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72章、舍不得睡!

第972章、舍不得睡!

    第972章、舍不得睡!

    有一家传说中的医院叫高干医院,有一种传说中的病房叫做特护病房。

    身材高跳气质出众身穿粉色制服的漂亮护士每隔半个钟头的一次全方位抽检结束后,躬身问站在一边等候的皇千重,说道:“先生,病人情况基本稳定,只需要多休息一段时间就好。请问您还有什么特别吩咐吗?”

    女人说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把‘特别吩咐’四个字给咬的更重一些。

    皇千重原本想提醒她记得到时间了来换药水,但是想到她们也不敢忘记这样的事情。就随意地摆手,说道:“没事了。你出去吧。”

    “好的。有事您按服务铃就好。”护士小心翼翼的看了皇千重一眼,然后颇为遗憾的离开了。

    每个女人都渴望像灰姑娘一样穿上水晶鞋,每个女人都期待有飞上枝头成为凤凰的那一天。

    难得遇到一个长相帅气而且家境又如此不凡的男人,却没想到他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皇千重哪里会管这些女人的哀怨想法,他的心思全都放在这个熟睡不醒的老人身上。

    秦洛无罪释放,田真吐血入院,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演?

    总导演病了,他这个按剧本出演的小演员有种手足无策的感觉。

    他没想到结果是这样。至少——他不认为他们会输得这么惨。

    “满盘皆输。”皇千重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字眼。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表情变得狰狞。想到秦洛脸上有可能会出现的讥诮以及母亲说的自己连给他提鞋都不配的话,他就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他努力了。真的努力了。

    甚至不惜得罪田真也要把他拖进这潭浑水——可是,为什么还是输了?

    “难道说,自己真的不如秦洛?”

    他不会承认这一点儿。死也不会承认。

    “你是不是心里很不服气?”一直闭着眼睛熟睡的老人坐了起来,看着皇千重说道。

    皇千重赶紧过去帮老人背后垫上枕头,说道:“田叔叔,你怎么起来了?医生交代过,你这是疲劳过度,急怒攻心——要躺下来多休息休息才行。”

    其实医生并没有给出‘急怒攻心’这样的结论,但是他自己把它讲出来把这件事情变成即定事实。这样的话,也便于后面的操作。

    “怎么可能睡得着?”老人反问着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不是输得很不服气?”

    “是的。”皇千重坦白的回答道。“我们准备的那么充分。”

    “是啊。”田真笑呵呵的说道。“我们是准备的非常充分。甚至连我也以为我们胜券在握——可惜,因为你的私心,让我忽略了一个原本不应该忽略的敌人。”

    “龙千丈为什么会赢?因为他了解秦洛,了解自己的徒弟。他把所有的宝都押在了秦洛身上——果然,他押对了。那个年轻人没有让他失望。”

    “田叔叔,对不起。我只知道他出自中医世家,但是却不知道他的爷爷给那么多人治过病——而且这些家族和秦家多年以来没有任何来往,我以为他们——不会有交际。”

    “放屁。”田真怒了。“你了解这些老头子的心态吗?你知道他们的性格吗?爬到他们这个位置的人物会愿意带着别人的人情债躺进坟墓吗?皇千重,或许你不比秦洛笨,但是,你绝对没有他更懂得利用人心。”

    “田叔叔教训的是。”皇千重心里不服气,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做足了。

    田真若有所思的看了皇千重一眼,说道:“我们这次失败,一是输在没有看清楚对手的实力。古话说的好,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第二是输在过于自信。我们在布局,龙千丈就没有手段?我们张开布袋的口子,龙千丈毫不犹豫就一脚把他的徒弟给踢进来了——这原本是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的。以那个老家伙的脾气,他是这么好相与的?可是,我们却自信自大,硬是让他们进入我们的腹地给了我们一次重击。”

    皇千重保持着拘谨的姿态,认真的听着田真在哪儿分析失败原因,

    田真的眼里杀气弥漫,冷声喝道:“最可恨的是自己人的背叛。扬渡倒也罢了,原本就是计划中要舍掉的弃子。汪明葵呢?我待汪明葵如心腹,他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忘恩负义的小人。这样的人已经不适合留在督察部了。”皇千重附和着说道。

    “哼。我倒不是把他们放在眼里,只是他们在这件事情上的反叛让我们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特别是扬渡的证词对我们的损伤太大,这样会让上面以为我们公器私用伺机打击对手。”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做?”

    “怎么做?”田真冷笑着说道。“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我就在这医院里躺着。那群老头子仗势欺人是事实。我就不信没有人站出来替我们说话——这次输了不要紧。只要在争夺龙息主导权的那场战争赢了就行。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谢谢田叔叔。”皇千重感激的说道。直到这个时候田真还没有忘记他的事情让他的心里颇为意外。

    “不用在这儿守着了。回去吧。”田真说道。

    “是。”皇千重知道晚些时候来探望的客人很多,田真不会希望他们看到自己也参与了这次的事件当中去,所以就想要先把自己给打发走。

    皇千重的身影刚刚消失,一个女人就从走廊的另外一侧走了进来。

    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女人站在田真的病床前,笑容温和,眼里带着淡淡的喜意,说道:“这出戏演的真好。反败为胜的大杀招。”

    “难道你不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田真寒声说道。

    “解释?什么解释?”女人故作茫然的问道。

    “他们为什么都不站出来说话?”

    “你觉得他们应该什么时候站出来?在他们过来的时候跳出来和他们打对台戏?”

    “你只考虑你的输赢,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

    “我输了,你就输了。我赢了,你也赢了。”女人语气强势的说道。“好戏才刚刚开始。现在出牌,时机不是更好吗?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好的辅路者。”

    “只要不是垫脚石就好。”田真冷笑。

    女人浑不在意的笑着,说道:“老田,写了这么多年忍字,你的忍耐功夫还是没修到家啊。”

    “我老了。你们愿意等,我不想再等下去了。”田真说道。“你答应我的,就快些兑现。”

    “我会的。”

    ————

    ————

    嘶——

    哦——

    呀——

    霹雳啪啦哼哼哈哈哦哦啊啊——

    衣服碎了。

    床单皱了。

    椅子一条腿骨折。

    这不是暴力战场。这是欢爱现场。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秦洛和王九九数月不见,这次相见又恰逢大难逃生,两人的状态都近乎疯狂,搂抱在一起就啃个没完动个没停战个昏天暗地。

    当他们耗费尽了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时,他们融合在一起的身体仍然不愿意分开,继续保持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亲密状态。

    王九九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呈现一片绯红的颜色,像是花粉过敏的症状一般。

    可是,精通医术的秦洛却知道,这是多次释放后变幻出来的颜色。

    爱一个女人无非体现在这两个方面:你要么给她金钱,要么给她快*感。

    秦洛同学为自己的战斗力深为自豪,天阳之脉的逐渐好转,《房中术》中的秘方传教,现在做运动前都不用再洗凉水澡了。

    “好累。”王九九窝在秦洛的怀里,声音如蚊子嗡嗡。

    “睡一觉吧。”秦洛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香肩,安慰着说道。

    “舍不得睡。”王九九声音慵懒的说道。她的眼睛阖上又睁开,很勉强的支撑着。

    “为什么?”秦洛问道。

    “一觉醒来就天亮了。又要回羊城了。”

    秦洛一愣,问道:“怎么那么着急?难得回来,怎么不在燕京多玩几天?”

    “你以为我不愿意啊?”王九九说道。“我正在参加初级军官特训营呢。按照规定,所有队员都不可以临时缺席。如果缺席的话,到时候就不能从特训营毕业。我偷跑出来——”

    “你是偷跑出来的?”秦洛再次大惊。他听说王九九是和王老爷子一起去督察部营救自己,还以为她回来是得到了家里和部队的许可呢。

    “也不算是偷跑——就是打伤了两个抓我的人——秦老师,我还想和你多说一会儿话呢。”

    秦洛怜惜的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亲吻着她的额头,笑着说道:“睡吧。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