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24章、只有杀招,没有杀意!

第1024章、只有杀招,没有杀意!

    第1024章、只有杀招,没有杀意!

    鬼影金童他们是小人,皇千重又何偿不是小人?

    龙王这句‘天下小人皆该杀’到底是说鬼影金童还是连带着说皇千重,谁知道呢?

    当然,秦洛也不会傻乎乎的主动问他这个问题的答案。

    秦洛笑笑,说道:“我也这么想。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谁是小人的时候。师父对那个皇帝有什么了解吗?”

    “哼。一个被神化的小丑而已。”龙王不屑的说道。

    “我接触过他的三名战将,实力都非常不错。”秦洛感叹着说道。“如果不是找到了那种奇怪的状态,恐怕我已经没有机会再来看望你了。”

    想到秦洛刚才讲述的事情,龙王也是一阵后怕。如果秦洛不能逼退那个鬼影的话,现在他能见到的只能是一具死尸了。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秦洛,说道:“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的算计,也没有密不透风的防备。不能一味的依靠别人,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才行。这两年你确实做了不少事情,但是在自我的实力提升方面却没有寸进——除了离教给你的那几招散手,你还学了些什么?”

    “你已经用自己的亲身实践证明了《道家十二段锦》是一门很好的内功心法,我把它放在一支特战小队中进行试习,虽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神奇,但是总体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要勤加练习才是。说不定还有更大的惊喜收获。”

    “还有玄机子给你的那本《引体术》也是有大作用的。你的那个师父不是凡人,他的那身本事你要是学会了,什么狗屁皇帝欧洲第一高手都不用放在眼里——现在倒好,空有宝山在手却不知道去学去用。差点儿被人干掉了才跑到我这儿来诉苦——你要我怎么说你是好?”

    龙王越说越激动,也越说越愤怒,差点儿就指着秦洛的鼻子破口大骂了。

    好像秦洛不能把鬼影干掉是一件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秦洛不是第一次看到龙王发火,但是第一次看到龙王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他的额头一阵阵热汗,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这老头子长相凶恶,发起怒来更是吹胡子瞪眼睛,跟三国时期的猛张飞一般。

    秦洛好歹还能在他面前站稳脚根,就连小李探花和火药这样的强人在他发火的时候都连头都不敢抬。

    如果说还有人不怕龙王的话,那就只有眼前这一个女人了。

    离撇了撇嘴,说道:“他又不是你亲儿子。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龙王气呼呼的瞪了离一眼,然后呵呵大笑起来,指着离说道:“你这丫头啊,就知道向着他。”

    秦洛感激的看了离一眼,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来为自己解围。

    “我才没有向着他。”离冷冷的扫了秦洛一眼,把脸转到了一边。

    “义父太讨厌了。竟然当着他的面说这些——好像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他一样。可能吗?”

    龙王的气消了,这才心平气和的和秦洛说话。

    他坐回藤椅上,脸带缅怀神情的说道:“当年皇帝东渡华夏,我和风雪联手狙击。他一战惨败,从此便绝了来这边的心思。”

    “可惜啊。可惜啊。我的腿折了,风雪的状态也不在。现在,华夏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他的人了。”

    “我说他是被神话了的小丑,这也是句气话。军师和离两人联手还差点儿折了——就凭这份实力就足够笑看天下英雄了。”

    “他这么厉害?”秦洛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傅风雪的实力他不知道,但是龙王的实力他是清楚的,龙王和傅风雪两人联手把他拦下——虽然最终皇帝败了,可是,能够以一人之力独战华夏国两位顶尖高手,虽败犹荣。

    “现在看来,他东渡之心死灰复燃了。”龙王闭着眼睛说道。“这一次,谁能把他挡回去?”

    “————”秦洛很想说‘我能’,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这种事情不是说说就可以的,需要拿出真正的实力来证明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儿。

    秦洛拿什么证明?

    龙王看了秦洛和离一眼,笑着说道:“你们也不用自责。我和风雪联手才把他击退,你们才学了几年功夫?”

    “那现在怎么办?”秦洛问道。

    “军师。”龙王说道。

    “军师?”秦洛疑惑的看着龙王。

    “军师还有另外一个外号——”

    “我知道,叫皇后。”秦洛说道。

    “对。虽然这是好事人叫出来的,目的无非是想把欧洲第一和亚洲第一给撮合成一对。不过,军师的实力确实不弱。”

    “军师可以阻挡皇帝?”

    “不能。”

    “————”

    “加上你或许就可以了。”龙王看着秦洛说道。

    “我?”

    秦洛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

    离的脸上写了两个大字——怀疑。

    他还不如自己呢,怎么可能是他?

    “对。就是秦洛。”龙王笑着点头。“之前我还不确定。现在可以确定了。”

    “这怎么可能?”离不服气的说道。“就凭他的身手?他还打不过我呢。怎么可能对付的了皇帝?”

    离也算是少数和皇帝接触过而不死的人,对他的实力实在是记忆深刻。

    当初如果不是军师死拼相救的话,可能自己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折了——最后能够逃脱出去,也是以军师重伤的代价换取来的。

    现在,军师加上一个秦洛就能够战胜皇帝?这不是证明自己的身手连秦洛都不如吗?

    离不相信。

    离不服气。

    “你也不要不信。”龙王说道。“你来试试。”

    “怎么试?”离问道。

    “攻击秦洛。”龙王说道。“用你最有杀伤力的招式去攻击秦洛。”

    “把他打伤了打死了怎么办?”离问道。

    “不要考虑这些问题。”龙王说道。“照着我说的话去做就好。”

    “师父——”秦洛有点儿着急。

    当初他跟着离练拳的时候,离手下留情还总是把他打的鼻青脸肿。现在龙王竟然叫离全力施为,而且用的是她最有杀伤力的招式——还要不要人活了?

    “不要怕。”龙王黑着张脸说道。“你是怎么煽鬼影耳光的,现在就怎么煽离。”

    “————”秦洛都想上去扯扯龙王的脸皮,看看他是不是鬼影假扮的。这老头儿的心思怎么突然间这么歹毒狠辣了?这不是让人自相残杀吗?

    但是,龙王的话不得不听。

    虽然不愿意,秦洛和离还是走到了院子的正中间。

    “防好。”离看着秦洛说道。

    “手下留情。”秦洛一脸讨好的笑着。

    “哼。”离冷哼一声,便出手了——不,是出脚。

    她的身体腾空而起,穿着小皮靴的脚直接踢向秦洛的咽喉。

    龙息三大杀招之一的‘断喉’,一脚踢断人的喉咙,如果被踢中的话,救无可救,当场毙命。

    而且,这一招更加厉害的是,无论对方做出何种方式的反击,她都能够相应的做出调整。

    但是,最终的目的还是——踢断对方的喉骨。

    离确实‘手下留情’,因为她出的是脚。

    这一次,她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杀招。

    她的动作又急又快,从跳起到收脚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秦洛看到那伸过来的黑色小皮靴时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跑——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无论是用手挡还是用脚踢都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对方又跳的那么高,有着居高临下的优势。

    他能做的只有逃跑,然后双手抱头保护住脖子——虽然看起来很没有骨气,可是,至少能够保命啊。

    轰——

    离的脚并没有踢在秦洛的脖子上,她的身体不仅没有继续前进,而是被人摔飞到墙角跟下。

    哐!

    龙王不知道什么时候拄着拐杖站在了中场中间,怒视着离说道:“我让你全力攻击。你在做什么?”

    “我就是全力攻击——”离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说道。

    “放屁。你当我眼睛瞎了?”龙王大声喝道。“只有杀招没有杀意,还能叫做最有杀伤力的招式?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离沉默了。

    确实。她的攻击招式是对的,但是心里对秦洛没有任何的杀意。

    而且,担心这样会误伤他,她的起跳和出脚其实都慢了一丝,就连出脚的脚度都微微有一点偏移——其实也只有那么一点点。

    可是,这样的失误怎么能骗过龙王的眼睛?所以他突然暴起一把把离的身体拽了回来甩出去了。

    “我亲自来试。”龙王转身对秦洛说道。“你可要接住了。接住了能活,接不住就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