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83章、美女赋予的力量!

第983章、美女赋予的力量!

    第983章、美女赋予的力量!

    秦洛虽然不是闻人家的女婿,但却是和闻人家族接触最频繁的一个外姓人。

    特别是这家疗养院,没有人比他来的次数更多更频繁了。

    先是爷爷秦铮受了枪伤住进来,接着自己和大头同时住进来,再接着师父龙王住进来——

    不说疗养院的主治医生们都和秦洛建立了不算很好却很熟悉的关系,就连楼道打扫卫生的大嫂每次看到秦洛的时候也会赶紧避让到一边满脸堆笑的主动打招呼‘秦先生,您又来了’——

    所以,秦洛在这家疗养院算是轻车熟路。从龙王那儿离开后找了个保镖问了一声,便得知闻人牧月往信息中心这边赶来了。

    秦洛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黑衣男人拿着计时器在计时还觉得很有趣。

    不过,他看到现场的气氛有些紧张,就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站在门后的角落里,甚至最前面的闻人牧月都不知道他的到来。

    “46——45——43——21——9——8——”

    随着黑衣男人一字一顿的以一个极有韵律严格控制的节奏报出一个个的数字,闻人自息的表情也发生多次的变化。

    报数字50以前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是不屑和被激怒了的孤注一掷。

    报到数字30以前的时候,他脸上的不屑消失了,眼里的怒意也融化了不少,表情开始变得凝重。

    当黑衣男人数到10的时候,任何人都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到紧张——还有一丁点儿鱼死网破的疯狂。

    “5—-4—-3—-2—-1—-时间到。”

    “丢出去。”闻人牧月干脆利落的说道。

    哗——

    话音刚落,便从她的身后冲出来两个黑衣保镖。他们是闻人牧月的玄字号保镖,无条件的执行闻人牧月的任何命令,并不顾忌闻人自息的身份,一人架着闻人自息的一只胳膊拖着他就往外面走去。

    “等等——等一等。”闻人自息大声喝道。“让他们放手。我同意供电。立即供电。”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两个黑衣保镖这才把他放开,然后又沉默无声的退回原来所站的位置。

    闻人自息的心里杀气弥漫,却知道这个时候的闻人牧月势大是他无法抗衡的。

    他揉了揉被抓痛的手臂,对站在他身后戴着棒球帽捧着破烂IBM的同伴说道:“杰克,恢复供电。”

    “好的。”杰克答应了一声,手指在电脑上一阵霹雳啪啦的敲打,说道:“现在OK了。”

    话音刚落,刚才漆黑一片的疗养院瞬间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所谓的电脑高手确实有几把刷子。

    自己的目的达到,闻人牧月转身就走。

    对于闻人家族的某些人,虽然大家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可是,她都不愿意正眼看他们一眼——当然,他们对自己也是同样的心态。

    特别是上次闻人牧月中蛊毒事件后,借助秦洛的受伤把闻人雅歌给赶了出去,这更是把所有的矛盾给桌面化。

    悲剧的是,闻人牧月是一个孤独的战士。除了她那个什么忙也帮不上什么事都做不了的花痴弟弟外,几乎所有闻人家族的人都站在她的对立面。

    就连她的父亲(当然,闻人牧月和闻人照也不愿意承认有这样一个父亲)——也对他们姐弟相当的不满——

    好在闻人霆老爷子还活着,并且强力支持闻人牧月掌权。不然的话,这些人联合起来指不定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

    闻人牧月有企业管理权,却没有家族股份的分配权。

    这个权力掌握在闻人霆的手里。只要他一日不把这个分配权下交给闻人牧月,闻人牧月就不能奈何他们。

    因为他们都是闻人家族的嫡子嫡孙,他们都有着家族的继承权。甚至有不少人的排位还在闻人牧月的前面——

    更重要的是,如果闻人霆老爷子去逝的话,他们也都有权分配家族股份或者财产。

    双方都难以奈何对方,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眼不见为净。

    平时这些人除了偷偷摸摸的搞些小动作占些小便宜外也没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像闻人自息这样光明正大的冲上来找茬闻人牧月还是头一遭遇到。

    闻人自息看到闻人牧月要走,出声喊道:“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闻人牧月看到了秦洛,和他点了点头。

    “难道你就这么走了吗?”闻人自息说道。“我想问你,我做错了什么?这家疗养院是不是在我父亲的职责管辖范围?”

    “是的。”闻人牧月说道。闻人牧月独掌家族企业大权,其它的一些不太重要的企业,譬如疗养院啊阳景山的度假山庄啊员工培训基地啊还有酒庄车队或者小额投资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由他的这些叔伯在管理。

    闻人牧月也乐于把这些权利下放。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无事生非。

    如果什么事都不让这些人做,他们闲着无聊的时候也就尽找自己麻烦了。

    像这家疗养院就在闻人牧月的二伯手上。以前她根本就没把一家退休员工的疗养院放在眼里,平时闻人牧月几乎是不来这里的。

    自从认识秦洛后,来这家疗养院的次数才逐渐增多。

    可是,疗养院上上下下全都是由二伯一手操控打理——或许他本人也没有来过。但是,如果他想借助疗养院搞出点儿事情出来还是很方便的。

    她现在想要把疗养院收回手上也很困难。按照家族规定,职务分配需要通过家庭会议来商讨。

    闻人牧月实在不愿意轻易启动那个会议,因为她和弟弟基本属于炮轰的角色。

    谁让她最年轻权力却最重呢?

    “既然这样,我受父亲委托来检查督促疗养院的工作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不应该断电。”

    “我断电可以重新供电。要是别的有心人断电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闻人自息冷笑着说道。“难道你掩耳盗铃的告诉自己疗养院的网络防范很安全就行了?”

    “这是你们的问题。”闻人牧月冷声说道。“我只需要结果就行了。”

    “是的。这是我们的问题。我也在解决问题。我断电十分钟就是给这些废物一个提醒——可是你却强行中断我的工作。”

    “你的工作方式太愚蠢了。”

    “———”

    闻人自息知道现在不是生气发怒的时候,那样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他努力的压抑住心中即将喷发而出的火气,笑着说道:“好吧。你是家主,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你的意思是疗养院的防护网络就这样了?任何一个人都能够轻易的攻破?”

    闻人牧月原本想说这是你父亲的工作范围,应该由他来负责加强网络的防范工作,可是想到他们的工作态度,也就放弃了这样的白痴想法。

    她转过脸看向信息中心负责人郑俊宇,问道:“什么情况?”

    “他们——他们攻破了我们的防火墙。而且预警机制没有报警。”郑俊宇低头羞愧的说道,都不敢正视闻人牧月的眼睛。

    在这个漂亮的女上司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证明自己实在是太无能了。

    果然,闻人牧月的眉头皱了起来。

    难道信息中心的安全防护处于瘫痪状态?

    今天的停电可以找闻人自息恢复供电,如果明天晚上再停电呢?

    那个时候你还用什么理由找闻人自息?他完全可以说自己不在场不知道情况。

    闻人牧月沉默不语,郑俊宇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也正是这一眼,让他说出一句原本不符合他性格的话——

    “我觉得——我们是应该可以挡住的。”郑俊宇说道。这是美女赋予的力量。

    闻人牧月也担心这其中有隐情,就说道:“重新测试一次。”

    “是。”郑俊宇的心情莫名的激动,能够和这个女神上司说话——就是被炒鱿鱼也值了。

    杰克冷哼着说道:“不服气是吧?那我就让你们输个心服口服。现在我把安全中心的管理权限还给你们——然后我再次把它抢回来。到时候你们就无话可说了吧?”

    “不可能。”郑俊宇无比坚定的说道。他和身边的金发老外说了几句话,然后老外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三分钟——

    仅仅用了三分钟——

    信息中心网络再次瘫痪,杰克再次抢走了管理员权限。

    秦洛走到闻人牧月身边,笑着说道:“我找个朋友过来帮忙吧。他对这一块比较熟悉——”

    “好。”闻人牧月说道。如果说她对闻人家族的人的信任度为零的话,她对秦洛的信任度是一百——或者九十。

    最少不低于八十。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