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62章、太恶心了!
    第962章、太恶心了!

    闻人照最喜欢的会所有两家,一家是名媛会所,另外一家是天波府一号。

    之所以喜欢这两家会所都和他们的老板有关系,名媛会所的大老板仇烟媚是他喜欢的熟女类型,而天波府一号的老板秦纵横则是他之前很崇拜的大哥。

    虽然因为闻人牧月中蛊的缘故,他和秦纵横的关系有所降温。但是,多年的习惯养成,有事没事的时候他还是会到天波府一号去晃悠晃悠的。

    今天,他又来到了天波府一号。

    想起姐姐交代给他的任务,在和几个酒伴闲聊了几句后,很自然的就把话题引导到了秦洛被抓的事情上去了。

    “还真是嚣张跋扈,竟然敢打高级军官。军队系统可和其它地方不一样,他们都很护窝子——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嘿嘿,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破局不破局,纵横不纵横,闻人牧月又是个女人,现在的燕京也只有他风头最劲——年轻人嘛,吃点儿亏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闻人照,那小子不会真是你姐夫吧?你姐姐不会真选他做男人吧?选谁不好——我都比他要强上一些。要不,你把我介绍给你姐?这事儿如果成了,我给你介绍十个丰满少妇——不不,一百个。”

    闻人照冷哼一声,说道:“你们知道些什么?秦洛被抓是因为有人想要阴谋陷害他。”

    “谁陷害他干吗?他有什么值得人陷害的?”

    “是为了争一个位置。”闻人照说道。“秦洛有一个师父也是军队的人,因为得罪了人,就被那个人驱逐出去——李晓,这件事你们家老爷子肯定知道,你回去问问就清楚了。”

    闻人照解释的非常含糊,可也正是这样反而更吸引了这些人的好奇心。

    能够来这儿消费的哪一个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有了这个话题做引子,他们只需要打个电话就可以得到很多相关的信息。

    在里间的一个包厢里,秦纵横和仇烟媚一边饮酒一边看着闻人照和人争执的面红耳赤。

    “这小子开始长大了。”秦纵横抿了口红酒,微笑着说道。

    “应该是受他姐姐指使吧。”仇烟媚端着酒杯亭亭玉立的站在玻璃幕墙前面。“她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难道这样就能救出秦洛?”

    “造势。”秦纵横说道。“到了一定位置的人都是很爱惜羽毛的。她只是拖延他动手的决心——真正的杀招,我想是在后面吧。”

    仇烟媚转过脸看向秦纵横,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的机会来了。”

    秦纵横没有避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和他是一伙的吧?厉倾城掌控仇家企业,仇家的核心人物一个个的被踢出权力重心。记得你当初是坚定的挺厉派?”

    “我不是挺谁,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仇家分崩离析。”仇烟媚说道。“在那种时刻,把仇家移交到她手里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她的骨子里也流着仇家的血。”

    “你是否太一厢情愿了?她这么认为吗?”秦纵横直截了当的说道。“或者说,除了你之外的仇家人会这么认为吗?”

    “至少,仇家现在还活着。仇家的企业也并没有倒塌。”

    “可是它已经姓厉或者姓秦,最终会和仇家全部脱离关系。”

    仇烟媚有点儿排斥这个话题,说道:“难道你还不准备出手吗?”

    “出什么手?”秦纵横走过去给自己的杯子加了点儿红酒,轻轻地摇晃着说道:“你觉得这是我的机会?”

    “等待太久,终究会让人觉得懦弱。”仇烟媚不介意一报还一报的讽刺他一把。谁让他刚才在仇家的问题上说得那么赤裸裸让人难以接受。

    “被人说懦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被人定义为失败者——白残谱很勇敢,结果他死了。”秦纵横反讥着说道。

    “难道你一点儿就不生气?”仇烟媚咯咯地笑着说道:“听说你当年和闻人牧月走得很近。很多人都以为你们会是一对呢。”

    秦纵横的眼神一凛,看着仇烟媚说道:“看来我没有猜错。因为厉倾城攻势太强,你们仇家的人已经顶不住了,所以才会这么希望他出事。对吗?”

    仇烟媚没有否认,说道:“当初如果你出手的话,或许现在的情况会很不同。”

    “不要把自己的失败原因都推到别人的身上。仇家有很多需要检讨的地方——但是,那么容易就让他们拿到控股权却让我非常意外。”

    “权宜之计。”仇烟媚感叹着说道。“如果她把自己当做仇家人,这些企业交给她管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可惜她从来都没有把自已当成仇家人,对吗?”

    仇烟媚没有说话。厉倾城在仇氏的所作所为让她很为难。

    “再不争取就晚了。”秦纵横笑呵呵地说道。

    “当初是你让我认输的”

    “此一时,彼一时。当初认输,能够保存现在你们所拥有的。可是,如果现在认输,你们就一无所有了。如果反抗的话,最坏的结果也比一无所有要好一些。你们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呢?”

    “———”仇烟媚端着酒杯,久久地沉默无语。

    ————

    ————

    从领导办公室挨训回来后,扬渡就惶恐不已坐立难安。

    他不担心脸伤丢人,也不担心腿伤痛自己,他更加担心领导是否对自己有看法了。

    领导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一切。

    领导着你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他现在就怕领导说他不行。而领导也确实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过。

    “怎么办?”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都在琢磨着这个问题,连妻子要他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小腿有没有问题都没有答应。

    正在这时,他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像是吃了大麻似的精神亢奋起来。

    “首长好。”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身体站得笔直,声音颤抖地说道。

    “扬渡同志,现在有一件案子要交给你去协助处理。你现在去找汪明葵同志,他会告诉你具体事宜。”

    说完,电话里便传来一阵忙音。

    领导还愿意把事情交给你,证明他仍然没有对你死心。

    而且,汪明葵是领导的心腹铁杆,由他来主导的案子一定是领导最为看重的。

    扬渡也顾不得腿上的伤痛了,让媳妇帮忙找了一身新的西装换上,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当扬渡跟在汪明葵身后来到督察队大牢,看到秦洛坐在独立的包间里面捧着一份报纸正看得津津有味,桌子上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时,扬渡心里的火气就往外冒。

    “怎么回事儿?谁把他关在这里的?谁给他送的报纸茶水?他是犯人,不是客人——你们有没有点儿脑子?他就是你亲爹你们也不用这么巴结着他吧?”扬渡逮着身边陪伴的几个看完人员就是破口大骂。

    “牢房是我安排的。报纸和茶水也是我送的。”李国锋出现在他们的身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国锋。”扬渡咬牙切齿地喊着这个名字。

    在他的心里,李国锋是仅次于秦洛龙王之后最讨厌的人物。

    在龙息疗养院门口的时候看到他,他还以为自己来了救兵。没想到秦洛再次出手打人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出手相救,甚至还不加阻拦,让他的下属转身走人——

    要是他帮忙的话,自己会被人打得这么凄惨凄厉凄凉?

    “到。”李国锋大声应道。

    “把茶水和报纸撤走。”扬渡大声命令道。

    李国锋看了汪明葵一眼,说道:“对不起,你不是我的直系上司,没有权利对我下达命令。”

    “你——”扬渡再次吐血。这个混球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不听自己的使唤。

    “李国锋,我要你立即把他换进三级大牢。把报纸和茶水全都撤走。”汪明葵大声命令道。“怎么,你是不是要连我的命令也要违抗?”

    李国锋这下为难了。

    汪明葵是督察队的最高领导,是他的直系上司。他对自己有直接的领导权和指挥权,如果不听他的话就是违抗军令了。

    秦洛把手里的报纸卷起来,端着茶杯走到铁门门口,笑着对李国锋说道:“都收起来吧。”

    扬渡伸手从秦洛手里抢过茶杯,得意洋洋的喝了一口后,把剩余的茶水倒在地上,说道:“我就是把它倒了也不给你喝。”

    秦洛的眉头不自觉得皱起,说道:“你怎么能喝别人喝过的茶水?太恶心了。”

    “喝过?”扬渡脸上得意的笑容变得僵硬,有种恶心欲呕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