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46章、一点儿都没意思!

第1046章、一点儿都没意思!

    第1046章、一点儿都没意思!

    拼牌技,秦洛有牌技这种技能吗?

    拼运气的话,秦洛同学倒还是有点儿信心的。

    他觉得自己是好人,标准的好人。往大了说是为国为民为了民族中医事业而奋斗终身———不是,小半生。从小了说也是尊老爱幼爱岗敬业爱护伴侣团结同事。这要是搁以前,那就是全国劳模,十佳红旗手。

    现在————也是全民偶像不是?

    这小老头呢?

    秦洛对他的了解不多,但是也知道他根本就没有人品这种东西——而且性取向那么特殊,从这一点儿来看就会被上天抛弃的。

    再说,就算输了又怎么样?反正那五百万也是赢他的。

    随着秦洛的牌面亮出来,屋子里发出一个女人惊呼的声音。这是小老头身边的大洋马,坐在她那个位置是能够最先看到秦洛的牌的。

    小老头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死死的盯着那三张扑克牌,灼热的眼神像是要把它们给融化了一般。

    就连秦洛也被自己的牌给吓倒了————难道自己说的没错,人品好的人当真运气就好?

    三张K。

    一张红桃K,一张黑桃K,一张梅花K。

    三张牌整整齐齐的摆成一排,就像是三胞胎的兄弟。

    “如果你没有三张A,这一把我又赌赢了。”秦洛笑着说道。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当真有赌博的天赋———-就算没有天赋,凭借自己无敌的人品和更无敌的运气,赢上三两千万也不是什么问题的吧?

    伯爵冷冷的撇了他一眼,然后把眼神转到了负责发牌的耶稣身上。

    耶稣耸耸肩膀,很洒脱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没有作弊。”

    伯爵相信这个答案。在自己的面前,他即便有这样的心思也不可能成功。

    说难听点儿,他倒是希望这小子作弊————

    “你的运气确实很好。”伯爵的视线再次转移到了秦洛的脸上,不再嘻笑,也没有愤怒,变成了一种面无表情的木然。郑重的严肃的木然。

    很多人轻视运气,觉得那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可是,伯爵却知道,运气其实也是实力的一种———-你和人战斗的时候突然间放个屁打个嗝然后被对手抓住机会干净利落的干掉,你能埋怨自己运气不好重来一次吗?

    显然不行!

    现在,他不得不重视这个男人,重视这个一直用猫戏老鼠般心态在戏谑的小家伙。

    他是有实力做自己的对手的,即便这种实力来源于他的运气。

    “我也这么认为。”秦洛认真的点头,很是认可伯爵的话。整幅牌里面除了三张A之外,就没有牌再能够大得过三张K了。

    他就不信伯爵手里握着三张A,如果他真的握了这三张牌的话————秦洛就要质疑耶稣这货是不是在故意放水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合?

    再说,如果这把牌输在三张A上面,秦洛也不觉得冤枉。

    “我输了。”伯爵说道。

    他没有给秦洛看自己的牌,而是把牌扣在自己的面前。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这把拿的是什么牌。

    “可惜,缺一张。”伯爵在心里怒吼道。

    “再玩一把。”伯爵说道。“如果第三把还是你赢,证明你的运气确实很好,我的手气也确实很不好,今天的赌局就到此结束。”

    “同意。”秦洛答应了。他早就想结束了。站起身把桌子上的一大堆筹码划拉到自己面前,想到它们一会儿就会变成大叠大叠的美金而这些美金又能够变成名车豪宅豪华酒店的客房和不穿衣服的金发少女———-他的心情就格外的好了起来。

    不待伯爵吩咐,卷发男人又自去换了一盘子筹码回来。

    秦洛已经看出来了,看来这家伙是伯爵的小跟班。

    耶稣洗牌,然后伸过去邀请两人切牌。

    秦洛摆手示意不用,他才不想切走自己的好运气呢。

    伯爵也没切,说道:“发牌吧。”

    耶稣便开始发牌,老规矩,每人三张。

    秦洛坐着不动,伯爵也坐着不动。两人都没有伸手去看牌。

    “这一把,轮到你先说话了。”伯爵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问道:“这是最后一把?”

    “是的。”

    “那我们就赌最后一把吧。”秦洛说道。“我没看牌,你也没看牌。咱们就再赌一次运气吧。”

    说话的时候,秦洛把面前的筹码全部都推到了桌子中间。

    本金五百万美金,再加上两次赢取伯爵的一千万美金,他这一把赌上了一千五百万美金。

    就算拉斯维加斯是世界最有名气的赌城,每天都有无数的赌场神话在这儿上演。但是,一次下注一千五百万美金的也堪称大手笔。

    耶稣的眉毛挑了挑,然后又笑了起来,浑不在意。

    一千五百万美金不少,但是对他这种级别的杀手来说也并不是太多。这么多年来他散尽的家财都不只这个数字。

    再说,他现在对钱也不是太感兴趣。

    伯爵眼睛一亮,赞赏地说道:“不错。年轻人很有胆识嘛。”

    “为什么不说是自信呢?”

    “你已经连赢两把,难道你以为这一把也能赢?连赢三把的几率是很难实现的。”

    “既然已经能够赢下前面的两把,为什么不再试一试呢?”

    “这一试有可能就把前面的战果全部丢失。而且连本钱也输掉了。”

    “那又怎么样呢?我已经赢过两把了。”

    是的。秦洛已经赢过两把了。就算第三局伯爵赢了,但是在次数上,秦洛已经‘胜利’了。

    他们这样的人原本赌的就不是钱,而是输赢的心情。

    “跟。”伯爵说道。

    哗啦————

    大洋马推着一堆筹码到桌子中间,手有点儿抖。

    这桌子上可是三千万美金啊,够她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秦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把牌掀开。

    不得不说,这一次他的心情有点儿紧张。比前两次都紧张。

    前两次他已经做好了必输的准备,结果却赢了。是惊喜。

    这一次他希望赢,所以心中流淌的就是期待。

    人一旦贪图某种东西,平衡心就会失守。

    第一张,一张方块9,第二张,一张梅花9。

    秦洛的心猛地一喜,笑着说道:“看来我的运气确实不错。”

    掀开第三张牌,是一张黑桃7。

    也就是说,他这一把牌最大是一对9。

    “但愿如此。”伯爵倒是比秦洛坦然一些,拍拍大洋马的屁股,笑着说道:“小宝贝,把牌掀开给他看看。”

    “我怕————”

    “掀。”

    大洋马不再犹豫,伸手把伯爵的牌给揭开。

    一张红心6,一张红心A,第三张是梅花2。

    胜负立现。秦洛连赢三场。

    伯爵眯着眼睛打量着秦洛,说道:“我开始明白鬼影的话了。也理解他们为什么会任务失败。一个人要是拥有别人无法匹敌的运气的话,做事情是要顺利一些。”

    “希望我的运气一直能够这么好。”秦洛自谦的说道。

    “这些钱都是你的了。”伯爵指着桌子上的三千万美金筹码说道。

    秦洛没有伸手去取那些筹码,而是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看着伯爵说道:“我来美国不是为了打牌赢钱的。我想———你约我见面也不是这个目的。”

    伯爵的手又伸进了大洋马的怀里,打量着秦洛年轻的有些过份的脸,说道:“你想要什么?”

    “我姑姑。”秦洛说道。“我希望她现在还活着。而且毫发无伤。”

    “不急。”伯爵说道。

    “我很着急。”

    “可我不着急。”

    秦洛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伯爵,问道:“你的意思是?”

    “你为什么不先办好自己的正事呢?”

    “正事?”秦洛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没有什么事比救回我姑姑更加重要了。”

    “弘扬中医呢?”

    “也一样。”秦洛无比肯定的说道。和亲人的安危相比,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

    如果有人抓了他们家的老爷子,说‘要你爷爷的命还是要中医’,秦洛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有意思。”伯爵说道。

    秦洛怒了。

    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怒声喝道:“别他妈再说什么有意思,这事儿一点儿也没有意思——放了我姑姑,我放了你们的玉女。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哗啦啦———-

    因为用力过猛,大理石桌都受到强烈的震动,那码的整齐高直的筹码轰然倒塌。

    仿若一座城堡在瞬间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