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80章、放火上烤!
    第980章、放火上烤!

    秦洛帮龙王针灸过两腿重要穴位以及腰椎后,一边收拾针盒一边说道:“皇千重成了龙息队长?”

    “代队长。”龙王冷哼着说道。

    “怎么?不甘心?”秦洛难得看到龙王像是一个小孩子般的发脾气。

    “不是不甘心,而是外人都不知道其中的玄机。”龙王嘿嘿地笑着,就像是一只——不是,一头咧开大嘴巴傻笑的大狗熊。憨厚又有点儿吓人。

    秦洛有时候会在心里疑惑,也没看到他抽过什么烟吃过什么带色素的食物,牙齿怎么就黄到这种程度?

    “嗯。什么玄机?”秦洛拉了张椅子坐在龙王的面前,像是认真听讲的小学生一般。

    “代队长虽然能够暂时履行队长职务,可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龙王原本无事,也想着把心里憋着的一肚子事找个人好好聊聊。恰好秦洛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也有心想要多点拨点拨这个从未在官场厮混过却悟性惊人的年轻人。“代队长有一个考核期,考核通过就能够转正。考核期通过不了就另作它用——你认为他的考核期能通过吗?”

    “为什么不能通过?”秦洛怀疑的问道。按道理讲,既然上面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就证明这件事已经是板上订钉了啊。如果最终他考核不通过,不是证明上面决策失误吗?

    “队员的配合以及整体协调能力。”龙王自信满满的说道。“龙息自成一体。所有的队员都是同吃同睡,两两一组执行任务,是可以在战场上托付后背的过命交情——你可以说这是他们的优点团结齐心,也可以说这是他们的缺点非常排外。如果不能给他们选一个信服的人做队长,他们的反弹是非常强烈的。”

    龙千丈的视线转向东方,哪儿是龙息所在的方向,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皇千重今天应该吃灰了吧?”

    “既然这样,为什么上面还要把他派下来呢?为什么不直接选派一个能够发挥龙息作用的队长下来?”

    “哪有那么容易?”龙王摇了摇头。“千百年来,华夏官场文化都讲究一个‘斗’字,想要敛财,先斗赢了对手再说。想要为老百姓做点儿实事,也要先斗赢了对手再说。屁股决定思维,你都没办法坐上哪个位置,又怎么可能去实实在在的去做事情?你凭什么做?谁听你的?”

    “————”秦洛知道这样的情况,可是也只能一声叹息。

    “难道他们就不明白这一点儿吗?”秦洛又想到了新的问题。“他们知道这种结果的话,怎么还会把皇千重放到这个位置上?”

    “他们知道,但是他们无可奈何。”龙千丈一脸霸气的说道。“龙息是我和风雪天明三人一手缔造,就算我们死了,对龙息的影响力也不是普通人可及——他们想要这样的权力,就只能派出人来争抢。不争不抢又怎么拿走?说实话,皇千重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如果不是他的私心过重,我也赞成把龙息交到他手上——可惜——”

    “现在双方是在博弈。我赌的是皇千重无法掌握龙息局面,而他们押宝皇千重可以掌握大局——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秦洛想到龙息里面的小李探花火药猴子老鼠和尚以及军师等人,会心的笑了起来。

    有他们在,皇千重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况且,还有身份特殊的离留了下来。她就等于是龙王的代言人——她在,就等于龙王在。

    那些龙息成员又怎么可能会听从皇千重的话?

    秦洛看着龙王,说道:“师父当时是故意避让的吧?“

    “有这么一点因素。”龙王并不否认。“不过,他们的攻势也确实很猛。为了救你出来,不少老人站了出来让你大涨声势。可是,田真那老狐狸一吐血一晕倒,又给他们那边加了不少分——他们都说皇千重才比天高,那就把他放在这火炉上烤一烤吧。看看他是真金还是废铁——”

    “说不定就烧出一块废铁。”秦洛笑着说道。“有离他们在,皇千重看来很难如愿了。”

    “现在就担心一种情况。”龙王说道。

    “什么情况?”

    “拖。”龙王说道。“他们可以把皇千重的任期给无限拖长。到时候老的龙息成员退役,新的龙息成员都是他们一手挑选——那个时候,龙息就是另一个龙息了。”

    “那现在怎么办?”秦洛问道。

    “等军师回来。”龙王说道。

    “军师去哪儿了?”因为涉及到军事机密,所以秦洛一直没有主动询问军师的下落。

    可是,龙息出现这么大的变故,军师却一直没有现身,这就让秦洛的心中一直悬空着。

    军师是龙息的全能人才,论能力论资历都不比皇千重差。而且在龙王瘫痪皇千重没有入主之前她一直是实际上的队长——

    只要她回来,皇千重的地位就更是岌岌可危。

    想到这儿,秦洛觉得皇千重其实也是挺可怜的。

    他不是主角。他只是龙王和对手对攻的一枚棋子。

    他的死活没人在意,大家在意的只是输或者赢。

    “自己呢?”

    秦洛突然间想到这样的问题。

    龙王虽然外表粗狂,可是粗中有细。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更是可以看出他的计谋层出不穷,就连那些老油条都会吃憋上当——

    秦洛很想问他‘我是你的什么’,但是担心他会回上一句‘你是我的优乐美’——那样就天雷阵阵夏雨荷了。

    不过,秦洛相信龙王。没有理由的相信。正如他愿意把诺大的倾城国际完全交到厉倾城的手上一样。

    他们一个是秦洛的女人,另外一个是秦洛的男——师父。

    “执行任务。”龙王笑着说道。“一个必须要她亲自出手才有可能成功的任务。”

    “对手很强?”秦洛问道。

    “很强。”

    “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

    龙王看了秦洛一眼,笑着说道:“有你在,我不担心。皇千重很懂得借势,这次他利用完田真仍然能够得到这个位置就可见一斑——你们俩都属于外柔内刚的风格,这次就看看你们这两头小狐狸能够摆出什么样的格局吧。”

    秦洛笑笑,没有接话。

    从龙王的小院里出来,恰好看到闻人牧月的豪华车队缓缓开来。

    秦洛站在小径边等了等,就等到闻人牧月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即便是在自己家的疗养院里她的守护力量也仍然没有任何放松,由此可见闻人家族对她的重视程度。

    身穿一套样式新潮裁剪合身的黑色制服,脖子上系着一条白色丝巾的闻人牧月给人一种更加冷艳的感觉,比国际时尚模特还要更加的有大牌范儿。

    灯光的映衬下,她的脸仿佛在闪闪发光。周围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所有人的脸都像是做了‘渐淡’处理,可是她的脸却在秦洛的眼睛里越来越清晰。

    这就是气场!

    “回来了?”秦洛笑着说道。就像是提前归家的丈夫看到下班回来的妻子而自然而然的打招呼。

    问完之后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么无聊的问题?

    “嗯。”闻人牧月还算配合,轻轻应了一声。

    “工作忙的话,不用每天过来。”秦洛笑着说道。

    闻人牧月就往自己的小院里走,说道:“我是主人。有贵客在理应回来招待。”

    “那我住院的时候你怎么不回来招待?”秦洛调侃着说道。

    “因为你不是贵客。”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太伤人了吧?”秦洛哀嚎着说道。

    “姐夫,那是因为姐姐没把你当外人啊。”闻人照从屋子里走出来。“你想啊。你都是我姐夫了,姐姐还用得着把你当贵客吗?这多见外啊。”

    “话多。”闻人牧月瞥了闻人照一眼,从他身边穿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秦洛看着闻人照问道。

    “等你啊。”闻人照笑哈哈的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会来。就留在这边等你。结果不小心睡着了。”

    “等我干什么?”秦洛问道。

    闻人照瞟了隔壁一眼,压低嗓门说道:“听说隔壁住着的老爷爷是个武林高手,我想跟着他学功夫。我想过了,我不适合做明星,我想学功夫给姐姐做保镖。”

    “————”秦洛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上。这小伙子太有理想了。

    “我可以帮忙问问。”秦洛说道。“教不教我可不敢保证。”

    “好的好的。谢谢姐夫谢谢姐夫。”闻人照兴高采烈的说道。

    突然——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停电了?”秦洛问道。

    “是啊。”闻人照说道。“奇怪,这儿有独立的发电机,应该不会停电才对啊。”

    秦洛闻言,拔腿就往龙王的住处跑去。

    (PS:我太佩服你们了。竟然有八岁就初恋的?老柳八岁时还不知道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区别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