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20章、俘虏!
    第1020章、俘虏!

    向前一步,被剑刺死。

    后退一步,悬崖摔死。

    金童没想到耶稣的剑术水平这么高超,竟然能够使用出这种‘必杀’式的绝招。

    以气贯剑和秦洛的以气运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能够以气运针的人,在华夏国或许只有秦洛一人,即便是秦洛的爷爷秦铮也不能做到。顾百贤王养心这些也都是医学国手,可是也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就用剑而言,能够以气贯剑,已经登堂入室。

    能够像耶稣这样把‘绕指柔’变成‘百炼钢’,堪称剑道。

    长剑如矛,直刺金童胸口。

    金童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

    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生死关头,不见金童有任何的畏惧和惊慌。

    右手猛地探出,直接去抓耶稣的剑刃。

    “不要信皇帝了,信上帝吧。”耶稣冷笑着说道。他不变招,也不转向,就保持着直线突击的方式,手持长剑狠狠地刺向金童的胸口。

    “上帝也会在皇帝面前颤抖。”金童出声反击。

    呛——

    金童的手掌再次加速,一把握住了长剑剑刃。

    耶稣使力推,金童也同样的在用力。

    局面再一次僵持起来。

    但是,这一次长剑一直保持坚挺笔直的状态。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变成扭曲的半圆。

    “回去吧。”耶稣说道,右手持续加力。

    “杀了人就走。”金童也在拼命抵抗。

    “你做不到。”

    “不试怎么知道?”

    “当初我和你的想法一样,结果我失败了。”

    “所以你成为杀手界的耻辱。”

    “但是我还活着。”

    “你会死的。”

    “废话真多。”耶稣左手也伸过去握住剑柄,两只手同时用力。

    嚓嚓嚓——

    金童又被推出去两步,崖边石屑纷飞,他的一只脚跟已经悬空,只要再稍微用力就会被推下去——

    “你犯下所有的罪,上帝都会宽恕。”

    “我信的是佛祖,和你们的上帝没关系。”金童的身体不退反进,就像是主动迎着剑尖冲上去似的。

    在身体即将被剑尖刺穿的时候,身体突然间一矮,人便已经冲到了耶稣的面前。

    嚯——

    一拳。

    白色的一拳狠狠地砸向耶稣的鼻粱。他准备和耶稣两败俱伤。

    啪——

    耶稣的鼻粱被砸了一拳。

    嗖——

    金童的胸口被耶稣的剑给刺穿。

    耶稣没有逃避,他接受了这个两败俱伤的方案。

    战斗,有时候就是一个交换的过程。

    无论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还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全在你的反应意识和——选择。

    耶稣的鼻子血流汩汩,而金童被长剑刺穿的胸口——却没事儿。

    “你刺错位置了。”金童眯着眼睛笑着。

    他伸出手指头弹了弹没入胸口的长剑弹身,让它发出清脆的响声,说道:“下次记得瞄准一点儿。”

    在他的背后,剑尖透体而出。

    只不过,是从他的肋下穿过去的。

    ————

    ————

    大家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但是,男人大多数时候的坏都是女人诱惑出来的。

    倒不能说是秦洛故意耍流氓,而是这女人勾引他让他耍流氓。

    她骑在离的身上,屁股高高的翘起,皮裙向上掀了一小截,露出里面黑色的小内裤——

    更可恨的是,她竟然穿的是半透明的蕾丝内裤。秦洛的眼睛又保护的特别好——于是,一些能看的东西看到了,一些不能看到的东西也看到了。

    做为一个和她素昧平生的男人,能够看到这些已经很满足了。

    踢她屁股一脚是因为——秦洛不允许别人欺负离。

    玉女和离斗争正烈,根本就无暇顾忌其它。即便她感觉到后面的气流变得不正常想要转身已经来不及了——

    啪——

    她的屁股被踢了个正着。

    更可恨的是,秦洛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这一脚是又急又快,而且用力十足——

    “呜——”玉女惊呼一声,身体直直的向前飞了出去。

    离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手里的匕首一挥,便直直的朝着玉女还站立不稳的身体冲了过去。

    玉女屁股受袭,身体连连后退。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脖子上已经被顶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再动我就杀了你。”离寒声说道,手里的刀子稍微用力。

    玉女雪白的脖颈便被划破一条口子,细线一般的血丝便沿着匕首流敞,很快就把匕首浸染成了鲜红色。

    玉女一脸凶狠的盯着秦洛,眼里的杀意昂然。

    显然,她把自己失败的罪过全都归罪于背后偷袭的这个男人身上。

    更可恨的是,他竟敢踢自己高贵的臀部——这可是从来都没有人敢触碰的禁区啊。

    在法国的时候,有人摸了一把她的屁股,她追杀了他三天三夜,然后把他那只手给切掉了。

    这个男人——他至少要断一根腿。

    秦洛不在乎这个洋妞在想些什么,反正他也不准备娶她做老婆——而且他们家的家规也不允许他娶一个外国媳妇。

    秦洛跑到离的面前,问道:“你没事吧?”

    “很好。”离心里感动,却不会表现在脸上。

    “没事就好。把这女人当人质——让他们立即停手。”秦洛说道。

    “走。”离推了一把玉女,冷声喝道。

    玉女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她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只能配合着走过去。

    三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总要有一个破局之人。

    哪一方有一个人率先胜出,那一方就有着最多的胜算机会。

    因为那多出来的一个人可以做出很多很多的事情——譬如秦洛。

    这一次的三场战斗,破局之人也正是秦洛。

    “住手。”离大声喝道。

    玉女被抓,战斗立即就停了下来。

    鬼影脱离了和红衭的战斗,和金童并肩站在了一起。

    红衭守在晕倒在地上的厉倾城面前,避免她被对方劫走。

    “放开她。”金童脸色铁青的吼道。

    玉女是的妹妹,是他的亲生妹妹。他们是一对龙凤胎,他比她提前两分钟来到这个世界上。

    因为这种特殊的血缘关系,他们在很多时候有着相同的心灵感应。

    他能够感觉的到她的喜悦和悲伤,她也最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

    他们是兄妹,也是知己。两人一组的战斗时,最能发挥出战斗力。

    也正是这样,他们试图去挑战欧洲之王皇帝。

    虽然最终战败,但是皇帝却手下留情没有杀他们。

    他们成了皇帝的战将,八大战将之二。

    现在,她竟然被原本要击杀的目标俘虏。这让他愤怒,也感觉到了耻辱。

    而鬼影却是一脸警惕的盯着秦洛,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人里面——就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白脸实力最强。

    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皇帝才能够捕捉到自己的运动轨迹,可是,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他说什么?”秦洛站在耶稣身边问道。

    “他说让你放人。”耶稣笑着说道。

    “让他们给我一个理由。”秦洛说道。他听不懂任何外语,只能由耶稣帮忙翻译。

    “他让你们给一个放人的理由。”耶稣看着金童和鬼影说道。“据我所知,他不是一个很容易被说服的家伙。所以,你们的这个理由最好充足一些。”

    “如果他不放人,我们就每天杀他的一个亲人——不要怀疑我们的能力。也不要以为你们能够把所有的亲人都保护的很好。”鬼影阴声说道。“放了她,不要给自己的家人带来麻烦。”

    杀不了秦洛,难道还杀不了他身边的亲人?

    他能够捕捉到自己的轨迹,其它人呢?

    秦洛不是高官显要,也不是商业巨子,他是一个医生——所以,他的家人的保护力量并不是那么的严实周密。

    譬如在幼儿园读书的贝贝,譬如林清源和林浣溪——他们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保镖。

    他们想要抓人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

    听了耶稣的翻译后,秦洛彻底的被激怒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他*妈说的是什么话?

    你们千里迢迢的跑来杀人,任务失败后就把过错推到自己的身上——难道说,自己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杀还要拍拍手的让你欺负凌辱?

    秦洛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他大步走到玉女的面前,一拳打在她的肚子上。

    玉女的脖子被顶着刀子没办法动弹,这一拳击了个正着,惨呼一声躬下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