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64章、烫手山芋没人接!

第964章、烫手山芋没人接!

    第964章、烫手山芋没人接!

    一辆特制版的红旗轿车缓缓的驶进督察部大楼,站在门口戒备的卫兵不仅没有上去阻拦,反而一个个的把身体挺得笔直对着车屁股敬礼。

    能够在这儿站岗的家伙都一个个见多识广,就凭这车子前面挂的红色甲字牌以及后面跟着的三个数字就让他们望而怯步。

    在华夏国,你开出什么样的车不重要,挂什么样的牌照才是最重要的。

    有可能一辆普通红旗车前面挂的车牌号能够轻易买下一辆法拉利,因为后者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前者是拿钱也不一定能够搞到的。

    嘎!

    车子轻缓平稳的在大楼前面的台阶前停了下来,副驾驶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跑出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身手敏捷的过去拉开了后车厢车门。

    最先从后车门走出来的是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年轻女孩子,她身材高挑,容貌清秀,长发胡乱的扎成一个马尾,脸上带着疲惫和焦灼的表情,可是神态却非常的倨傲,像是一个走失的小公主重新回到了属于她的领地。

    女孩子用手护着车顶,然后才搀扶着一个须白皆白老态龙钟的老头子下车。

    “耿秘书,去通报一声。”王九九对着跟在他们身后的中年男人说道。

    “是。小姐。”中年男人答应着,然后快步在往前面走去。

    “爷爷,我们进去吧。”王九九搂着老人的手臂说道。

    老人看着眼前的庞大建筑有点儿走神,良久才轻声说道:“年纪大了,职务没了,也就只剩下这张老脸还有点儿用。用一次,就少一次。原本我是准备在你仕途上遇到什么坎时用的,现在——看来要提前兑现喽。”

    “爷爷,你要知道,你现在帮我比以后在我仕途上帮我更加重要。”王九九柔声笑着说道。“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决定的事情从不后悔。”

    老人拍拍王九九的肩膀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就去会会田骡子。这小子以前是西北军后勤部的,没少去我们那儿化缘——我帮过他。看看他现在还记不记得这份情吧。”

    “谢谢爷爷。”王九九甜甜地笑着。

    “不过你要答应爷爷一个要求。”

    “什么?”

    “进去后,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许反驳。”老人一脸认真地说道。

    王九九稍微犹豫,很快就答应下来,说道:“好的。我答应。”

    ————

    ————

    田真很烦躁。

    非常的烦躁。

    任谁在短短几个钟头之内接了数十通电话心里都不会很舒服,更何况这些电话的内容也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搬到其它的办公室办公。

    当然,这样的念头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第一,这些人都是他不能不认真对待的重要人物。

    第二,即便他离开办公室,他们也会通过其它的途径找到自己。

    第三,田真自己也很好奇。他想知道这个秦洛身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实力。

    越等越是心惊,越等越是心凉。

    “或许,这着棋走错了。错得离谱。”老人手握狼毫盯着面前的白纸看了半天却迟迟无法下笔。“算准了龙千丈的反应,算准了傅风雪的反应,算准了所有人的反应,可就是没有算到这个秦洛——”

    甚至连一手提拔他起来的老领导都亲自打来电话给秦洛求情时,他才察觉出问题有些不对头。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这些救兵都是龙千丈搬出来的。

    他还暗自得意着。龙千丈越是在这个时候闹得欢畅,他的下场也就越悲剧。

    审判结果还没有出来,你就鼓动这么大人过来说情施压,影响审判结果公正,这是一种什么行为?

    说严重点儿这叫‘拉帮结派’,最不济,一个‘持宠而骄’的帽子是要给他扣上的。

    到时候,龙息队长的人选还有他说话的资格?

    这才是这场戏真正的杀招。

    只要龙千丈敢动弹,这场战争他就赢了。

    至于秦洛的死活,他真的不在乎。

    他不是皇千重,他和秦洛没有怨恨和仇隙,甚至连照面都没有见过。

    他在等待。

    等待对方沉不住气,等待他们向自己冲击——

    可是,老领导的一句话却让他彻骨生寒。

    “放了秦洛。你惹不得。”

    秦洛?

    他一下子惊了。泰山崩于前而能够做到面不改色的老人真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是他?

    他是什么人?

    他有什么背景来历?

    想要再问时,老领导已经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他才慢慢地琢磨出前面那些电话的隐晦内容来了。

    他们打来电话时都是直接询问秦洛的事情,却极少有人提到自己和龙王的争执这件事。很明显,他们不是为了龙王而来,而是为了秦洛而来。

    “一条小蛇搅动燕京风云?”

    田真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气。

    这个皇千重,他到底给自己招来了一个什么样的煞星?

    他走到座机前面,亲手拨通了一组号码。

    “皇千重,立即到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这是他说话做事的风格。他知道只要他说出去的话他们就一定会百分之百的记在脑海并且执行。

    当然,对待领导时自然会有另外一套言辞。

    咚咚——

    办公室门口传来轻微的敲门声音,他知道是一墙之隔的秘书,就喊道:“进来。”

    房间门推开,一个模样俊朗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他是田真的秘书黄玉,心腹中的心腹。

    黄玉知道田真的心情不好,所以就收起了平时进来汇报工作时的笑脸,说道:“首长,王家老爷子和他的孙女来了。想要见你。”

    “王家?”田真不由得一愣。

    “王泥猴。”

    “嗯?”田真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王大炮?他来干什么?”

    黄玉笑笑,没有回答。领导只是问问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要他的答案。

    田真想了想,说道:“就说我不在。”

    黄玉苦笑,说道:“首长,他们像是算准了你会这么说似的——王老说,如果你说不在的话,他就在办公室等你回来。他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就在咱们办公室耗着,要是——”

    接下来的话黄玉不说,田真自然也是明白的。

    王老爷子是国之功臣,无论是军界还是政界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

    假如如果万一不小心,他在办公室坐的久了有个什么伤风感冒的毛病出来,事情传出去后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现在人在哪儿?”田真叹了口气,问道。

    这件事,怕是越发的不好收场了。

    “在会客室。”黄玉回答道。

    田真一言不发,放下手里的狼毫便向外面走去。

    黄玉赶紧侧让到一边,等到领导从身边走过去后,这才小跑着跟了上去。

    田真推开会客室的门,看到坐在沙发上喝茶的王老爷子后,立即满脸笑意地迎了上去,老远就热情的伸出双手,说道:“王老,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你这不是折煞我这晚辈吗?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只要是我能力范围,我就算背个处份也要帮你把事情给办了。”

    王泥猴稳稳的坐在沙发上,伸出只手和田真握了握,就矜持的收了回去,这才和蔼可亲的说道:“田真,咱们有些年头没见了。这一见面我就求人门来,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啊。”

    “王老太客气了。”田真笑呵呵地说道。“有事你说话。只要是我能办的,一定尽力而为。”

    “是这样的。你们是不是抓进来一个叫做秦洛的年轻人?”

    “对。是有这么回事儿。”田真坦白的说道。

    “哦。”王老爷子点了点头。“他犯了什么错啊?”

    “殴打文职军官。”田真笑着说道。“不过还没有审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儿。王老亲自过来,难道秦洛是您的亲人?”

    “呵呵,算是吧。”王泥猴指着王九九说道:“那小子和我们家九九关系不错。我是硬被这妮子给拖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田真认真的考虑了一番之后,说道:“既然是王小姐的好朋友,那我就和他们打声招呼,抓紧审理一下这桩案子,如果不是这回事儿的话就赶紧把人放了。”

    数十通大有来头的电话,老上司的警告,王老爷子赤膊上阵,已经让田真心生断尾的念头。

    既然王老爷子求上门来,他也就借坡下驴赶紧把这桩案子给了了吧。

    现在的秦洛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即不能伤了他,又不能间接的打击龙千丈。如果在王家的请求下放人的话,还能让他们王家欠下自己一个人情。

    就凭这一条,这场戏演得也就值了。

    听到田真的话,王九九心中紧绷的弦终于松驰下来。

    田真有意向放人,那就证明秦洛没事儿了。

    “不不不。”王泥猴连连摆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腆着这张老脸上门不是让你徇私枉法的。我王泥猴一辈子都没做过这种事儿——审,继续审,应该怎么审就怎么审。我来这儿只为了求一个公平公正而已。”

    王泥猴在心里冷笑。

    小子,就这点儿道行还想跟我斗?

    现在担心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想把人送出去?没门。

    (PS:亲们,有红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