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13章、铁腕!
    第1013章、铁腕!

    仇烟媚站在角落里冷眼旁观,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仇仲勋隔着仇仲谋小声和她说话:“我以为你不会来呢。”

    “你们不也来了?”仇烟媚的嘴角带着笑意。

    因为和厉倾城的特殊关系,从一开始她就是‘挺厉派’。也是她最先提出来由厉倾城回来入主仇氏,这样可以挽救仇氏被吞并的命运。

    现在大家聚集起来兴师问罪,她有理由不过来。

    不过,出于某些原因,她还是来了。

    “不来不行。”仇仲谋笑呵呵的说道。“大伯亲自打来的电话,说谁要不来,就开除他的族籍,取消他的年底分红资格——”

    “他还有这样的权利吗?”仇烟媚反问。

    “是啊。他自己的年底分红资格都快要被人给取消了,还用这个来威胁家人——唉,为什么仇家人总是对自己人下手特别狠,却又敌不过外人呢?”

    “怎么?你们认为今天没有收获?”仇烟媚看着仇仲谋和仇仲勋,笑眯眯的说道。

    这两个家伙是紧随自己支持厉倾城接掌仇氏的仇家核心第三代,也因为这个原因,在这次的集团内部调整中他们是唯三没有受到影响的——

    不然的话,以厉倾城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性格,怎么可能饶恕他们之前所做的那些错事?

    仇烟媚在这次调整中大有斩获,仍然掌控着仇家用来聚集人脉的名媛会所,不仅如此,她分管的工作没有减少,反而增多。

    从某些方面上讲,厉倾城确实是个天生的政治家。拉拢一派打击一派做的炉火纯青,即便是仇仲勋和仇仲谋当初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可是,在她大位未稳急需仇家内部人支持的关键时刻,她也毫不犹豫的把他们拉进自己的团体。

    商场如战场,没有敌人,只有利益。

    “雷声大,雨点小。”仇仲谋撇嘴说道。“声势看起来闹得挺大,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一无所获——又让仇家人沦为燕京的笑柄而已。现在走出门我都想用袋子把脑袋套起来,他们不在乎面子这回事儿,我们还是要在乎的。”

    “小声点儿。”仇仲勋用胳膊捅了捅仇仲谋。“大伯看过来了。”

    看到仇逸清铁青着脸四处审视站在他身后和他‘同仇敌忾’的仇家子弟们,仇烟媚仇仲勋和仇仲谋三人赶紧闭嘴。

    如果说有恨的话,最恨厉倾城的还是拉着妈妈的手站在另外一个角落里的仇婷婷。

    这种恨不仅仅是钱财损失的仇恨,而是尊严扫地的不共戴天。

    她的男人让她赤裸着身体站在公众的眼前,让她直到现在也没办法在人前抬起头来——这种恨在血液里,在骨髓。只要活着,就不会消失和忘记。

    当然,钱财损失也非常重要。

    等到他的叔叔伯伯和大哥大姐们开炮完毕,仇婷婷才怒声说道:“还有——你凭什么把仇家人创业基金的份额从五百万降底到最高五十万?五十万能做什么?租个办公室?聘请两个人?买一辆奔奔商务车?”

    厉倾城一直保持着妩媚迷人的笑容,做出认真倾听的模样。

    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在中间插上一句话。

    等到大家都炮轰完毕,她才笑呵呵的问道:“还有人要说吗?大家有意见尽管提嘛。仇氏是大家的仇氏,我只是负责仇氏的整体运营和管理工作——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公司,我也不能搞一言堂啊。”

    “————”

    她不说这话还好,她这么一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大家的仇氏?

    你说撤销谁就撤销谁,你说取消哪个项目就取消哪个项目,你说降低创业基金就降低创业基金——你和当事人打过招呼吗?

    不是你的一言堂?还都不叫一言堂,那什么才叫做一言堂?

    公司大事你做主,小事——小事也是你做主。大事小事由你说了算。自从你来了之后仇家的人都被排除核心管理层,除非董事会开会,不然他们根本就没机会走进仇氏的总部大楼——当然,他们也不愿意走进去。

    他们一直躲着她避着她,可是,她还是拿他们开刀子。

    他们真的是怒了,如果不是愤怒的话,也不会做出‘办公室逼宫’这样疯狂的举动。

    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别无选择。

    是奋力一击争夺属于自己的权利,还是被她的软刀子一刀刀的捅死最后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们清楚,这个女人绝对干的出来这种事情。

    她恨啊。

    她心里的仇恨一直都没有消除,报仇——或许才刚刚开始。

    “没有了。”仇逸清总结发言。“你把我们刚才提的问题解决就行了。今天必须要给我们一个结果,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厉倾城托着腮帮看着他,模样看起来即性感又可爱。

    一个女人能够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不得不说,这是极品。

    “不然我们就不走了。”仇逸清额头开始出现汗珠。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反问了一句竟然就给他造成了无比强大的压力。

    自己——为什么要怕她?

    听到她虚弱没有底气的回应,厉倾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们提出问题,那我就给你们我这么做的理由。”

    “第一,我之所以撤销仇逸清先生的仇氏基金会长一职,是因为我看过近五年来的基金会财务报表。慈善总额一点五个亿,包括政府捐助——当然,这个数据是真是假我就不研究了。投资总额七亿,回收额一亿,亏损率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五年亏损六个亿,先不说钱的问题,单是白白浪费了五年的时间这个理由就足够把你开除了。”

    “你——只是投资失败而已。难道你就没有投资失败的时候?”仇逸清气得脸红脖子粗,恨不得跳起来和厉倾城大战三百回合。

    这女人不叫他大伯直呼他的名字也就算了,竟然当着这么多晚辈的面训斥他——还有没有家规有没有王法了?

    “没有。”厉倾城肯定的说道。“从我做第一笔生意起,就从来没有投资失败过。”

    “你没有,不代表别人就没有。你问问他们,你问问其它的职业经理人——他们就没有投资失败的时候?巴菲特还有亏损的时候呢。”

    “可是他们总体是赚钱的。你呢?除了亏损就是亏损。难道仇氏的钱就是用来亏损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故意亏损的——”

    “是不是你故意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要一个能够赚钱的基金,而不是每年要填几个亿窟窿的基金——”

    “我同意你聘请职业经理人来帮忙管理操作,但是,基金会的会长一职必须由我担任——”

    “给我一个理由。”厉倾城说道。

    “———这是规矩。”

    “谁的规矩?”

    “仇家的规矩。”仇逸清说道。“仇氏集团创始人定下来的规矩。仇氏基金会必须要由仇家内部人管理运营——”

    仇氏集团创始人是仇天赐,也就是仇烟媚和仇仲谋的爷爷。如果厉倾城愿意承认的话,也是她爷爷。

    仇天赐有七兄弟,除了他之外,其它几兄弟大多都走的是官场道路。

    商无官难以立足,仇天赐想要累积企业原始资本,必须要有官员的支持。

    但是,亲兄弟明算帐,你想要支持,就得拿出相应的诚意出来。

    于是,股份分红,内部任职,给仇家人用钱特别准备的仇氏基金会以及为后代准备的仇氏创业基金——

    为仇家所有人都提供好了退路,那些在官场上的仇家人也自然用心帮忙,仇氏才能够飞速发展成就如今的规模。

    “他说过这种话?”厉倾城问道。

    “是的。”仇逸清肯定的回答。

    “让他来亲口告诉我。”

    “————”

    仇逸清额头上的青筋又跳啊跳的,嘴角开始抽搐。他觉得自己的血压又开始升高了——

    欺人太甚。

    实在是欺人太甚。

    仇天赐已经死了,她还去大闹过灵堂。现在她说让人亲自到她面前和她说一声——谁能让死人复活?谁能让死人复活?

    如果有这种能力的话,仇逸清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先把这女人给杀死。

    让这种妖孽活在世上,那纯粹是祸害人间。

    “既然你不能证明他说过这句话,那就退位让贤吧。”厉倾城一脸霸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