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11章、一点儿也不浪漫!

第1011章、一点儿也不浪漫!

    第1011章、一点儿也不浪漫!

    嘉宝公主机场遇袭事件想要完全封堵是不可能的,毕竟,当时现场除了政府官员和媒体记者外,还有不少路人甲乙丙丁——而且,当时到场记者里面还有不少外国媒体记者。

    你难道还要对他们下达禁口令不成?

    再说,堵不如疏。

    瑞典那边也没有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华夏政府身上。你不知道杀手是因谁而来,可以猜测说是针对华夏的攻击也可以说是随着代表团而来的袭击——

    这样一来,华夏国这边就好操作一些。

    可是,你报道袭击事件就成了,干吗这么大篇幅的报道绯闻?

    ——还是和一个孩子的绯闻。

    自己有这么禽兽吗?

    有吗?有吗?有吗?

    每一篇报道旁边都配上秦洛抱着嘉宝公主时的大幅照片,照片中的嘉宝一脸甜蜜幸福的搂着他的脖子趴在他的怀里,而秦洛的眼里也有怜爱怜惜怜童——之类的柔情密意。

    就凭这张照片,别人把标题配得这么触目惊心都不能说委屈了他们——可是,他真的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啊。

    看着秦洛呲牙咧嘴的表情,苏子笑着说道:“是不是很激动?很少有人能够和一国公主传绯闻呢。”

    “你都看过了?”秦洛把报纸合上丢在一边,问道。

    “看过。写的挺好玩的。”苏子笑眯眯的点头,模样看起来非常的可爱诱人。

    “这些人真是太乱来了,就算是为了转移公众视线,也不能把我推出来背黑锅啊。”秦洛知道,之所以出现这种‘一面倒’的报道方式,一是因为这种和王室公主的绯闻确实能够吸引眼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避重就轻把公主遇袭事件给遮掩过去。

    不用怀疑,背后肯定有官方的推动作用。或许蔡公民都参与其中。

    全民都关注公主绯闻,公主遇袭事件就自然而然的被‘溜’过去了。

    “当然要找你了。”苏子说道。“当时是你抱着公主走出来的,不报道你报道谁?”

    “无所谓了。”秦洛无奈的说道。“我身上的绯闻够多了。真真假假的反而让大家摸不准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都是绯闻吗?”苏子狡黠的笑着,问道。

    秦洛恶恨恨的盯着她,说道:“昨天晚上我就应该溜到你房间里去。”

    苏子白了秦洛一眼,说道:“嘉宝在呢,不许乱说话。”

    嘉宝正好奇的盯着面前盘子里的鸡蛋,看到苏子正在小口咬着,她也抓起鸡蛋就往嘴里塞过去。

    “嘉宝———”秦洛和苏子赶紧伸手去抢。

    苏子的鸡蛋剥了壳,她的根本就没剥壳啊。

    ————

    ————

    秦洛回到林家别墅的时候,贝贝正趴在廊檐下面做作业。

    以前每次秦洛回来,贝贝都会立即冲过来扑进秦洛的怀里。让人意外的是,今天她不仅坐在那儿不动,反而‘哼’了一声转过脑袋。

    小孩子的喜怒哀乐都是表现在脸上,看到贝贝的样子秦洛就知道她生气了。

    他走到贝贝的面前蹲下,指着贝贝的画画本,问道:“贝贝,你这画的是什么啊?”

    “就不告诉你。”贝贝小嘴一撅,生气的说道。“我讨厌你,我不要和你讲话。”

    “你这画的是鸭子吧?”秦洛不以为意,伸手捏着贝贝胖乎乎的小脸。

    “才不是鸭子呢。”贝贝扭头,想要把秦洛的手给甩开。

    “那是什么?”

    “都说了不告诉你,你还老是问。厚脸皮。”

    “我说是鸭子你又说不是——”

    “我就不要告诉你我画的是一只鹅。”

    “原来是鹅啊?”秦洛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问道。

    “我不告诉你。”

    “———”

    林浣溪开车从外面回来,贝贝立即就放下书本奔了过去。

    不一会儿,这一大一小两女人就手牵着手走了进来。

    贝贝斜撇了一眼秦洛,说道:“妈妈,我们不要和他说话。”

    秦洛摸着鼻子苦笑,问道:“我怎么惹这位小公主了?”

    林浣溪摸摸贝贝的脑袋,说道:“她在电视上看到你抱着瑞典公主。”

    瑞典公主率团来华夏国考察也上了电视新闻,贝贝看到后就问林浣溪她是不是公主,林浣溪说是。

    她又问我爸爸为什么总不抱她?林浣溪回答爸爸忙。贝贝就开始不乐意了,说爸爸那么忙还去抱别的公主,证明他都不把她当公主——

    贝贝吃醋了。一个小女孩儿吃另外一个小女孩儿的醋。

    虽然林浣溪解释的很简单,但是秦洛还是听明白了。

    他一把把贝贝抱在怀里,使劲儿的在她脸上亲了几口,笑着说道:“你不是说我都不抱你吗?今天我就一直抱着你。晚上睡觉也要抱着你。”

    “我才不要你抱呢。”贝贝咯咯的笑了起来。“你抱妈妈吧。妈妈好可怜哦。总是晚上一个人睡觉。”

    秦洛一愣,一脸愧疚的看向林浣溪。

    小孩子都懂的道理,自己怎么可以忽略?

    爷爷在的时候她帮忙照顾爷爷和贝贝,爷爷回去了她帮忙照顾贝贝。

    她在尽一个妻子的责任,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在时亦然,不在时也亦然。

    可是,她的心里当真就没有一点点的想法一点点的委屈吗?

    林浣溪像是没注意到秦洛的表情似的,抬脚往楼上走去,问道:“你们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饭。”

    秦洛拍拍贝贝的小脸,小声说道:“贝贝乖乖做作业。我去陪妈妈说说话。”

    “嗯。去吧。”贝贝乖巧的点头。

    秦洛进房间的时候,林浣溪正在换衣服。

    她褪下身上的银色制服,正在解衬衣的扣子。

    秦洛走过去,从背后把她抱住。

    “为什么不告诉我?”林浣溪停下手里的动作,声音古井无波的问道。

    “告诉你什么?”秦洛问道。他想好的开头可不是这样的。

    “机场遇袭的事。”林浣溪说道。

    “哈哈,其实也没什么事,我怕说了你担心——”

    “你不说我就不担心了吗?”

    “———”

    秦洛无言以对,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就像是要两个人的身体合二为一似的。

    “痛。”林浣溪有种窒息的感觉。但是她能够感觉的到他此时的心境。

    他有疚意,却不知从何说起。他有情意,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

    他在人前口若悬河,但是,他在自己面前却腼腆的像是一个木头。

    “就是要让你痛。”秦洛说道。然后他把林浣溪的身体转过来,让她饱满的酥满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口。

    他的手伸到后面,轻轻的抚摸着林浣溪的后背。

    然后微微低下脑袋,便含住了林浣溪散发出苹果香味道的嘴巴。

    很快的,林浣溪的呼吸便变得喘急起来。

    身体开始升温,身上的衣服变得多余。

    当两人赤裸着身体躺倒在床上时,林浣溪才瞄到房间门没有关上。

    “门。门。”林浣溪着急的说道,拉着被子往身上盖。

    秦洛光着屁股跑下床,把房间门关上上锁,这才跳回来继续刚才的工作。

    风停雨歇,秦洛从背后搂着林浣溪的后背,手指头还在她的胸部嫩肉上细细的揉捏着。

    “中医公会取消了所有和韩方公司的合作——”

    “不要谈工作。”秦洛说道。

    迟疑了一会儿,林浣溪又说道:“这次考试贝贝考了学校第一名,老师还到家里来家访了。”

    “不要谈别人。”

    “谈什么?”

    “谈我们。”

    “————”

    秦洛爬到林浣溪身上,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们结婚吧?”

    “————”

    “怎么了?”秦洛看着林浣溪不答,出声问道。

    “一点儿也不浪漫。”林浣溪说道。

    “————”

    ————

    ————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丁力气得破口大骂。“整个燕京都是我们的人。为什么会找不到?怎么可能找不到?”

    “处长,兄弟们尽力了。”一个大块头男人沉声说道。

    “再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是。”男人答应一声,快步离开了黑暗的房间。

    ————

    ————

    马悦推门走进办公室,看着站在落地大窗前孤独的身影,心里突然间有种酸楚的感觉。

    很快的,她就收拾起心神,把不必要的感情排斥在外,面无表情的汇报着说道:“情报网全面铺开,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继续找。”那个背影头也不回的说道,就像外面的灯火霓虹是她十分眷恋的风景。

    ————

    ————

    皇千重放下电话后,一脸阴郁的笑了起来。

    “天赐良机。还真是天赐良机。”

    他刚刚接到命令,协助安全部门寻找机场袭击案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