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34章、斗争无处不在!

第1034章、斗争无处不在!

    第1034章、斗争无处不在!

    秦洛打开铁门回家的时候,贝贝正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猫和老鼠》。

    秦洛已经记不清楚这是她看过的第几遍了,他更加佩服的是看了这么多遍她还能一边看一边笑就像是第一次看一样——要是男人都这样对待自己的女朋友。女人要幸福到什么地步啊?

    “爸爸,你回来啦。”贝贝光着脚丫子从沙发上跳下来,一下子扑进秦洛的怀里。

    “嗯。回来了。”秦洛在她肉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亲,说道:“贝贝的作业做完了没有?”

    “做完作业妈妈才允许我看动画片。”贝贝得意的说道。

    “真乖。”秦洛把贝贝放在沙发上,说道:“贝贝自己看动画片。爸爸要和妈妈商量些事情。”

    “嗯。妈妈在做饭呢。”贝贝答应着说道。

    秦洛拍拍她的小脑袋,然后推开透明的玻璃门走进厨房。

    林浣溪正在切菜,身上穿着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套白色休闲运动服,脚上是一双棉布拖鞋,柔顺的长发用一条皮筋给绑起来露出漂亮的脸颊和雪白的脖颈,脖子上系着一条格子花纹的围裙。因为她的身材过高,所以切菜时就需要微微的躬着身体。臀部饱满,珠圆玉滑,从后面看过去她就和手里正在切的白色藕片一样有食欲。

    秦洛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她。

    林浣溪的身体一僵,停止了动刀,挣脱了一下,说道:“贝贝在看着呢。”

    “没事儿。我刚才也抱过她了。”秦洛很是公平的说道。

    “————”这家伙,竟然把自己当成和贝贝一样的小孩子了。

    秦洛双手环着林浣溪的腰,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笑着说道:“你切吧。我不打扰你。”

    “已经打扰了。”林浣溪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挥动着刀子无比熟练的切起藕片。

    从心里,她也很享受这样的亲密。

    她只是冷淡,不是性*冷淡。

    “你见过他们了?”林浣溪突然问道。

    “什么?”秦洛明显一愣。他故意隐瞒自己见过林赫威孙丽的事情,就是不想让她伤心。

    即便她心里对那个男人再不在意,可是他仍然是她的父亲。自己的亲生父亲拿着自己亲生母亲的裸照过来敲诈勒索,这对任何一个女儿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伤害。

    所以,秦洛这次是真的被这对极品夫妻给激怒了,甚至忍不住动用了一些非法的手段——

    可是,她明显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这个女人的智慧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她的心思缜密怕是和厉妖精都不相上下。只不过一个比较光棍,想到什么就敢去做什么,而林浣溪明显属于华夏国典型的传统女型,思想还稍显保守——这和她们彼此的人生经历有很大关系。

    “这次,他们找你要什么?”林浣溪问道。

    既然林浣溪要把话说破,秦洛也没办法继续装傻。

    笑着说道:“没要什么。孙丽说你爸上次看到你之后回去一次念叨着你,所以他们就想过来看看。”

    林浣溪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

    秦洛被她看的心虚,语气还是装作很不在意的说道:“其实真没什么事儿。”

    “没事他不会来。”林浣溪说道。知父莫若女啊。

    秦洛看着林浣溪,说道:“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更不想让你参与进来。交给我吧,我来处理。”

    这个决定略显霸道,但是,女人的事儿不就是男人的事儿吗?

    男人男人,你不在这个时候帮忙‘拦’着,还是人吗?

    为什么女人的胸口长出两团嫩肉而男人的胸膛一马平川?

    就是因为上帝他老人家考虑到了男人要时时站在前面为女人挡风遮雨而女人则在事后用肉*体来犒劳男人——

    ————上帝真色!

    “好。”林浣溪爽快的答应了。

    不相信自己的男人还要相信谁去?

    秦洛笑笑,说道:“这几天我要去一趟美国。”

    “嗯。”林浣溪轻声应了一下。“需要带什么东西吗?我帮你收拾。”

    “你不想知道去做什么?”秦洛问道。

    “想。”林浣溪坦白的说道。“但是我支持你去。你做出一个决定,就一定会有做出这个决定的理由。”

    秦洛看了一眼客厅里咯咯发笑的贝贝,说道:“好好照顾贝贝。”

    林浣溪的眉毛一拧,敏感的问道:“是不是很危险?”

    “有一些。”秦洛说道。“不过我能应付。”

    林浣溪转过身抱着秦洛,便不再作声。

    以她的性格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样叮嘱的话,她在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担忧和眷恋。

    ————

    ————

    经过三天时间的准备,参加世界传统医学大会的华夏医学代表团成员终于出发了。

    这次参会人员共二十人,中医九人,西医九人,包括一正一副两位团长。任何时候,华夏政府都讲究一个和谐,一个平衡之道。

    另外有四名翻译和六名陪同工作人员,整个代表团有三十人前往美国,恰好凑齐了一个整数。

    秦洛两天前就接到了通知,所有代表团成员要在出发的早晨八点钟到卫生厅院子里聚合。

    卫生厅派了一辆豪华大巴送他们去机场,然后他们在燕京机场办手续乘机前往拉斯维加斯。

    秦洛是代表团团长,所以过来的比较早。他要给大家做一个表率,并且要清点好人数。别去了美国才发现,名单上还有人没有过来。

    当然,清点人数这种事情并不用他来做,可是,他却要对最终结果负责的。

    可是,秦洛到的时候,除了四名翻译到了三位以及六名工作人员外,其它的代表团成员一个都没到。

    显然,他们都把自己当‘腕’了。

    秦洛看了看表,反正离九点钟的出发时间还有一个钟头,所以也并不着急。

    正站在大巴旁边和工作人员商量事情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车缓缓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从车子里走了出来。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心谨慎的提着包跟在后面,看起来应该是秘书一样的人物。

    “秦团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明浩笑呵呵的问道。

    “也没早。别人通知我八点钟过来,我就八点钟过来了。”秦洛笑着回道。他和明浩是老相识了,明浩当年是蔡公民的秘书,后来下放成为卫生厅实权厅长,一方诸候。

    之前的小秘书,现在自己也有了秘书,人的际遇就是这么的神奇——

    “你啊,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明浩调侃的说道。“一般这样的场合,官越大的越是最后一个过来。五分钟,提前五分钟就行了,不能早,也不能晚。早了,你得等那些比你官小的。晚了,又落下一个不遵守时间的骂名。哪像你——提前一个小时过来等自己的队员?”

    “你现在是越来越官僚了。”秦洛笑骂道。

    他和明浩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说话就没有那么客气。不过这句话倒是让明浩身边的秘书微微侧目,不由得仔细打量着秦洛。

    明浩现在是一厅之长,又是下届呼声最高的‘蔡部长’的前任秘书,除了几位部长,在这个领域里还真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这男人虽然年轻的过份,好像来头不小啊?

    “我又不是当官的。还是守时间一些好。而且,等等就等等吧。也没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是啊。你不是官场中人,所以不用理会这些规矩。”明浩笑着说道。“要是我站在这儿等着,其它人都不过来——这就是摆明了不给面子。那样场面就尴尬了。”

    “所以说你们这些当官的也不轻松。”秦洛感叹着说道。

    明浩笑笑,说道:“你知道你们这个代表团的副团长是谁吗?”

    “知道。”秦洛点头。“钱宏量厅长?”

    “嘿嘿。知道就好。”明浩说道。“他是我们厅的常务副厅长,原本以为自己是可以扶正的,没想到位置被我给占了,所以我们俩个处的就不太愉快。而且,他是黄部长的人,和蔡部长也很不对付。这次蔡部长提议由你来担任代表团的团长背负了很大的压力,黄部长也趁机提了自己的人——”

    秦洛的眉毛一皱,说道:“你是说他会在后面搞鬼?”

    “搞不搞鬼我不确定。”明浩说道。“但是对你有敌意是一定的。你自己琢磨着怎么和他相处吧——我先走了。别让他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不然的话他是肯定不会对你有好感的。”

    秦洛笑笑,说道:“不要求他配合,只要别捣乱就好。不然的话,我可不给他面子——”

    秦洛这次的代表团团长只是一个幌子,一个能够得到美国官方保护的身份。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希望任何人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所以,如果那个钱宏量总是干一些很不‘宏量’的事情的话,他也就对他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