲自满啊?

    可是,就连秦洛自己———都不怀疑他说的话。

    他的讥笑是无力的,因为人家说的是真的。只是为了———虚张声势的表明自己的强大吧。

    “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伯爵笑着说道。“而且,现在不能把你杀掉我也很难过啊,毕竟,你在我面前拍了桌子,我的心里也着实生气———”

    “我要是坚持现在交换呢?”秦洛问道。

    伯爵那只敲击桌面的手指头停止了,他化拳为掌,轻轻的往桌面上按下去。

    砰———-

    无端的,刚刚还好好的,看起来异常坚硬结实的大理石桌面轰然倒塌。

    也不见他如何使力,甚至——-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用力。

    可是,这桌面就是塌了。

    他这一拍没有秦洛那一拍气势足没有秦洛那一拍声音大,但是———效果天差地别。

    哗啦啦———-

    桌子上的筹码散落一地,气得秦洛差点儿要骂娘。

    谁家的孩子谁心痛,谁家的筹码谁看重———合着这桌子上全都是我的钱,所以你这老不要脸的干脆把桌子都给震碎了。

    刚才我为什么只拍桌子而不掀桌子?

    ————那是因为我怕掀不起来。

    “那又怎么样?”伯爵一脸傲气的反问。“就凭你们俩个就想把我拿下?还是你觉得你们能够改变什么?耶稣的黄金手枪罕有敌手,现在倒是可以拔枪试试———-假如他有拔枪机会的话。”

    秦洛站在那儿想了想———

    然后一甩袖子,说道:“我们走。”

    说完,举步就往外走。

    耶稣放下手里的扑克牌快步跟上———-

    走到门口,秦洛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跟在身后的耶稣立即停住,没有说话,用眼神征询着秦洛。

    只要他一声令下,耶稣就准备持枪重新杀回去。

    “筹码拿了吗?”秦洛问道。

    耶稣一顿,说道:“没来得及。”

    “又不赶着回去吃饭,急什么?”秦洛郁闷的说道。自己不拿,那是为了表现自己男主角的气节。你不拿———这不是傻逼吗?

    “那我现在回去?”

    “肯定的啊。”秦洛毫不犹豫的点头。“三千万啊———还是美金。难道要便宜这个老不死的?”

    ‘难道要便宜这个老不死的’这句话秦洛是用粤语说的,那小老头儿听得懂华夏语,但是他就不信他还能听得懂这种地区性的语言。

    至于耶稣听不听的懂———他知道自己的意思就行了。

    耶稣笑笑,返身又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一会儿的功夫,他又端着两大托盘的筹码走出来了。

    “换钱去。”秦洛看到这些筹码安在,心头稍安。大手一挥,走在前面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