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85章、我不是你们家的闻人牧月!

第985章、我不是你们家的闻人牧月!

    第985章、我不是你们家的闻人牧月!

    “诬蔑。”闻人自息指着李乐骂道。“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谁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没有证据。”李乐遗憾的摊开手掌说道。“所有的进入痕迹都被他清除掉了。”

    “这样也行?那不是任由你们说了?”闻人自息冷笑着说道。“姓秦的,你就算想栽赃,也得找个聪明一点儿的借口吧?找这么一个小瘪三来是不是太没档次了?”

    “你这是输不起了?”秦洛冷笑着说道。

    “我输不起?是你们输不起吧?信息中心网络安全漏洞百出,你们竟然还在拼命的帮他们打掩护——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这要问你父亲。”闻人牧月说道。“信息中心安全维护这项去年拨款六百万美金,今年拨款八百五十万美金——投入这么多钱却给我一个漏洞百出的安全系统,这是不是证明他的失职?”

    “你——”闻人自息发现自己如果揪着信息中心的网络安全问题不放的话,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老爹的脚。“这是因为我父亲平时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到这一块儿的工作。再说平时也很少有人来住,大家对安全问题也就稍微忽略了一些。现在父亲得知有贵客入住,所以立即让我过来检查疗养院各方面的运转情况,生恐出现什么问题导致招待不周——可是,我的工作却被你们打断了。”

    “当然要打断了。”秦洛冷笑着说道。“刚才有人趁着断电空隙企图攻击入住贵客,幸好保镖及时赶到,不然后果难以想象——闻人自息,我倒是要问问,你想干什么?”

    “你胡说。断电时间总共不足五分钟,别人怎么可能知道?”

    秦洛阴沉沉地看着他,说道:“这正是我奇怪的地方。闻人自息,我们怀疑你是不是和企图攻击入住贵宾的凶手是一伙的?”

    泼脏水谁不会?扣帽子谁不会?

    既然你要玩,那就和你玩一个大的吧。

    “血口喷人。”闻人自息被秦洛气得死去活来。“你这是血口喷人。你说有人攻击贵宾,凶手呢?你们抓到了吗?”

    “跑了。”秦洛说道。

    “你以为这种低级的手段就能够打击到我吗?”

    “同理。”秦洛不屑的看着闻人自息,说道:“你以为你这种拙劣的小伎俩就能打击到我——们家牧月?”

    秦洛偷瞄了闻人牧月一眼,见到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这种‘怪异的称呼’而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接着说道:“我猜你这么做肯定没有得到家人的授意吧?至少你父亲肯定不知道。只要是稍微有点儿智商的人都不会用这样的手段——”

    “姓秦的,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以为靠抱上我们闻人家一个女人的大腿就能够在这儿作威作福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说话?你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们全都赶出去?”

    听到闻人自息在哪儿狂妄自大的叫嚣,闻人牧月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丢出去。”

    再次从她身后冲出来两名保镖,架着闻人自息的手臂就往外面拖去。

    “闻人牧月你这个贱人,你帮外人来对付自己的家人——你有本事把我们全都杀了?你不就是想这么做吗?闻人雅歌已经被你逼走了,你再把我们全逼走整个闻人家族就是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的了——来啊。杀了我啊?”看到闻人牧月再次让保镖对付自己,闻人自息的肺都气炸了,也顾不上保持世家公子的风范了,扯着嗓子就破口大骂,什么脏字都能说的出来。

    “等等。”秦洛出声喊道。

    保镖听到秦洛的命令,回头看向闻人牧月,看到她微不可闻的点头之后,这才停住了脚步等着秦洛。

    秦洛走到闻人自息面前,看着他狰狞扭曲的面孔已经变成赤红色的眼睛,笑着说道:“问你三个问题。第一,你觉得我是在贪图你们闻人家族的财产?”

    “难道不是吗?”闻人自息讥笑着说道。“难道还有不爱钱的?姓秦的,不得不承认你还是很有手段的。一招以退为进玩的是炉火纯青啊——当时你来退婚,我们还真以为你舍得放弃做闻人家的上门女婿呢。没想到你这么做是为了搞定这个女人——嘿嘿,燕京第一美女的滋味还不错吧?”

    秦洛笑笑,接着问道:“第二个问题。除了闻人牧月,你觉得闻人家族谁还能让闻人企业突破瓶颈保持高速发展的状态?”

    闻人自息一愣,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他们争权夺势是因为他们不想让闻人牧月一个女人大权独揽,至于争下来之后企业的发展问题——他还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

    “你还真是抬举她。你以为离开她地球就不转了吗?有本事让她把位置交出来——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好。”闻人自息强硬的说道。

    至于能不能做好——谁还在乎呢?反正大权已经在自己手上了。

    “好吧。第三个问题——这个问题你一定要好好想想,认真的回答。你说我敢不敢煽你耳光?”

    “你敢动我——”闻人自息大怒着说道。

    “答对了。”秦洛一耳光煽在闻人自息的脸上,笑着说道:“我确实敢动你。”

    接着,他又连续的往闻人自息脸上抽了十几记耳光。

    犹不觉得解恨,又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闻人自息惨叫一声,趴在地上像是一条受伤疯狗般的哀嚎。

    “可以拖出去了。”秦洛说道。

    保镖会意,抬起地上的闻人自息就往外面走去。

    杰克看到主子被人打得屁滚尿流,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就站了起来,满脸堆笑的说道:“呵呵,不关我的事儿。我是他花钱雇的——他确实告诉过我管理员权限密码。我是有了密码才能够避开系统预警装置的。其实——其实你们的系统安全做的很不错。”

    “写一份认罪书。然后滚蛋。”这种欺软怕硬见异思迁的小人秦洛都懒得看上一眼。

    “是是。我现在就滚。现在就滚。”杰克狼狈而去。

    秦洛拍拍李乐的肩膀,说道:“做的不错。”

    李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检查了一下系统。”

    “嗯。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

    “有。”

    “需要他帮忙改进一下吗?”秦洛看着郑俊宇说道。

    “好的好的。”郑俊宇连连答应。“求之不得。我们求之不得。”

    又转过脸看向李乐,说道:“不知道小兄弟在哪儿高就?有没有兴趣来我们信息中心工作?我们这儿就需要你这种技术型人才。条件你可以自己开嘛—”

    二十一世纪最珍贵的是什么?人才。

    秦洛懒得再出声解释李乐是挖不动的,想必李乐最后的态度就能够说明一切。

    把李乐留在了信息中心,秦洛和闻人牧月并肩向外面走去。

    “都散了吧。”闻人牧月对马悦说道。

    马悦和一个黑衣男人打了个手势,跟在闻人牧月身边的众多保镖四散分开,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秦洛看了闻人牧月一眼,两人没有说话,却默契的一起迈步闲散的在院子里漫步。

    在一丛紫竹林前停了下来,闻人牧月看着挺直俊秀的竹节发呆。

    “为什么这么做?”闻人牧月的声音像是从外太空传来的一般,细微,缥缈。

    “他骂我们是奸夫淫妇——这太冤枉我了。除了牵过你的手外我可没做其它的吧?”秦洛自我调侃着说道。

    闻人牧月没笑,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的脸看着。

    秦洛知道这个理由解释不了自己的反常动作,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是想帮你下定决心。”

    “你觉得我很软弱?”

    “我是觉得你太看重他们了。”秦洛叹息着说道。“不把这些问题解决,你就会一直被他们给羁着绊着。攘外必先安内,内部问题不解决,向外扩张的时候就总是会畏手畏脚的。你要知道,还有更大的一场战争在等着你呢。”

    “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渴望。”闻人牧月说道。“我不想学白破局。”

    “你没必要学他。”秦洛说道。“有一个白破局就够了。他们不是一直逼宫吗?你也是时候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了。不然的话,他们就会认为你好欺负——还你那个狐狸爷爷,他也得站出来表态了。不行的话你就撂挑子好了——大不了我拿钱给你投资家公司玩。过几年咱们去把闻人企业给收购了。”

    也不是没有先例。秦洛给厉倾城搞了个倾城国际,结果不是把仇氏的企业全给吞了?

    闻人牧月瞥了秦洛一眼,说道:“我不是你们家的闻人牧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