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001章、单挑一群人!

第1001章、单挑一群人!

    第1001章、单挑一群人!

    一寸短,一份险。一寸长,一份强。这说的是兵器选择上的优劣。

    当然,飞镖就不遵守这样的规则。

    飞镖是距离越短越好,五米的距离肯定要比五十米五百米更精准一些。

    除了狙击枪这种逆天的武器,没听说谁站在五百米外比五十米以内更加的精准——毕竟,要考虑到空气阻力和风速等因素的影响。

    离心里实在是恨透了皇千重,这么一出手就把自己所有的宝贝全都丢出去了。

    飞刀匕首细针银弹甚至连自己的车钥匙都当做暗器砸过去,一幅要和皇千重同归于尽的架势。

    不得不说,这样一来也确实给皇千重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他前冲的攻势被阻,身体硬生生的扑倒在地上,然后快速的向左侧翻滚,像是一只在烂泥里打滚的懒驴。

    这个姿势非常的不雅,可是却能避开离这一手近距离的‘魔女散花’。

    任何一朵‘花’沾到身体,他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与此相比,丢点儿面子又算得了什么?

    ——再说,皇千重同学也很有自知之明。他清楚的知道,因为他的人缘问题他所在的地方五百米内是罕有人迹的。

    也就是说,他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丢脸的问题。

    等到暴风雨一般的飞镖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皇千重的左手手掌在地板上一撑,‘敕溜’一声,他的身体便蕴足了势,像是一根被射出去的飞箭般向离飞去。

    他要攻击离的下盘。

    离的身体连连后退,可终究没有皇千重‘飞’的快,她的靴子被皇千重的右手抓住。

    皇千重一手撑地,捉住离靴子的那只手往后面一拉,离的身体便站立不稳向后仰倒。

    呼——

    离在后仰的时候深呼一口气,然后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势一百八十度旋转。原本应该是面部朝上背部朝地的摔倒下去,这么一转后便成了面部朝下背部朝上。而她那只落空的脚狠狠地跺向皇千重的脑袋——

    砰——

    皇千重放弃现有的胜利成果松手后退,离也获得自由轻飘飘的落地。

    离的这一次变招又急又快,而且是完全把身体的重量交给了皇千重。因为她算准了皇千重抓着她的脚不会轻易松开,所以一个完美的回旋转身踢顺势而成。

    这一记攻击是在皇千重的帮助下完成的,如果旁边有观众的话,甚至会认为这是一对杂技演员。

    皇千重双脚一弹,人便从地上飞跃而起。而离也是一个颇具守势的鲤鱼打挺,连续后退两步后和皇千重再次相对而站。

    “违抗军令,对抗长官,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皇千重声音阴沉的说道。

    “随便。”离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制造心理压力,他想让你知道你对抗和殴打的人是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白痴。这个时候谁会在乎这些?

    “那我今天就清理门户。”

    说话的时候,皇千重的身体再次前扑。这一次,他是光明正大的上盘拳路攻击。

    因为他知道,女人在拳头上面有着天生的劣势。

    “吼——”

    斯斯文文的皇千重战斗起来竟然也有如此狂野的一面,他大吼一声,蓄足全身力气的一拳闪电般向离的胸口砸过去。

    要么挡。要么躲。

    离只有这两种选择。

    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如果硬挡的话,自己的拳头必定会受伤。

    因为那货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右手上戴了一只手套——一只上面镶有钢钉的手套。

    这是龙息里面训练常备的东西,却被他适时的装备上去用来对付自己人。

    原本拳劲力道就有所不足,再用皮肉之躯去撞他的钢钉,这不是自寻死路?

    躲?

    躲倒是容易。可是,只要离躲开这一拳,那么她将落入对方的战斗控制当中。

    什么叫做战斗控制?

    就是说他处于主动攻击状态你属于被动挨打状态,完全要顺着他的节奏进行下去,直到比赛结束或者你被打死打残。

    第二种选择更不是离想要的。

    咬紧银牙,离还是准备迎上去。

    “哈——”

    离暴喝一声,手掌里也突然间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刀尖对准皇千重的拳头,就像是要把它给扎个窟窿似的。

    不,就像是皇千重主动把拳头送过去让离扎个窟窿似的——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犯贱的贱人?

    皇千重大恨,这女人刚才不是把飞刀匕首什么的丢完了吗?怎么直到现在还有武器在手上?

    招式用老,收招已经来不及了。

    电光火石间,皇千重紧握的拳头张开。

    化拳为掌。

    嗖!

    让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皇千重竟然凭借一双铁掌握住了离手里的匕首。

    死扣!

    龙息队员空手夺白刃的高级版,龙息三大创始人之一皇天明的绝技。

    皇天明英年早逝,所有人都以为他没有办法把他一身所学传授给自己的儿子。可是,皇千重还是学会了——

    他的五只手指头像是五根钉子钉在刀刃上,无论离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把刀子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你们当真以为我是个废物吗?”皇千重表情狰狞的看着离,冷笑着说道:“皇天明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废物?如果我真是废物的话,龙千丈那老狗又怎么可能这么顾忌我?”

    离没有接话,只想把匕首抢回来。

    “这是死扣。最正宗的死扣。你抢不走的。”皇千重得意的说道。然后手指头用力一弹,刀子就从离的手里飞了出去。

    离失力下向后退去,皇千重趁势前扑,一脚踢向离的肚子。

    砰!

    离躲闪不及,腹部中了一脚,四肢的力道一下子被打散,气血翻滚,身体踉跄的向后摔倒在地板上。

    哧——

    她的身体和木制的地板摩擦出声音,直到撞在墙角上才停了下来。

    离看着站在演武馆中间冷笑连连的皇千重,有种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错觉。

    藏拙。

    这个男人竟然一直在藏拙。

    从他进入龙息的第一天开始就在藏,一直到他被驱逐出龙息都没有表现出耀眼的武技——

    如果不是刚才自己使出掌中刀的话,他还要藏到什么时候?他真正想要对付的人是谁?

    “是不是很意外?”皇千重一步步的向离走近。“是不是觉得很震惊?平时从来不被你们放在眼里的废物竟然能够击倒你——你一定无法接受吧?”

    “————”离抹了把嘴角的血渍,一脸倔强的瞪着他不肯低头。

    “被人击倒的感觉很不好受吧?我体会过这样的心情。原本我是要用来对付军师的——可惜你们越来越不像话了。既然这样,那就先拿你开刀吧——谁让你是他的干女儿呢?”

    “和军师交手——你不配。”离一脸倔强的说道,撑着墙壁一点点的站起来。

    即便肚子疼痛的厉害,五脏六腑都像是在移位一般,可是,这又怎么样?

    她是战士。

    战士在战场上只要没死,只要还有战斗能力,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这是天性,也是天职。

    “让你看看我配不配。”皇千重话音未落,再一次躬身向离的身体扑过来。

    正在这时,一个细小的黑点呼啸而来——

    他扑的快,躲的更快。

    砰!

    子弹打在墙壁上没石而入,细沙和石灰沸沸扬扬的落下。

    皇千重站定身体,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火辣辣的伤口处,看着手掌心的血渍,冷眼看着演武馆门口走进来的冷漠少年。愤怒的说道:“你竟敢对我用枪?”

    皇千重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这些家伙太不把村长当干部了,他明明是这儿的队长,可是他们竟然拿枪向自己射击——这他*妈#的还有没有王法啊?

    “你还要验证一下吗?”火药举枪指着皇千重,快步往离的身边走过去。

    “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杀我。”皇千重一脸凶狠的说道,不闪不避,大步往火药阴森森的枪口走过去。

    火药的眼睛一凛,手指轻轻的压下了扳机。

    只要用力,再稍微用力——他就会死在自己的枪下。

    “火药,何必这么着急分胜负呢?既然代队长想要找咱们做陪练,那咱们就慢慢的陪他玩玩吧。”小李探花一脸笑意的走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老鼠猴子和尚等人。

    “很好。都来了?”皇千重讥诮的说道。“这一次就把问题给解决了吧。”

    “当然。军人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就是战斗。”小李探花说道。“战士有战士的尊严,宁肯战死,也绝不认输——我想代队长已经做好单挑我们所有人的准备了吧?”

    单挑有两种方式。你可以单挑一个人,也可以单挑一群人。

    看这架势,皇千重要被迫单挑这个群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