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78章、千秋之后谁论功过!

第978章、千秋之后谁论功过!

    第978章、千秋之后谁论功过!

    《道家十二段锦》适时在体内启动,一股清和之气由内自外弥漫全身,让秦洛放弃了这种大逆不道的疯狂想法。

    秦洛看着张仪伊,一脸诚肯的解释着说道:“不是我爱理不理,而是九九太漂亮太聪明太优秀了——我觉得我配不上她。”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把她生出来的——不过你也算好啦。虽然没有那个帅哥厨师长的好看,但是男人长的帅也不能用脸去刷卡啊——关键还是要有能力,要有责任心,懂得关心和爱护自己的女朋友。”

    “是的。我会的。”秦洛装做一幅很是受教的模样。

    “那个——我刚才讲到哪儿了?”

    “你说觉得很奇怪,以洛莘的智商是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的。”

    “对对。”张仪伊点头。“你有什么想法吗?”

    秦洛哪里有什么想法?就算有想法也不敢说出来啊。

    “没有。不过只要她有心干坏事就一定会露出破绽的。”

    “嗯。你以后注意点儿。”张仪伊提醒着说道。“你要适时的关注她,但也不能过度的关注她。”

    “为什么?”秦洛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万一你看花了眼觉得她还挺漂亮的怎么办?”张仪伊说道。“我女儿不在,我得帮她看着点儿。”

    “———”

    在秦洛的竭力配合下,这餐饭终于有惊无险的吃完。

    张仪伊打了个呵欠,说道:“好困。我要回去睡觉了。”

    “我送你。”秦洛心里乐开了花,刷卡埋单时面对那一长排数字竟然也不觉得心痛了。

    “不用。有车在外面等我。”张仪伊说道。

    秦洛心想也是。像张仪伊这样的女人出门,王家人怎么可能不派人跟着保护?要是她被人欺负——当然,这种事情发生的频率极低。她把别人给欺负了倒是一点儿也不让人意外。

    可是,万一发生了怎么办?

    “我送你上车。”秦洛提着椅子上大包小包的战利品起身说道。

    “等一下。”张仪伊说道。

    “怎么了?”秦洛问道。

    张仪伊从秦洛手里接过袋子,把那些花哨的颜色靓丽的或者过度性感的衣服都挑出来,说道:“把这些衣服都寄给九九。她收到了一定会很开心。”

    秦洛一下子愣住了。

    他原本以为这些衣服全都是张仪伊为自己买的,心里还在贬低这个女人的品味呢。

    没想到她是别有用心,这些衣服竟然都是为女儿王九九买的。

    难怪她试衣服的时候都要瘦一些的长一些的,当时秦洛以为她是为了修正自己的身材,现在她才知道了她的真正用意。

    “她匆匆忙忙的跑回来,连家也没回一趟又跑了。我这当妈的说心里不难受是假的——九九大了,她有她自己的选择。虽然我觉得她的选择不一定对,可是她既然认定了,我也只能选择支持她。”

    “她太苦了。一个女孩子在南方摸爬滚打的也很可怜。我们帮不了她什么,她也不需要我们帮什么——你对她好一些。别让她受了委屈。”

    想到自己的女儿,张仪伊的声音有些伤感。她用纸巾擦了擦眼角,保证似的说道:“只要你别让我女儿受委屈,我就不会让你在燕京受任何委屈。”

    “我会好好对她的。”秦洛保证似的说道。

    张仪伊提着几个小袋子轻轻松松的离开,秦洛却觉得自己手里的这些衣服袋子重逾千斤。

    “九九。”秦洛柔声的唤着这个名字。

    爱情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也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他和王九九走到今天这一步,王家那些真心关心九九的人也同样在为他们担忧和祝福着吧?

    ————

    ————

    一张矮几。两张木椅。

    两碗烈酒,一局残棋。

    两个须发皆发的老人相对而坐,一个长发篷松,像是好久都没有梳理过一般。胡子拉碴的,像是一头温和的狮子。

    另外一个老人身穿白色唐装,脚着圆口黑色布鞋。慈眉善目,银白色的短发梳理的一丝不拘。

    他身无它物,唯有手腕上一串腥红色的檀木佛珠颇为招人眼球。

    “好多年没有像这样牛饮了吧?”檀木老人端着手里的一碗烈酒小口抿着,笑呵呵的看着对面一口便把一碗烈酒给狂饮下肚的多年老友。

    龙王抹了把嘴角的酒渍,大笑着说道:“自从得了这该死的怪病,我就再也没有喝过酒了。”

    龙王取下酒瓶再次把自己的酒杯给倒满,说道:“没有交情下酒,这酒喝得也就没有滋味。”

    老人用手点了点龙王,说道:“你啊。还是这幅臭脾气。”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不也没什么改变?年轻的时候喝酒就跟逼你喝毒药似的。现在老了还是这幅德性,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喝茶还行。喝酒就免了。”檀木老人说道。“要不是今天来看你,我这几年滴酒不沾。”

    “你这老抠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说说你来的目的吧。”龙千丈端着酒杯小口的抿着,不再像刚才那般一口一杯的狂灌。

    “眼前这盘棋你还下不下?”老人若有所指的问道。

    “这盘棋你下我就下。”

    “你这老倔驴,非要逼人把话说清楚才行。”檀木老人笑骂道。“我说的不是咱们下的这盘棋,是你和田真下的那盘棋。”

    龙王咧开大嘴狂笑,说道:“他不是吐血住院了吗?还没死啊?”

    檀木老人无奈,说道:“你啊。一辈子亏就亏在这张臭嘴上。”

    “谁阴我,我骂他。谁骂我,我抽他。我亏?我怎么亏了?你让田真跳出来骂个人试试?整天憋着一肚子火气在下面搞阴谋诡计才是真亏呢。”

    “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檀木老人说道。“无论如何,他这步棋走的是很妙的。现在有不少人站出来替他说话。说他受了委屈。”

    喀嚓——

    龙王一把把手里的玻璃酒杯给捏得粉碎,那细碎的玻璃渣子竟然不能伤害到他的皮肉。

    芳香的五粮液酒水浸湿了他的右手,却不见有一丝血星子冒出来。

    “他委屈?我被他赶出龙息就不委屈?”

    “我知道,你也委屈。”老人拍拍龙王的手背说道。“何必动这么大的气?值当吗?”

    “不值。”龙王说道。“但还是气。”

    “气什么?要是我说,你这阶段什么都不要想。你不是收了个神医徒弟吗?好好的让你这徒弟给你治治,把这两条腿给治好了——等到你站起来了,什么阴谋诡计对你来说都没有用了。对不对?”

    龙王警惕的看了檀木老人一眼,说道:“四眼,你就直接说吧。上面是个什么决定?”

    “龙息不可一日无主。皇千重归队成为代队长。”檀木老人说道。

    “有没有转机?”龙王问道。

    檀木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老家伙,别再争了。你这次又没有吃亏,还占了大便宜——田真不是被你逼急了,他会使出吐血晕倒这一招?就算大家同情他,心里对他多少还是有些成见的。而且听说你那个小徒弟很受你那些龙子龙孙的爱戴——知足吧。来日方长。”

    “明白了。”龙王说道。

    “明白就好。”檀木老人说道。“就是把你这头倔驴想不明白,我才跑过来和你说道说道。”

    “我还以为你来是陪我喝酒的。”龙王笑着说道。

    “等你腿好了,我们大饮三杯。”

    “三杯也叫大饮?”

    “你知道我是三杯倒。三杯过后,我哪里还知道你能喝多少?”

    龙王笑笑,说道:“回吧。我就不送你了。”

    老人放下酒杯站起身来,说道:“老朋友。保重。”

    “敌人没死干净,我怎么样也不会比他们先闭眼。”龙千丈狂妄的说道。

    老人用手指点了点龙千丈,一脸无奈的离开。

    等到车声远去,院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残阳。残酒。残棋。还有一个残疾的老人。

    龙王取了檀木老人没喝完的酒杯,一边品酒一边吟歌:

    银辉月下皓发雪没

    帷幕轻烟染夜色

    玉门重掩心弦撩拨

    心事难触摸

    层层城府情谊难夺

    试问人心谁看破

    一曲完杀乱武成祸

    千秋之后谁论功过

    ————

    声音嘶哑,如被利刃割破了喉咙。

    树枝摇曳,落叶飞舞。

    起风了!

    (PS:老柳每次写完一章都会复查两遍。可是有时候还是难免会有错字漏字等问题出现。如经发现,请大家在书评区提出。我看到后会尽快修改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