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54章、我若杀他,谁能奈何?

第954章、我若杀他,谁能奈何?

    第954章、我若杀他,谁能奈何?

    鼻青脸肿,额头上撞出一个紫红色的大血泡,细细血丝从红包的边角处流敞,然后向他的鼻子嘴巴处蔓延。

    这么快就不行了?

    秦洛心里有些遗憾。他还没来得及在龙王面前展示自己的身手呢,这小子就已经倒下去了。

    要是他能够稍微强上一些,和自己势钧力敌却又差上一点点——打起来激烈,揍起也爽啊。

    对手太弱,秦洛心里都没有一点儿胜利的成就感。

    看到扬渡躺在地上装死,秦洛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肩膀,说道:“没死就赶紧爬起来滚。死了我让人把你丢出去。”

    扬渡不是‘装死’,他是真想死。

    他的身体很痛,比身体痛更难受的是心痛——这实在是太屈辱了。

    被一个非军队体系的毛头小子一阵饱揍,自己竟然不能有效的反击——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啊?

    扬渡只觉得腰酸背疼,脑袋上像是被人用板砖近距离的拍了好几下似的。

    他呻吟着从地上爬起来,双眼狠毒的瞪着始作诵者龙王和秦洛两人,狞笑着说道:“很好。很好。实在是太好了。你们竟敢打人——竟敢打军部高级将领。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龙千丈,你不是号称兵王吗?我倒是想看看这件事你要怎么给大家一个交代。”

    “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我龙千丈什么时候需要给你这种货色一个交代了?”龙王对秦洛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他的动作慢了些出招偏了些角度怪了些招式下流了些——可终归是把那只嗡嗡叫的苍蝇给拍下来了不是?

    再次被龙王言语羞辱,可是对方说的是实情,扬渡没办法反驳,就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等待电话接通后,他坐在地上的身体竟然瞬间挺得笔直,汇报着说道:“首长,我没办法请龙老离开龙息。他不仅没有离开,还指使他的徒弟打人——我现在全身多处受伤,已经没办法独自走出龙息。请首长派人支援。”

    “等着。”对面的老人说出这两个字后便挂断了电话。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个字,但是扬渡却像是被打了强心针似的,看向秦洛的表情竟然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秦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

    骂完之后又有些心虚,自己不也是仗着龙王的势才敢上去揍人吗?如果没有龙王在后面撑腰的话,自己是否会上前揍这个实在很欠抽的家伙?

    “会的。”秦洛认真的点头。除了龙王,自己不还有闻人牧月这座大靠山嘛。就算进了军事法庭,也可以让她用钱把自己砸出来。

    当然,自己是公平和正义的化身,这扬渡就是邪恶的典范,自己揍他是看得起他是代表月亮消灭他。他还有什么意见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秦洛没有理会这个小人,而是走到龙王面前,问道:“师父,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为什么要你离开龙息?你怎么能答应他们?”

    龙王慈爱的看了离一眼,说道:“离大老远的跑去把你找来就没告诉你发生什么事儿?”

    “她说让我自己看。”秦洛说道。提起这个秦洛也是一肚子的怨气,他知道离去找他说明龙息这边出事了,心急如焚的他一路上问了无数遍,离就是闭口无言。急得秦洛都想把她脑袋给敲破一个洞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秦洛就奇怪了,他只是问龙息发生了什么事情,又不是问她的三围号码,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这丫头。”龙王心里想道,看来在离的心中,秦洛是最值得信赖的人选。不然的话,她不会在遇到困难时第一个就去找他。

    龙王虽然少涉情场,一生没有一次成功的爱情,可是他阅历丰富,还是看出离对秦洛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好感。

    如果秦洛没有女友的话,他也不会不舍得把离许配给这个幸运的家伙。

    可是,秦洛偏偏早就有了女友而且两人同居已久,离再掺和进去就有点儿不合时宜了。

    他老早就想和离谈谈这个问题,但是话到嘴边总是开不了口。毕竟,这种事儿应该是由母亲和女儿谈的,做父亲的去问女儿这种问题不是会让她难堪吗?

    以离的性子,如果自己当面把她揭穿的话,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这一点儿,连龙王自己都不清楚。

    事已至此,只能暗叹一声有缘无份。

    龙王甚至都不再看上扬渡一眼,唯恐他会污了自己的眼睛,说道:“他跑来做说客,说是德国的梅赛德斯研究院新研发了一种能够治疗渐冻症的药物,军部和这家研究员联系上了,他们同意帮我做手术——但是前提是我必须要赶到德国去。因为这种药物还需要一种仪器的配合,而这种仪器现在只有梅赛德斯研究院所有。”

    前几天的担心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没能治疗龙王的双腿而导致他被驱逐出龙息,心里刺痛,脸上火辣辣的,像是刚才不是他煽了扬渡而是扬渡打了他的脸似的。

    他一脸认真的看着龙王,郑重说道:“师父,你信不信我?”

    “我当然信你。”龙王大笑着说道。

    “不要去德国。我来帮你把腿治好。”秦洛像是赌气又像是在宣誓的说道。

    那些人昏了头吗?怎么能够把龙王送到德国去?

    到时候要是有人在德国使坏怎么办?要是有人在治疗他的时候往他的身体里面注射另外一种病毒怎么办?

    在华夏国,乃至全世界的特战兵种这个圈子里,龙息之主龙千丈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是战神一般的存在。

    当年就是这个男人压制欧洲的皇帝不能东进,更无法进入华夏一步。龙王双腿瘫痪后,皇帝才强势崛起,被人称为世界第一的格斗之王。

    只要是对这个人物稍有了解,就不会有人愿意看到他活蹦乱跳的回到国内。国际棋局瞬息万变,今天的朋友明天的对手,要是后天在战场上遇到了这样的杀神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去。”龙王说道。“我也不能留在龙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不能带头抗命。”

    “可是——龙息怎么办?”秦洛担忧的问道。他也同样清楚,那些人要把龙王骗到国外治病是假,要趁机夺权是真。

    别看龙王双腿瘫痪,可是,只要他在龙息一天,就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可是,如果龙王这个镇海神针走了呢?

    “傅风雪。”龙王大声吼道。

    “还没死。”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回答道。于此同时,一个衣着朴素但是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脸如刀削,面如冠玉,薄唇翘鼻,眼神深邃如一对看不到尽头的深渊。

    长发披散在肩膀上,随着微风的吹拂而杂乱的飞舞着,肤色腊黄,看起来像是长年累月经历雨打风吹所致。

    他往小院的门口那么一站,就挡住了身后所有的风光。他就像是一个量身定做的门神,整座门都像是被他给填满了似的。

    说实话,这是秦洛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龙王小院的守门人。

    以前他每次想要认真的去观察他的脸时,他都像是有所察觉似的突然睁开眼睛或者做出要清醒过来的动作,等到他清醒的时候,一股天然的霸道之气都让秦洛没办法直视他的脸。

    “竟然是个帅哥。”秦洛在心里想道。“模样比师父不知道强上多少倍,就是比自己——当然,比自己还是要差上一点儿的。”

    “这样的怪叔叔走到大街上的话,估计能够吸引不少纯情少女和多情少妇。”秦洛的思维比较散漫,从一个点跳到另外一个点都不需要任何的过渡。

    龙王颇为动情的看着自己的这个老朋友老战友,大笑着说道:“睡了这么多年,你也睡饱了吧?现在龙息有难。你也该醒来管管事了。”

    傅风雪身上的杀气一下子变得炽烈张扬起来,就连站在他对面好几米远的秦洛都感觉的非常强烈,有种难以言状的压抑感。

    他用那独特的不紧不慢却铿锵有力的腔调说道:“鼠辈横行。只需高举屠刀便是。你的虎头刀又不是没有沾过血。”

    龙王苦笑,说道:“风雪,现在不像是当年了。时代变了。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天下了。”

    傅风雪的身体突然间消失在门口,转眼间便出现在了扬渡的面前。

    只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就看到他捏着扬渡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一只手就把这个身高超过一米七五的男人给高举在空中。

    “我若杀他。谁能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