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50章、少女不知情滋味!

第950章、少女不知情滋味!

    第950章、少女不知情滋味!

    秦洛背着洛莘走过来时,离在屋子里看得真真切切。

    两人边走边聊洛莘状似暧昧的咬破秦洛耳朵的时候,离也看得一清二楚

    洛莘并没有对离说什么,只是在离走出小楼门口的时候对离说道:“秦洛的耳朵受伤了,你最好给他送些药包扎一下。”

    特别是看到洛莘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时,更是有股子酸涩的味道在心头蔓延。

    “自己都没有咬过他的耳朵呢,凭什么让她咬啊?”离在心里想道。

    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不公平,自己和秦洛的关系可比那个女人要亲密多了。

    在离的生命里有两个最重要的男人,一个是龙王,另外一个就是秦洛。

    她想要抢走龙王,还要抢走秦洛吗?

    出于女人的防卫心理,不可避免的,离对洛莘充满了敌意。

    “她很关心你。说你的耳朵受伤了,让我去给你包扎。”离讥笑着说道。好像这样打击秦洛几句自己心里就会好受一些似的。

    “你看,她也知道咱们的关系好。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让你来给我包扎呢?”秦洛理解这种小女孩儿的心理,笑着安慰道。

    “她咬的耳朵,为什么让我来给你包扎?”离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让你咬一口,你来给我包扎?”秦洛笑嘻嘻的说道。

    离看着秦洛耳朵上的小月芽,说道:“我才没有那么恶心。”

    “女侠,求你了。咬我一口吧。”秦洛一脸认真的哀求着说道。

    扑哧——

    离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呈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这个冷酷火爆动不动就对人甩刀子的女孩子笑起来时天真无邪,看起来就像是个不谐世事的小公主似的。

    秦洛看到自己蹩脚的小幽默把离给逗笑了,他的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在乎这个小女孩儿的心情好坏会关心她在执行任务时会不会遇到危险希望她每一次都能够化险为夷平安归来。

    秦洛不知道她有没有把自己当亲人,但是,秦洛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妹妹。

    “她在使离间计。”秦洛这才正色说道。“我背她过来的时候你一定看到了吧?”

    “当然看到了。她搂着你的脖子——看起来很亲密呢。”不自觉的,离的语气又变得酸酸的。

    “我猜她也看到你了——或许她没有看到,但是她知道只有这么做,就有可能被你看到。”秦洛苦笑着说道:“这个女人在危险了。陷阱一个接着一个,让人防不胜防。”

    秦洛想起她的那个问题,问秦洛有没有体会过失败的感觉。

    难道,她就是想在这种小事上来证明自己也是会失败的?

    或者说,这是一种提醒和威胁?

    难怪有先贤说:世界上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而且,还有人说‘宁愿得罪小人,莫要得罪女人’。由此可见女人的厉害之处。

    “我看你被咬也开心呢。”离从怀里掏出金蛹养肌粉的药瓶,说道:“省着点儿用。就剩这么一点儿了。”

    秦洛知着说道:“放心吧。很快就会有大批量的金蛹送过来。”

    “你让人去抓了?”离问道。

    “不是。我让人去养了。”秦洛说道。

    李猛为了迎娶小花,主动退学去云滇帮秦洛办起了中草药植物园。小花为爱痴狂,也和父母大吵一场尾随而去。

    让大学生去种地,等于是让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农来做诗。他们去了两眼一片漆黑,根本就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后来秦洛给王九九打个电话,王九九又让秦洛困难基金会驻云滇的负责人过去帮忙,前期帮他们出面作保和一百名山里人圈田种药,并且签订了预收合同。

    而且又邀请了云滇省农科院的一群专家过去帮忙指导,中草药植物园这才走上了正轨。

    前几天李猛和小花一起给秦洛打电话,在电话中一再邀请秦洛去云滇看看他们的植物园。

    秦洛和王九九说了这事儿,王九九欣然答应,她也很想再去云滇看看。对她来说,云滇有着特殊的含意,也有着特别的经历。

    那儿是她从少女变成妇女的身体转折点,也是她放弃成为一名优秀中医的梦想而变成现在的年轻军官的人生转斩点。

    那儿,是她的福地。

    秦洛知道云滇的酸性土壤很适合金蛹的生存和繁殖,于是就在电话中要求李猛试养一些。

    李猛虽然不聪明,但是把秦洛委托的每一件事都当做圣旨。他跑了农学院聘请了专家,又向当地的老农取经求教,现在第一窝金蛹已经安家落户。如果它们能够生存并且繁殖的话,秦洛就会让他们加大养殖量。

    到时候,云滇不仅仅是秦洛的中草药植物园,还是倾城国际稀缺原料金蛹的养殖园。

    到时候,秦洛就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金蛹药粉来给人疗伤了。

    譬如离伤了屁股立即帮她治屁股军师伤了胸部立即能够帮她治疗胸部——根本就不用担心药粉不够用的问题。

    倒了点儿药沫擦在耳朵伤口上,然后把小药瓶递给离。

    “义父的腿能治好吗?”离面带忧色的问道。

    “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提起这个话题,秦洛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现在局势严峻,他也非常的希望能够赶紧把龙王治疗好。

    无论是入神之境还是太乙神针的第五针,他都在龙王的身上实验过,可是仍然没有任何的进展和突破。

    “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秦洛痛苦的想道。

    “如果是皇千重来做队长,我会杀掉他。”离狠狠地说道。

    “千万别。”秦洛赶紧劝导这个脾气暴躁又不知道变通的小姑奶奶。“只要你义父不开口,他也不见得就能够成为队长。再说,师父把这事儿交给我来了。男人之间的战争,自然应该由我们男人来解决。你们女人就不要插手了。”

    “我不杀他。军师也会杀他。”离说道。

    “军师?”秦洛心思一动。直觉的认为这件事情中一定还有其它的隐情,不会仅仅是一个队长职位的争斗。“军师为什么要杀掉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

    ————

    “怎么会这样?”洛莘看到皇千重的小腿时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当时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肿成了这幅德性?

    “是秦洛。”躺在沙发上的皇千重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用银针扎了我。针上有毒。”

    “要不要紧?有没有找医生看过?”洛莘心想,自己摆了秦洛一道,秦洛却又阴了儿子一记,今天的战争到底谁才是赢家?

    “你还会关心我吗?”皇千重冷笑着说道。“我以为你见到那个男人就挪不开步了呢。”

    洛莘的眉头皱了皱,很快又舒展开来,声音平和的说道:“你是我儿子。你记住这点就够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皇千重原本以为会迎来母亲的一记耳光,没想到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用这样温柔的态度来对待自己。

    既诧异,又有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张医生来看过。给我打了消毒针。”皇千重终于耐心回答母亲的问题。

    “没事就好。”洛莘也松了一口气。无论皇千重有千万般不好,终究是她的儿子,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

    “哼。”皇千重冷笑一声。“他以为我回去必须要经过他的同意——要是他离开了呢?”

    “这些事都不需要你来插手,你田叔叔自会安排。”洛莘说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闭门养病。过犹不及。如果表演太过火的话,反而会让人心生疑心。”

    “我知道怎么做。”皇千重点头说道。

    “我累了。”洛莘转身往里间走去。

    “站住。”皇千重出声喊道。

    洛莘转身看向皇千重,等待着他说些什么。

    “把你身上的衣服丢掉。”皇千重说道。

    洛莘没有回应,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转身就走。

    皇千重抓狂了,猛地从沙发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冲到洛莘身后,一把拉住洛莘披在身上的灰色长袍。

    “丢掉。我让你丢掉。我让你丢掉——”皇千重歇斯底里的叫喊着,拼命的撕扯着,就像是西班牙的斗牛看到斗牛士身上的红布一般的暴躁疯狂。

    嘶——

    衣服被撕裂,洛莘力气不及皇千重大,手里的衣服被儿子给抢走。

    破烂的旗袍前襟敞开,露出两团粉白粉白的丰满胸部。

    皇千重的瞳孔突然间充血,他丢掉手里的布料,像是一头饥饿地恶狼似的扑向了洛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