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86章、唯缺杀气!
    第986章、唯缺杀气!

    女神也有小女人可爱的一面。当然,这一面只在极少数人面前展示而已。

    或许,只有在秦洛面前才会呈现。

    秦洛知道她心里还在记着刚才他说的那句‘我们家牧月’的话,笑着说道:“那你是谁家的闻人牧月?”

    “我自己的。”

    “总会成为别人家的。”秦洛肯定的说道。

    “不一定。”

    “难道你准备终身不嫁?”

    闻人牧月伸手折了一片竹叶捏在手上,反问道:“为什么要嫁人?”

    “———”秦洛一下子被问住了。

    他还真想不出来闻人牧月必须嫁人的理由——为了生孩子?

    闻人牧月轻声叹息,很清晰,也很沉重。

    秦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和闻人牧月认识那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发出这样的叹息声——在她身中蛊毒生命危在旦夕时也仍然保持着坚定乐观的心态。

    是为难?是遗憾?还是其它?

    秦洛很想出声询问,可是,她会告诉自己答案吗?

    “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积蓄足够的勇气。”闻人牧月说道。“我不知道我的勇气从何而来。有时候,我真的很钦佩白破局。他能做到,我做不到。”

    秦洛伸开双手,说道:“我的胸怀虽然不够宽广,容纳你还是绰绰有余。”

    闻人牧月向前一步,把脸靠在秦洛的怀里。

    秦洛不动,她也不动。

    两人沉默无声的站着,就像是两棵相互依偎的雕塑。

    这一次的沉默显得格外冗长,还是秦洛率先打破了平静,笑着说道:“我还答应带你出去旅游呢。”

    “我以为你忘了。”

    “没有。我时刻准备着。”秦洛说道。

    “等这场战争结束以后吧。”闻人牧月说道。“或者——等我一无所有。”

    “一言为定。”秦洛说道。

    ————

    ————

    宽大豪华的古典式书房里面摆着整整一堵墙的书籍,天文地理、世界名著、各国禁书甚至还有一本美国之父乔治?华成顿手抄版的《圣经》——

    可是,这些书籍大多数都是崭新的,几乎没有任何翻动过的痕迹。

    可见,书房的主人是一位附庸风雅却又不愿意把太多的时间放在书本上的懒人。

    “——爸,你和大伯要忍到什么时候?闻人牧月独掌家族大权,所有的产业都由她一手掌控。我们每个月领钱还要经过她的签字——她不把我们当回事儿也就算了。连她那个野男人都在我们面前嚣张跋扈,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你看看我的脸被他打成什么样子?他们像是拖死狗一样把我丢在院门外——你不为自己着想,你也为我们想想啊。以后我们怎么办?在她手底下还有活路吗?”闻人自息指着自己肿成猪头的脸颊愤怒的吼道。

    “闭嘴。”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声喝道:“你自己丢人现眼还不够,还想让我出去给你出头?做梦。”

    “你是给我出头吗?你是给自己出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我是你的儿子,他打的是我的脸吗?他分明打的是你的脸。”闻人自息冷哼着说道。“雅歌被他们赶走了,我被他们煽脸——爸,他们是为了对付我们吗?他们分明是把矛头指向你啊。”

    “是谁让你去切断电源的?”男人声音阴沉的问道。

    “我只是想要给那些废物一个教训。”

    “是谁?”中年男人突然间提高了质问的音量。

    闻人自息惊恐的看了阴影中的男人一眼,说道:“爸,真的没有人指示我。我就是不甘心她的位置越坐越稳,想要给她一点儿教训——”

    “结果反被别人教训了?”男人冷笑。“我告诉你,老大那边没有动手的时候,你就千万给我忍耐再忍耐。我不想做别人杀人的刀子。”

    “爸,我知道了。”闻人自息低头说道。

    “出去吧。这件事我会找他们几个商量的。总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

    “谢谢爸。”闻人自息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从书房里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闻人自息从里面锁上房间门,然后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隐藏的号码。

    “怎么样?”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苦肉计失效。”闻人自息对着镜子按揉脸上的伤痕。“他没有动手的准备。”

    “蠢材。”男人声音阴厉的骂道。“如果他再不动手的话,我就会让闻人牧月对你们动手了。你应该清楚我手里掌握你的很多资料——如果闻人牧月收到这些资料会怎么样对付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这样对你也没有好处。”闻人自息着急的说道。“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时间不多了。”男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闻人自息听着话筒里滴滴的忙音,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阴厉狠辣,就像是一头被逼上绝境走投无路的孤狼。

    ————

    ————

    “将军。”

    闻人霆把手里的炮推过去瞄准对方的‘帅’棋,一脸得意的对对面的龙王说道。

    龙王皱着眉头仔细的研究了一番棋局,只得弃子认输,说道:“我们这些当兵的就是没有你们这些经商的脑子好使。这一局我又输了。”

    “哈哈,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兵的也有下棋下的好的——我和王泥猴下了十局只能赢四局。他的手段多着呢。”

    龙王冷哼一声,说道:“我上次还和他孙女说起这事儿。王泥猴当年也是一军中一条好汉,现在年纪大了变成属狐狸的了。”

    “是侧重点不一样了。”闻人霆老爷子说道。“现在年纪大了,打不了架训不了人,又整天没事可做——能做什么?也只能种种草钓钓鱼每天打打棋谱了。棋技突飞猛进不足为奇。”

    龙王一边重新摆棋子,一边说道:“既然你有志养老,干脆就把手里的那一摊子事交给孙女得了。她没有顾忌,你也少了份心事——不是一举两得?”

    闻人霆看了龙王一眼,笑着说道:“怎么?给我那孙女做起说客来了?”

    “她没找过我。”龙王说道。

    “我知道。我那孙女的脾气我还不了解?她宁愿输阵,也不会求人。她要是愿意求到你这儿来我就放心喽。是秦洛那小子找过你吧?”

    “哈哈。他倒是和我提过一嘴。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放心把权力移交出去?”龙王说道。“我看这丫头的性子就很好。不卑不亢的,看着就让人觉着舒服。”

    “那是。你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孙女。”闻人霆得意洋洋的说道。

    “老家伙,别打哈哈。和你谈正事呢。我真觉得你这孙女不错——聪慧细心,可成大事。”

    “这个我也知道。”闻人霆叹了口气。“可是你只看到了她的优点,她的缺点你没看出来。”

    “这我倒好奇了。”龙王说道。“我还真没看出来她有什么缺点。”

    “过刚易折。不懂变通。”闻人霆说道。“最不让我放心的就是这孩子面冷心热,太重感情。这么说或者你骂我冷血无情——要是二十年前,这‘太重感情’四字是优点,天大的优点。可是现在——大家都没有感情了啊。和没有感情的人谈感情,哪里还会有赢得机会?”

    “所以,你为她准备了这些磨刀石?”

    “她还没有适应自己的角色变化。”闻人霆说道。“以前她和别人一样,都是一棵树上的枝干。别人长的粗壮一些,她就希望长的更加粗壮一些——”

    “其实,她现在已经是园丁。她完全可以拿剪刀剪掉那些比她更长更粗壮的枝干——可是她做不来。”

    “唉,终究是女娃啊。”龙王感叹着说道。“你这么做就不觉得残忍?”

    闻人霆脸色凝重,说道:“我现在把她扯出局,对她不是更残忍?”

    “就跟下棋一个理儿,每走一步,退路就少了一条——最后退无可退,只能白刀子见血。”

    有一句话闻人霆没有说出来,也不能讲出来。

    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唯缺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