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79章、你不配!
    第979章、你不配!

    在华夏国,奥迪车被赋予了特殊的寓意。

    而如果挂着红字头车牌的话,那更是证明了这辆车有着官家的身份象征。

    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平稳的行驶在路上,中间始终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不疾不徐,像是有着某种默契和韵律。

    在后面一辆车子上坐着四个人,主驾驶室开车的司机,副驾驶室戴着眼镜的秘书人员。

    后排宽松的位置上只坐了两个人,一个是一身裁剪合体的黑色西装里面配着白色衬衣的皇千重,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装剪着极富攻击力短寸发型的中年男人。

    “要不要陪你进去?”男人出声问道。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直视前方,像是在和坐在他前面的人说话一般。

    “不用。”皇千重眯着眼睛笑着说道。“我自己进去。”

    “你应该清楚——你成为代队长的争议很大。而且,龙息里面也一定会有人不服气。”

    “这是我的事情。”皇千重说道。“你今天送我进去,明天呢?我还是要自己走进去。既然这样,今天就让我独自去面对吧。总不能让他们给看低了。”

    “随你吧。”中年男人说道。“车子在门口停下。”

    男人的第二句话是对前面的秘书讲的,秘书赶紧和前面的‘引路车’进行沟通,然后车子在疗养院门口停了下来。

    中年男人打开手里的文件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盖着钢印的任命书递给皇千重,说道:“好自为之。”

    “劳烦赵叔叔一路护送。”皇千重恭敬的说道。

    “以前是因为你父亲的原因,现在——希望你的表现能够让我们满意。”男人简洁直白的说道:“我们不会去搀扶一个瘸子,因为就算扶起来了他还是会摔倒下去。”

    “我明白。”皇千重郑重点头。“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去吧。”男人说了一句话,然后他所乘坐的奥迪车便拐了个弯调头离开。

    此时正是正午,风平叶静,阳光正烈。

    斯文清秀的年轻男人站在大门口,眯着眼睛看着没有牌匾和题字的大门,看着里面的幽深和往昔,也看着里面的荣誉和屈辱——

    “又回来了。”皇千重轻声对自已说道。“这次,我不会再走。谁也不能把我赶走。”

    说完,便大踏步的往里走去。

    皇千重来到演武馆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上面明明已经给这边打过电话,说今天新队长会来上任,让所有留守队员和工作人员来演武场集合开会。

    很显然,他们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无视。

    赤裸裸的无视。

    皇千重的嘴角抽了抽,然后问站在身后的演武馆工作人员,问道:“其它队员呢?”

    “在野营训练场。”工作人员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谢。”皇千重对着工作人员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出张开大嘴仿佛是在耻笑他的演武大厅。

    野营训练场是在龙息疗养院的后院,哪儿专门开辟了一块空地用来给队员做日常的体能训练。

    果然,皇千重走过去的时候,看到几条人影在晃动。

    小李飞刀的双眼被黑绸蒙上,他的身体像是一只猎豹似的在树林中穿梭。凡是他所碰到的动物或者飞鸟蚊虫无一活命,而杀死它们的有可能是一把刀子一块石头一根树枝或者几根松针——

    火药的脸侧向一边,正对着移动活靶开枪射击。枪枪爆头,无一例外。

    猴子和老鼠两兄弟在近身博斗,两人时上时下时而纠缠时而分开,动作快的不可思议。

    他们每一个人看起来都非常繁忙,或者这就是他们没有去演武馆集合的原因。

    当然,也有例外。

    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孩子侧身躺在不远处的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表情悠然的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皇千重走过去,大声喝道:“集合。”

    啪——

    小李探花又丢出一块石头,把一只苍蝇给砸的粉碎。

    砰砰砰——

    火药又连续开枪,无空隙换子弹,一十六枪连续爆破十六个人偶的脑袋。

    啊哦哈——

    猴子和老鼠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拳出如风,伴随着口中的吆喝声格外的气势十足。

    更让皇千重吐血的是,那个黑衣少女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似的,甚至连转过脸来看他一眼的兴致都没有——她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空上的浮云。

    “队长训话。集合。”皇千重再次吼道。

    这下子人群终于有了点儿反应,小李探花奔跑过来,摘下眼睛上的面罩,笑呵呵的看着皇千重,说道:“哟,你就是我们的新队长吧?来,让我看看任命书。可别来一个冒牌货。”

    皇千重虽然怒火中烧,可是仍然强忍着没有发泄出来,嘴角硬是牵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从口袋里掏出那份来自军部的任命书。

    小李飞刀接过去看了看,说道:“看起来像是真的。”

    老鼠和猴子两兄弟也走过来,瞟了一眼任命书,笑着说道:“不会是假的吧?听说现在外面做假证的很多,二十块钱就能造一个毕业证书呢。一模一样,连证件编号都是真的。”

    “钢印有点儿模糊。得打电话去上面问问——其它的事情可以儿戏,这个可不能儿戏。”

    火药在旁边整理爱枪,连过来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你们觉得这样能改变什么吗?”皇千重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你们改变不了龙千丈离开龙息的事实,也改变不了我成为龙息队长的事实——你们可以怀疑钢印是假的,也可以怀疑这任命书是假的。但是,从这一刻起,我已经是你们的上司,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军令——违抗军令是什么后果不用我再说了吧?”

    “你来了,又能改变什么?”一个冰冷的女声说道。

    皇千重看着大步走来面带杀意的黑衣女孩儿,笑着说道:“离,好久不见。”

    “最好一辈子不见。”离冷哼说道。“你来了又能改变什么?你以为我们会听你的?做梦。”

    “哈哈,离好像对我很有成见?”皇千重笑着说道。“怎么说咱们也算是表兄妹吧?”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和你这种人成为亲戚。”离不屑的说道。“我要是你,我就立即把队长的位置交出来。然后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我也是这么想的。”火药在后面补充着说道。

    “闭嘴。”皇千重突然板起脸大声吼道。“所有队员听令,今天训练任务加倍。没有完成任务者不许吃饭。这是命令。我再次重复,这是命令。”

    没有人动。

    所有人都像是看傻瓜似的看着皇千重。

    “如果你们不遵从命令的话,我将会向军部上报你们的违令行径。”皇千重威胁意味十足的说道。

    小李探花拉住想要争辨的离,上前一步说道:“第一,你只是代队长。代队长和队长的区别在哪儿?有什么权限我们都不清楚,所以也不能胡乱遵守命令。”

    “第二,我们每天的训练任务是龙王规划好的。你必须要取消他的命令才能发布新的命令——”

    “第三——”小李探花脸上的寒意也变的浓郁起来,说道:“就算你向军部反应了又怎么样?能怎么样?削级?面壁?或者说把我们都送上军事法庭?”

    “皇千重,你想着升官,我们都不想。我们做这些——是因为有人值得我们这样做。我们愿意为他去和人拼命,愿意为他去流血受伤,愿意为他去死——你不配。”

    你不配。

    你不配。。。

    你不配。。。。。。

    直到那些人一个个的从面前走过,皇千重的脑海里还翻来覆去的回响着这三个字。

    “啊——”

    皇千重大吼一声,身体快速的奔跑起来,然后高高的跃起,一脚踢向前面的木桩。

    喀嚓——

    用来打桩的结实木头发出断裂的响声,一条条裂隙绷现出来,像是老人脸上的皱纹。

    “我不配?我不配?”皇千重喘着粗气狂笑。“我现在是龙息队长。我有的是时间和你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不能让你们为我死,我能让你们一个个的去送死。”

    他的表情狰狞恐怖,犹如噬心恶鬼。

    (PS:周末到了,祝亲爱的们周末愉快。嗯,再和大家玩一个小游戏。在书评区写出你初恋的年龄和名字——你敢吗?当然,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