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94章、把闺女都藏好了!

第994章、把闺女都藏好了!

    第994章、把闺女都藏好了!

    “真的?”秦洛很受打击。难道在离的心目中自己还不如皇千重可爱?

    “真的。”离肯定的回答道。

    “你有没有品味啊?”秦洛气愤的说道。“你再仔细看看我的脸。我觉得我还是比皇千重要好看一些。”

    “———”

    看到离一幅想要甩刀子的模样,秦洛赶紧转移话题,说道:“怎么样?有没有去过现场?”

    “去过。”

    “发现什么情况没有?”

    “天花板不是自然掉落,而是有人安装了T2塑胶炸弹。”离说道。

    “T2塑胶炸弹?”秦洛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种东西。

    “俄罗斯最新军工产品。体积小,破坏力大,能够远程操控,爆炸之后不留下任何痕迹。”

    “既然爆炸后不留下任何痕迹,那你是怎么知道它是T2塑胶炸弹的?”秦洛疑惑的问道。

    离不屑的扫了秦洛一眼,都懒得回答这个问题。这家伙在怀疑自己的专业吗?

    看到离不爽的样子,秦洛摆手说道:“算了算了。不问这个了。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离说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要杀你?”

    “可能是我太招人嫉恨了吧。”秦洛苦笑着说道。在他还小的时候,他的爷爷秦铮就对他说过有可能你走的是一条不归路。那个时候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他懂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它人做的——又是谁呢?

    “每次都有女人。”离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秦洛正在回味爷爷当时说话时的凝重表情,没听清楚离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离当然不会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T2炸弹的安装需要时间。他们在你进入那幢楼之前安装好了炸弹——是谁有这样的动机?还有谁知道你会去事故地?”

    秦洛是临时起意要去看看浣溪大厦的,知道他的行程的应该只有自己和耶稣了。

    可是,当时他为了救德柱叔浪费了一些时间——难道德柱叔的受伤和爆炸案有关系?

    秦洛摇了摇头,很快的否定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相信德柱叔在自己说他有可能瘫痪时悲痛欲绝的眼睛,他也相信那一张张真挚善良的笑脸。

    如果这些全都是做假的话,他们不用再砌墙,完全可以去表演拿影帝了。

    杀手应该是一路跟随,在自己治病救人时他们率先潜过去安装了炸弹。

    是什么人对自己如此的行程了解知道自己一定会进入楼层里面?又是谁能够逃避耶稣的眼睛一路跟踪?

    “我一点头绪都没有。”秦洛摇头说道。“他一定是个高手。”

    “废话。”离没好气的骂道。

    秦洛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看着她说道:“又要麻烦你帮忙调查了。”

    “你就不能小心一些啊?”离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不要只顾着看身边的女人。还要看看那些怀有敌意的男人——到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知道就行了。反正你会替我报仇的。”秦洛无赖的说道。

    “我才不会管你死活。”

    “那你现在来干什么?”

    “我——”离一时语塞。论起斗嘴她可远远不是秦洛的对手。“我来替义父看看你死了没有。”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耶稣看到离出来,咧开嘴巴露出一嘴白牙对着她傻笑。

    “你是他的保镖?”离站在耶稣面前语气不善的问道。

    “¥##%……&”耶稣一脸迷惑的样子,用法语唧哩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话。

    “你不会讲华夏语?

    “&*……%¥*”耶稣的语速更快,就是纯粹的法国人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了。

    “你失职了。”离声音冰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看到我的表情你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要再有下次。他伤了。你也会受伤。他死了,你也活不了。”

    说完,不管耶稣的反应,踩着脚下的小皮靴咯咯的走远。

    耶稣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自言自语的说道:“秦身边的女人太危险了——我宁愿面对杀手榜排名前五十的杀手也不愿意看到她们。”

    接着,他脸上的笑容又变得玩味起来。

    “是谁呢?老朋友,难道你也到了华夏?”

    ————

    ————

    “碎碎,你没事吧?腿痛不痛?”一个貌美妇坐在病床上拉着宁碎碎的手抹眼泪。

    “妈,我没事儿。”宁碎碎笑着说道。“就是擦破了点儿皮。也不知道他们给我涂了什么药,腿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痛——就是觉得凉嗖嗖的,跟擦了清凉油似的。”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致远,你们公司的工程是怎么做的?这也太不像话了,差点儿把自己女儿也给活埋了——”

    一个身穿得体西装打着暗色条纹领带看起来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站在宁碎碎的病床前,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担心的表情。只不过他比妻子要镇定多了,说道:“现在还不确定是工程质量问题——我已经给端泽通过电话,他会找人调查这次事故。”

    “一定要好好调查。这个端泽也越来越不像话了。他儿子纠缠咱们家碎碎也就算了,要是工程质量再出现问题,我饶不了他。”女人说起话来有点儿杀伐果断的味道,看起来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要多生事端,这些年端泽帮我不少。”中年男人沉声说道。“碎碎,你说这次是秦洛救了你?”

    “是啊。我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呢,就看到他向我扑过来——然后我们就被塌下来的楼板给埋了。我刚才听医生说他的肋骨都断了两根呢。”

    “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是我们还是要过去表示一些谢意。不然的话就太失礼了。”宁致远说道。

    “我陪你一块儿去吧。”美丽贵妇说道。“我不赞成女儿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是他毕竟救过碎碎的命。”

    “妈,你去了可不能乱说话。我和秦大哥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我是你妈。你骗得了别人,能骗得了我吗?”女人没好气的说道。“好好休息,不许乱动。我已经让刘姨给你熬了骨头汤,这对你身体恢复有好处。”

    “谢谢妈。”宁碎碎甜甜的笑着。

    等到父母走出病房,宁碎碎脸上的笑容也缓缓的凝固了。

    她想起他跪在地上抱着那个工人的脚细心检查的平和自然,她想起他拿着剪刀一点点的剪开受伤工人的鞋子以及那臭哄哄袜子的不嫌不弃,她想到他的身体突然间向自己扑来然后一把抱住自己的粗鲁霸道,她还想起——

    宁碎碎伸手揉#搓着自己发烫的小脸,嗔道:“宁碎碎,你在想些什么呢?他已经建了倾城大厦和浣溪大厦——难道你还想有一幢宁碎碎大厦不成吗?”

    ————

    ————

    咚咚——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音,负责在外间服侍秦洛的小护士推门进来,笑着说道:“秦先生,宁碎碎小姐的父母来看望你。在外面等着呢。”

    “快请进来。”秦洛说道。他的脊背虽然疼痛,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坐了起来。

    长辈来了他却躺在床上终究是有些失礼——再说,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虽然说宁碎碎的受伤和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自己关键时刻舍身而出应该佩戴小红花才对——可是,谁知道他的父母怎么想?他们要是以为是自己把宁碎碎拐骗到那里面你能有什么办法?

    宁致远和妻子前后脚进来,宁致远笑呵呵的看着病床上的秦洛,说道:“秦先生,神交已久,今日才有机会见面。宁某荣幸之至啊。”

    “宁先生太客气了。我对你才是仰慕的紧。”秦洛笑着说道。“宁夫人好。”

    “呵呵。好。好。”修仁惠笑眯眯的看着秦洛,说道:“感谢秦先生挺身相救我们家碎碎,大恩大德不知道怎么报答才好。”

    “宁夫人太客气了。我和碎碎是很好的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洛谦虚的说道。

    老婆说了感谢的话,宁致远这才接道:“浣溪大厦的项目是我们集团旗下的公司在做,出现这样的事故我也非常愧疚——无论如何也要给秦先生一个交代才是。我已经让人去调查工程质量问题,秦先生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加入调查队伍里面。”

    宁致远这话就说的非常诚肯,由他们的人来检测工程质量终究是有点儿难以让人信服。他主动邀请秦洛派人进驻,这样的话检测出来的结果才会让秦洛这个受害者满意。

    “我相信宁先生的人品。”秦洛笑着说道。“这件事情和宁先生的公司没有关系。”

    “哦?”宁致远的眉头不由得一跳。这才刚刚出事呢,调查小组的人选都还没确定下来,他就说这事儿和自己没关系——难道当真如妻子所说的那样,他对自己的女儿有企图?

    宁致远认真的打量一番秦洛,心里的担心更甚一层。

    这小子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家伙啊,谁家有闺女都得把她给藏好了。

    (PS:大家的红票也都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