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95章、我是来求和的!

第995章、我是来求和的!

    第995章、我是来求和的!

    也难怪宁致远会有这样的想法,从外表看上去,秦洛确实是很招女人喜欢的类型。

    眉目清秀,俊脸薄唇,笑容真挚,就算是他这个阅人无数的中年男人都看不出其中的虚伪和奸诈——而这是很多他接触过的年轻人所犯下的通病。

    无论是玉器木材还是人物,无论是任何一样东西,你看的时间久了就能够看到它的灵魂深处去。玉石里面有无杂质木材里面有无蛀虫人心里面有无阴影——你都能知道。

    他刚刚受过伤断了两根肋骨仍然坚持着爬起来靠在床头迎接客人,证明他时刻保持着谦虚低调的心态——其实他完全可以假装自己很痛苦的样子,这样的话他舍身而出拯救自己女儿的行为才能在自己的眼里价值最大化。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并没有刻意的来讨好自己。只是在凭着自己的本心在说话做事。

    想通了这一点儿,宁致远对秦洛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难道你发现了什么隐情?”宁致远疑惑的问道。他已经不自觉的把‘秦先生’变成‘你’了,这样的话,大家的关系一下子就拉近了许多。

    之前,他是和秦洛平辈论交的。现在他称呼秦洛为‘你’的话,就是有一点儿当做晚辈来看待了。

    他不排斥和这个年轻的家伙走的更近一些。这是他的心里话。

    “是的。”秦洛点头。“我已经委托朋友去现场勘察过。他们发现了有爆破的痕迹。”

    “爆破?”宁致远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他不清楚这次的事件是针对他或者他的女儿还是秦洛。

    “是的。一种极其罕见的军用炸弹。”秦洛说道。“爆炸之后会失去所有的痕迹。”

    因为宁致远是宁碎碎的父亲,所以他也并没有隐瞒这一点儿。相反,在后面他还需要他的帮忙配合。

    “目标是谁?”宁致远问道。

    “有可能是我。”秦洛笑了笑,看着宁致远说道:“也有可能是宁叔叔。毕竟,当时我是和碎碎在一起。”

    宁致远的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是杀意弥漫。做生意就难免会得罪到对手,大家有争执互相下绊子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是,上升到杀人夺命就不得不让人感觉到惊心和愤恨了。

    这一次有了秦洛拯救女儿脱离危险,下一次怎么办?

    秦洛知道自己模糊两可的话已经让宁致远动怒,笑着说道:“在凶手没有找到之前一切皆有可能。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我们齐心协力找到幕后真凶——宁叔叔,不知道工地里面有没有安装摄像头。”

    “有的。”宁致远说道。“工地为了提防工人偷钢筋或者贵金属出去卖都会在一些主要的路口安装摄像头——我已经打电话让人把今天的录像封存。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会立即让人送过来。”

    “好的。麻烦给我一份。”秦洛说道。

    宁致远当即就打电话,通知下属把拷贝好的视频资料给送过来。

    “谢谢宁叔叔。”秦洛感激的说道。

    宁致远和蔼的笑了起来,说道:“不要那么客气。你和碎碎是朋友,也是我的子侄后辈——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好的。”秦洛这次没有再说客气的话。既然人家把你当做一家人,你也要把别人当做一家人才好。

    “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宁致远说道。

    修仁惠走过来亲热的帮秦洛掖了掖被子,笑呵呵的说道:“小秦啊,这次碎碎多亏你搭救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这几天都会在医院里照顾碎碎,你有什么想吃的想要的也给我说一声。大家是一家人,不要那么生份。”

    “好的。谢谢阿姨。”秦洛笑着答应下来。

    夫妻俩出去后,修仁惠搂着宁致远的手臂,感叹着说道:“这个小秦还真是不错,说话做事有模有样的。是一棵好苗子,以后必成大器。”

    “他现在就已经很不简单了。”宁致远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反对碎碎和他走的太近吗?”

    “你懂什么?”修仁惠掐了宁致远胳膊一下,说道:“以前没见过,不知道他的性格人品怎么样,自然不希望他们走的太近。现在见到了,觉得碎碎和他做个朋友还是很不错的——再说,他们年轻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我就能管得了了?”

    宁致远笑笑,心里在想着其它的事情,没有去反驳妻子的话。

    “对了。我让人给碎碎熬了骨头汤——碎碎的饭量小,肯定也吃不完。呆会儿分一半送来给小秦。他也伤了骨头,得多喝点儿骨头汤补补。”

    “————”

    ————

    ————

    因为害怕她们担心,所以秦洛就没把自己这次受伤的事情告诉林浣溪厉倾城等人。

    他正准备躺下去好好休息一会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又急促的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号码,秦洛觉得有点儿奇怪。明明没有告诉过她,她怎么就打来电话了?

    “浣溪,怎么了?”秦洛接通电话后问道。他知道林浣溪的性格,在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是很少会在工作时间给自己打电话的。

    “许东林来中医公会拜访。他想见你。”林浣溪说道。

    “嗯。”秦洛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让他明天上午九点过去。那个时候我会在中医公会见他。”

    他说见就见,把自己当什么了?

    秦洛就是要挫一挫他的锐气磨一磨他的性子。

    “好。”林浣溪说道。

    秦洛以为她要挂电话,却没听到那边的‘咔啪’声音。

    “你在哪儿?”林浣溪问道。

    “在疗养院。”秦洛含糊的回答道。没有告诉林浣溪自己具体在哪家疗养院——

    “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林浣溪问道。

    “你怎么知道?”秦洛惊讶的问道。

    “感觉。”

    “感觉?”

    林浣溪没有回答这个深奥的问题,说道:“你在哪儿?”

    “一六零疗养院。”

    “我现在过去。”

    “好。”秦洛笑着答应。

    ————

    ————

    一辆豪华的奔驰房车停在中医大厦大楼门口,两个同样年轻俊朗的年轻人并肩坐在后排。

    “就是这里?”李承铭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幢算不上多豪华却也绝不给人小家子气的大楼,问道。

    “是的。”许东林的视线也凝视着这幢大楼,说道:“华夏国风头最盛的中医公会就是他一手创立的。此举让中医发展飞跃二十年——可能现在的成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十年二十年后,我们会远远被他们甩开。”

    “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李承铭不悦的说道。他是最坚定的大韩民族拥护者,在他的心里,他们的那个民族就是最伟大智慧的。他不允许别人说它的不好,一丁点儿也不行。

    “我说的是事实。”许东林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们不能总是闭上眼睛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还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以前我和你一样,也认为韩国是最强大的,我们的所有东西都是最好的,文化、科技、艺术、医术——是他把我的梦想打碎。是他带人击窥了我们,让我们连重新粉饰的理由和借口都没有——他很残忍,但我仍然要感谢他。因为只有认清了自己和对手的距离,我们才能沉下心来大力追赶。”

    李承铭不屑的撇撇嘴,说道:“我看不出他们的医术比咱们先进——连他们自己的国人都不相信,他们对它没有一点儿荣誉感,何来先进可言?”

    “那是他们还没有觉醒。”许东林眼神幽深。“而他正试图唤醒他们。”

    “不管怎么样,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讨厌他,这种讨厌不在你之下。”李承铭说道。“我就不陪你上去了。”

    “我自己上去就好了。”许东林说道。“劳烦相送。”

    “客气。我们算不上是朋友,却有共同的敌人——这或许比朋友的关系更密切一些。不是吗?”

    许东林笑笑,没有回答。而是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李承铭按下车窗,笑着说道:“东林君,要保持我们大韩民族的骨气。”

    “我会的。”许东林笑着点头。

    等到背后的房车走远,许东林脸上的笑容才逐渐的消失不见。

    “可是,我是来求和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