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87章、走马论英雄!

第987章、走马论英雄!

    第987章、走马论英雄!

    “人生并不事事如棋。”龙王推了一把小卒子,笑着说道:“马走日,相走田,炮翻山,车走直线——这条条框框太多了。走起来也太累了。”

    龙王捻起一颗炮直打对方大本营,说道:“大家都不讲规则,我们也就没必要讲规则——就像现在这样,我一炮将军,你能怎么办?”

    闻人霆指着龙王没有章法的大炮大笑,说道:“哈哈,我还一直琢磨秦洛那小子的野路子都是从哪儿学的——现在明白了,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你还琢磨过秦洛?”

    “是啊。”闻人霆坦白的说道。“之前的燕京很平静,每个人都有路子可循。秦纵横有秦纵横的路子,白破局有白破局的路子,牧月也有她自己的路子——可就是这个秦洛没有路子。他扬名燕京,威振韩国,谍血巴黎——每一步都无迹可寻。可每一步都让人惊叹。”

    龙王眯着眼睛看着闻人霆,笑着说道:“看来你对我这个徒弟评价很高?”

    “燕京年轻一辈真豪杰者,唯秦洛和白破局两人。”闻人霆把相推到对方马的拐角处,笑着说道。

    “哦?愿闻其详。”龙王说道。

    “老子曾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闻人霆解释着说道:“我们拿人来举例子,秦纵横是下善,因为他着了痕迹。牧月是中善,因为她过于坚硬。秦洛堪称上善——上善若水。水有五德,因它常流不息,能普及一切生物,好像有德。流必向下,不逆成形,或方或长,必循理,好像有义。浩大无尽,好像有道。流几百丈山间而不惧,好像有勇。安放没有高低不平,好像守法。量见多少,不用削刮,好像正直。无孔不入,好像明察。发源必自西,好像立志。取出取入,万物就此洗涤洁净,又好像善于变化。这就像是秦洛的性格,看似无害实则凶猛,看似柔弱实则刚强。他能够和每个人都能成为朋友,也在默默的影响身边的人——这就是水的力量。”

    “秦洛听到此言当大醉三天。”龙王很是欣慰的说道。毕竟,闻人霆这老头平时嘴风很紧,是很少像今天这般点评天下英雄的。他现在把秦洛和白破局推为燕京豪杰之首,他的面前也与有荣焉——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徒弟不是?虽然这个徒弟是自己腆着脸皮跑上门的。

    “不急不急。”闻人霆摆手:“前面这句话就要大醉三天,那后面这句话不就得大醉三个月了?”

    “还有好话?”

    “还有四字相赠。”

    “哪四个字?”

    “厚德载物。”

    “不行不行。”这次是轮到龙王来拒绝了。“这是捧杀。”

    闻人霆笑笑,说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别人不愿去的地方,他愿意去。别人不愿做的事,他愿意做。人面蚊时的云滇以及拯救中医的壮举——一个人愿意以命相搏并且不怕人耻笑的选择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难道还不能证明这四个字吗?抛开燕京,放眼天下,还有几人能够做到?我从其它年轻人的眼里只看到两个字——钱权钱权钱权——”

    龙王仔细的感受一番,也不得不认可闻人霆的话。好像秦洛这小子平时斯斯文文的,但是在遇到他应该承担责任的事情时他还真是从来都没有熊过。

    当初云滇闹人面蚊病毒,别人不敢去。他去了。韩人欺人太甚,他变本加厉回报。巴黎中医药危急,他寸步不让以血相溅——

    “困龙升天,此乃必然。”龙王在心里想道。

    “想明白了?”闻人霆看到龙王舒展开来的嘴角,笑着问道。

    “想明白了。”龙王说道。“不过,老子一直遵循‘善万物而不争’的思想。不争为大——既然如此,为什么白破局也被你推崇至此?难道他也不争?”

    “不。他争。”闻人霆说道。“就是因为他争,所以才能够和秦洛齐名。”

    “怎讲?”

    “我更喜欢另外一句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也无穷。天下大势都是争出来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是不需要争的?争就争个痛快,争就争个输赢。争就争个彻彻底底,争就争个昏天暗地——束手束脚的争和畏手畏脚的争都不是争,是选择。而白破局不然,他是争。是大争。而且,他争赢了。”

    “如果选择,你会在两人之中选谁做你的孙女婿?”

    “秦洛。”闻人霆毫不犹豫的说道。

    “哦。我以为他不符合你的胃口才行——”龙王调侃着说道。

    “是的。性格而言,我更喜欢白破局。”闻人霆说道。“但是——我是牧月的爷爷。她喜欢谁这才是最重要的——首先是给我孙女找丈夫,其次才是给我找孙女婿。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唉,我找一老友给这小子算过,他七杀太旺,桃花泛滥,命中应有一劫。”

    “你信命?”

    “信。”龙王说道。“自从这双腿瘫了之后就开始信了。”

    “我不信。”闻人霆说道。“我不信神佛不信鬼神。也不信命。”

    “你信什么?”

    “我信手段。”

    ————

    ————

    即使龙王已经搬走了,傅风雪仍然像以前一样守护在小院门口。

    一张长椅,一袭白袍,昏睡一天而不醒。

    现在应该是午饭时分,一般到点之后小院里面的佣人就会端一碗饭送出来。

    可是,今天却有些例外。

    在离饭点还有十分钟左右时间的时候,皇千重来了。

    他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手提一个精致饭盒,风度翩翩的走了过来。

    走到傅风雪的面前,他把饭盒放在地上,然后依次从饭盒里面掏出白米饭和几样精致小菜。

    “叔,吃饭了。”皇千重恭敬的叫道。

    傅风雪也不客气,接过饭碗就开始拔饭。他吃饭多,吃菜少。一大碗米饭用完,碟子里的小菜几乎没怎么动过。特别是那条熬制的金黄嫩滑的鸡腿他看都没看上一眼。

    吃完之后,他把饭碗一丢,用皇千重递过来的湿帕擦了擦嘴和手,然后往椅子上一躺又准备睡觉。

    皇千重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佣人似的收拾完残局后,又从饭盒里面取了一杯花茶放在傅风雪的椅子边沿太阳没办法晒到的位置。

    做完这一切,皇千重才提着饭盒准备离开。

    龙息新任队长——代队长亲自过来给一守门人送饭,这要是传出去非要让人笑掉大牙不可。

    可是龙息的人却都冷眼旁观,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龙王在的时候,龙王是他们的神。

    龙王不在的时候,他就是神。

    皇千重没走远几步,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威严的声音。

    “下次不用来了。”

    皇千重脸上的肌肉抽了抽,然后微笑着转身,态度恭敬声音和蔼的说道:“叔,做为晚辈给你送碗饭也是应该的。”

    “看不惯。也吃不惯。”男人毫不留情的说道。

    皇千重脸上的笑容有瞬间的僵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着说道:“是饭菜不合胃口吗?我问过厨房的厨师,他们说叔喜欢吃这几样小菜——”

    沉默了一会儿,傅风雪的声音才再次传了过来。

    “千重,回去吧。”

    皇千重的表情变得激动起来,说道:“叔,为什么?难道我就当真差到这种地步?我只是想和父亲叔叔你们一样能够为龙息做点儿事情——为什么就这么难?”

    “回去吧。”傅风雪再次说道。“你来了之后失去的比你得到的更多一些。”

    “我来了之后得到龙息,我离开之后能得到什么?”皇千重反问。“叔,父亲死了。我无依无靠。我能做的只是抱紧那些愿意帮助我的人的大腿——我没有别的选择。”

    “或许他们是害你。”

    “至少他们愿意给我一个机会。”皇千重说道。“叔,如果你们能够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你来了,也得不到龙息。”傅风雪说道。“难道你还没发现吗?龙息是活的,是有生命的。他有骨有血,有魂有魄。可是,这骨这血这魂这魄都不在你这儿——放弃吧。”

    皇千重的双手捏成拳头,然后又缓缓的松开,笑着说道:“叔,我明天再来给你送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