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17章、打脸专业户!

第1017章、打脸专业户!

    第1017章、打脸专业户!

    对一个杀手来说,任务失败是一种耻辱。

    对一个高级杀手来说,连续失败两次更是耻辱中的耻辱。

    他躲避自己的两次刺杀,这对鬼影来说就是侮辱——他用他的活着来侮辱自己。

    对于侮辱自己的人,鬼影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最最让他愤怒的是,他竟然能够看穿自己的伪装。

    要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发动攻击的话,就连金童和玉女也很难在人群中辨别自己的身份。

    可是,他竟然能够看出来——这已经不是侮辱了,而是凌辱。

    死。

    死亡是自己为他设定的唯一道路。

    他死了,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背负的耻辱也就洗涮了一部份。

    他们的皇,他将在美洲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是一个交易。一个他们难以拒绝的交易。

    在他接手这个命令的时候,还以为秦洛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至少,他应该有着和他的价值相匹配的身手才对。

    可是,了解了他的资料后才发现,原来他只是一个医生,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医生而已。

    他的身手更是惨不忍睹,他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小鸡一样简单容易。

    这样的人,他怎么配做自己的对手?

    他的手开始用力,只需要扭转过去,这对同命鸳鸯就要共赴地狱——假如当真有地狱这种存在的话。

    只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正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间有一种危险来临的感觉。

    这种危险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近距离的来自于他的身边。

    或者说,就是来自于他的腿骨,他必须做出防范才能够保证不被踢断膝盖骨头。

    说时快,那时更快——

    他飞速的松开了卡着厉倾城脖子的手,然后及时回援,恰好挡住了一记凌厉的侧踢。

    砰——

    他的手掌和对方的脚相撞,手掌火辣辣的生痛。这样的疼痛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只是好奇——为什么他能够攻击?

    是的。秦洛确实能够攻击。

    不仅仅鬼影诧异,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奇妙。

    当被鬼影掐住脖子的时候,他也以为他必死无疑。他试图挣扎,拼命的挣扎——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这只铁钳。

    更糟糕的是,他每挣扎一次,鬼影的力度就会加重一些,直到他脸色红紫,呼吸已经变得不畅快起来——

    呼吸越来越艰难,胸腔的氧气越来越少,他的大脑开始变得昏沉,意识已经变得模糊——

    “再也不能相信女人。”这是秦洛晕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一股暧流从丹田流出,然后迅速的弥漫全身。全身的血液也跟着流动,像是被搅动起来的小溪似的。

    随着暧流的流窜,秦洛的呼吸也变得平和起来,就像是胸腔里突然间多了生存必须的氧气一般。

    有了氧气,就有了活力,他的大脑又变得清晰,有了正常的思维能力。

    难道是鬼影放开自己?

    他睁开眼睛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和刚才一样被他掐住喉咙,而且他的手还在继续用力——

    他摆明了是要杀人,根本就没有放生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儿?

    明明被他掐住了脖子,可是自己却一点儿也不难受呢?明明喉咙被堵住,他又在哪儿得到的氧气?

    而且呼吸还很正常,就像——

    脑海灵光一闪,秦洛一下子找到了原因。

    《道家十二段锦》。

    一定是《道家十二段锦》。

    当初秦洛的爷爷秦铮被匪徒绑架,身中十几枪而不死。后来他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是在他已经没办法坚持的时候,有一股暧流起于丹田而布于全身。

    也正是这股生机的牵引,他的身体才又再次活了过来。

    难道说,在这生死关头又是《道家十二段锦》救了自己?

    无论如何,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秦洛恢复了意识而且暗试之下身体又能动弹之后,他飞起一脚就踢向他的膝盖——

    因为他还被鬼影举在空中,他能够踢出去的最快最狠毒的目标也就是他的膝盖骨——

    他倒是想踢他的心脏踢他的肩下肋骨,可是他又不是猴子,没办法在他捏着脖子的情况下做一百八十度或者三十六十度的旋转——

    他快,鬼影更快。

    他为了自救而丢下了厉倾城,用手掌挡住了这一脚。

    厉倾城得救,秦洛这一脚就值了回程票。

    他一击落空,右手握拳,一拳砸向鬼影的眼眶。

    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而且没有骨头和皮肉遮挡。

    如果让秦洛这一拳击实的话,可能会把他的眼眶也给打爆了。

    距离太近,鬼影避无可避——

    砰——

    他把秦洛给甩了出去,秦洛的身体一阵腾空,然后一把抱住一棵小树。

    这样的话,他就不用翻滚下山坡。

    秦洛的身体轻轻下压,树枝被他压的咯吱咯吱作响。

    然后猛一使力,他的人就像是被发射出去的炮弹一般高高弹起。

    哐——

    双脚重重的落地,向前跑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

    厉倾城躺在哪儿生死未卜,秦洛却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鬼影正瞪着一双鬼眼在盯着自己,那张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你竟然能反击?”直到现在,鬼影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明白自己的身手,也知道自己所使用的力气。

    就算是金童玉女他们被自己掐住脖子,除了束手就擒之外也别无选择。

    他看到秦洛的脖子上有一条紫青色的印记,那是自己用力过的证据——可是,这样都掐不死他,还让他逃脱了?

    “当然。”秦洛冷笑着说道。将脊梁挺得直直的,装出一幅信心十足的模样。不管怎么样,要把姿势给做足了——至于鬼影信不信这‘空城计’,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我不信。”鬼影说话的时候,人再次从原地消失。

    嗖——

    一条长鞭横扫而来,在秦洛面前建起一道绳墙。

    身穿白裙的红衭奇迹般的出来,右手持鞭,左手握着一个只有一个孔的竹笛在吹奏。

    “这样就想挡下我?”

    鬼影飞奔的身体猛地一顿,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动作,人便已经穿过鞭子攻击的范围向秦洛扑过去。

    生死关头,秦洛闭上了眼睛。

    他睁开眼睛时,没办法捕捉鬼影的身影。

    可是当他闭上眼睛后,这个世界突然间清晰起来。

    他能够看到那轻柔的风声,看到四周的野草和荆棘,也能够看到那呼啸而来的身影——

    他还能够看到一张脸。那是鬼影的脸。

    秦洛猛地抬手甩出去——

    啪——

    一声脆响传来,鬼影的身影再次退了回去。

    他捂着脸,看着秦洛的眼神犹如见鬼——好像秦洛才是鬼影一样。

    他竟然能够捕捉到自己的痕迹?他竟然能够打中自己?

    就算是他们的王者,被称为欧洲第一的皇帝也不能做到的事情啊。

    更重要的是,他还闭上了眼睛——他闭着眼睛煽了自己一耳光。

    红衭也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洛,就连嘴上用来驱逐毒虫的竹笛都忘记吹奏了。

    这个白痴的家伙——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速度快的惊人,就连自己偷袭的一鞭都被他轻易躲掉。

    可是,他更加容易的抽了别人一记耳光。

    就像是——就像是这个男人主动跑过去让他抽似的。

    红衭是秦洛暗藏的伏兵。

    这倒不能说是秦洛同学怕死,而是——而是中医尚未振兴,他得活着继续努力。

    明面有耶稣和离,暗地里有红衭,三大高手傍身,他有信心,即便是鬼影来了也能够把他给留下。

    谁知道鬼影这家伙死不要脸,自己来也就算了,还带了两个打手。

    这样一来情况就变得糟糕了,耶稣和离被他们的人纠缠,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解决战斗。自己怎么办?

    好在还有红衭。

    可是,当他和厉倾城被鬼影提起脖子的时候,红衭竟然还没有出现?

    秦洛那一刻是悔得死去活来啊,他怎么能相信一个女人?他怎么能相信一个和自己有仇的女人?

    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那张破嘴啊啊啊——

    所以,在他意识昏迷的时候还在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红衭不知道秦洛的思想这么复杂,她不是不想出现,而是不敢出现。

    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让人肉眼难辨。

    当她还在埋伏的时候,他已经把秦洛和厉倾城给捏在了手里——她倒不在乎那个女人的死活,可是秦洛——既然答应人家,总得把人给救回来吧?

    可是,对方手里有人质,她如果贸然出现的话,对手只会立即解决掉人质然后开始新的战斗——她会加速秦洛的死亡。

    接着,异变突生,秦洛竟然能够在那种情况下反击——再接着,他还莫名其妙的煽了人家一耳光。

    “这不可能。”鬼影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话音刚落,鬼影再次从原地消失了。

    这一次,他绕到了秦洛的背后偷袭——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秦洛同学都成了打耳光专业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