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43章、那就赌一把吧!

第1043章、那就赌一把吧!

    第1043章、那就赌一把吧!

    这和自己所想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在秦洛同学所看过有数的几部影视作品中,一般黑帮成员和人见面时大多都会选择在废弃的仓库或者地处郊区的汽车修理厂——那儿偏僻易躲藏,风声不对时逃跑起来也容易。

    当然,高级别的黑帮也会在酒店里和人接洽,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是身形彪悍穿着黑衣剃着光头身上纹着骷髅或者光着屁屁的天使。

    虽然他们的西装下摆把腰部遮掩的很紧实,但是那些大汉腰间的凸起还是每时每刻的在提醒你——小子,不要轻举妄动,哥的腰上可是别着家伙的。

    可是,自己怎么就见到了一个小老头?

    秦洛站在门口情不自禁的向外边张望,见到铺着厚实地毯的走廊上空无一人,而这间房间里看起来也没有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人物后,他心中就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想冲上去把这老头儿也给俘虏了。

    多俘虏一个人质,用来交换姑姑的筹码不就厚实了一分吗?

    耶稣毕竟跟秦洛的时间不短,看着他东张西望又鬼鬼祟祟的对自己打眼神后,便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苦笑着摇头,却没办法在人前多和他解释些什么。

    总不能让别人也知道他的这种龌鹾却又胆大包天的想法吧?

    “先生。请进。”刚才帮他们开门一直站在门口边的金发女人娇滴滴的笑着,用英语说道。

    也不知道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家伙是什么人,竟然敢跑来和这位大人物谈判——

    要是让这女人知道秦洛此时脑海里的想法后,恐怕就不会再把秦洛傻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眼神滑溜溜的乱瞄这种情形看做是‘呆头呆脑’了——只会看做是愚蠢。

    秦洛一进来就把视线放在了宽敞的房间和桌子前面的小老头身上,然后又开始想一些不太靠谱的事情,都忽略了身边的这个女人。

    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他这才侧头看了一眼。

    女人的脸看起来纯美可爱,可是却有一幅和她的脸完全不搭配的成熟身材。

    胸部高耸,腰肢柔软,屁股浑圆。身上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短裙,裙子的上面短,下面更短,于是,她的那豪#乳和屁股便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虽然秦洛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但是能够看懂她手势的意思。

    在女人的引领下,秦洛坐在了小老头的对面。

    那个女人对着他妩媚一笑,然后摇晃着臀部走到小老头身边坐下,小老头一伸手,就把比他高出一头的大洋马给搂在了怀里,一张枯手无比熟练的伸进了衣服里——

    秦洛就有些后悔没有带离过来了。

    他有大洋马,自己也有小太妹。在气势上就不会被对方给压下去。

    即便自己不敢向小老头一样伸手摸胸,搂搂抱抱摸一下屁股——离应该不会丢刀子的吧?

    秦洛知道,离是一个懂得顾全大局的好女孩儿。

    “喜欢玩什么?”小老头用不太标准的华夏语问道。他的手在大洋马的身上兴风作浪,眼神则是色眯眯的盯着秦洛。

    是的,确实是‘色眯眯’的。

    这让秦洛对他的印象更加糟糕了,老东西还想打大爷的主意——大爷好多年前就不喜欢男人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求于人,秦洛只能把心中的不快给压了下去。

    “我不会玩牌。”秦洛说道。

    确实,他不会玩牌。任何一种牌。

    而且他们秦家的门风极严,如果让老爷子知道有谁好赌好毒,非要把他的腿给打断不可。

    “不会?”小老头笑呵呵的说道。“那你的人生实在无趣啊。做为一个男人,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游戏是一定要参加的——一是女人,没有比女人这种游戏更好玩了。这是上帝馈赠给我们最珍贵的礼物。第二种就是赌博。”

    小老头用一只手抓起面前的一幅扑克牌,然后用力一挤压,扑克牌便霹雳啪啦的响动起来。

    接着,他的手一抽,一叠牌便抽了出来,然后快速的放到另外一叠牌上面。

    他用一只手就能够洗牌,而且快的让人肉眼难辨。

    秦洛这下子明白耶稣刚才为什么不听自己的指示冲上来把这老头给‘拿’下了,感情他已经知道这老头是个厉害角色了。

    可是,这瘦胳膊瘦腿的,他能够同时对付自己和耶稣两人的联手?

    秦洛还是有点儿没办法相信。

    “是的,赌博。这是除了女人之外最有趣的游戏了。你不知道对手的底牌,你也不知道底牌在想些什么——是输还是赢,这些都不知道。越是不知道的,对我们就越有诱惑力。于是,你绞尽脑汁的去思考去分析——当结果呈现在面前时,所有的一切才尘埃落定。赌博赌的是智慧、牌技、胆识,还有——运气。”

    小老头不提交换人质的事儿,却一个劲儿的和秦洛灌输他的赌博经。好像秦洛今天要是不和他大战三百回合他就不放他走似的。

    “你当真没有玩过?”小老头问道。

    “没有。”秦洛肯定的回答道。

    “那可真是遗憾。”小老头说道。“不过,没玩过只是缺少了经验而已。但是,你还有智慧、胆识和运气——来吧。我们玩几把。来赌场不赌博就和招了小姐却不上床一样有罪。”

    秦洛犹豫了一番,说道:“好。那就玩两把吧。筹码是什么?”

    “我是主人,你是客人。筹码就由你来决定吧。”小老头倒也没有在这上面欺负秦洛。

    “十块钱一局?”秦洛表情微羞,扭捏的说道。

    虽然他知道有点儿小,可是——赌的越大他不就输得越多吗?

    再说,你觉得小可以再讨价还价嘛。

    小老头听了秦洛的答案后微微错愕,然后便哈哈大笑起来。

    “有意思。”小老头笑起来时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看起来和蔼而——苍老。“还真是有意思。难怪鬼影他们没能割下你的脑袋,反而把玉女落在你手里——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

    秦洛不知道为什么他听了这个‘荒谬’的答案后便笑的那么开心,更不清楚他为什么说自己很有意思,但是,他确实不想赌博,就算赌了也不想赌大——

    “毕竟是第一次。”秦洛谦虚的解释着说道。“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虽然想着拿钱买经验,但是——也不想付出太重的代价。对于你来说赌博是很有趣的游戏,对我来说却很无趣。我愿意陪你玩,其实也只是想哄你开心,呆会儿谈条件的时候不会太苛刻——”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小老头再一次被秦洛直白的话给逗了。说道:“这样吧。看在你很有意思的份上,那我们就玩最小的吧——这是我玩牌的底限。如果低于这个底限,那么赌博就已经失去了那种让人心跳加快血液沸腾的快感。”

    他向秦洛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一百万美元一把。这是底限。玩什么由你决定。”

    秦洛想了想,耶稣那边有一张五百万美元的银行卡。自己身上带的这张卡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钱——大概是上亿了吧。

    一百美元虽然不少,但是玩上几把还是够了。

    “好。我答应。一百万美元一把。”秦洛说道。“我对每一种赌法都不熟悉,那就——每人三张牌比大小吧。”

    秦洛自己没玩过牌,但是他却看人玩过。

    当初他带着医疗队去云滇的时候,山村里面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医疗队里的队员就会拿出扑克玩一会儿。

    他们也是每人发三张牌,三条最大,其次就是同色,然后是对子——他看了几遍大概的规则还是知道的,却早已经忘记了这种玩法的名字其实叫做——炸金花。

    “哦。上帝,你还真是没有竞技精神。”小老头听了秦洛提出来的玩法后捂着脑袋说道。“好吧,既然是我尊贵的客人提出来的,那么我们就玩这个吧。你带足够的钱了吗?我喜欢桌子上堆满筹码。”

    秦洛就转过脸看着耶稣,秦洛只得掏出那张五百万美元的银行卡给卷发男人,带着他出去兑换筹码。

    等到耶稣和卷发男人出去,小老头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主动对着秦洛伸出那只刚才用来洗牌的手,说道:“抱歉。看到贵宾过于激动,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