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9章、你能咬到自己的耳朵吗?

第949章、你能咬到自己的耳朵吗?

    第949章、你能咬到自己的耳朵吗?

    秦洛平时很少看电视,更不会关注什么娱乐节目。只是有时候回家的时候林浣溪和贝贝正在看电视,他才会窝在沙发上陪她们看上一阵子。

    但是,他对《非诚勿扰》这档婚庆节目还是很熟悉的。特别是媒体有一段时间一直在热炒一个‘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的拜金女,每天一打开电视屏幕或者报纸的版面全是有关这个女孩子的新闻,他才特别的留意了一下。

    也知道了这是一档收视率极高的婚庆类节目,更重要的是参加这个节目的女性时不时的就会有‘私家裸照’被‘前男友’给曝光出来。

    秦洛刚才劝慰龙王的时候突然间脑海里就跳出了这样一个念头:要是龙王上《非诚勿扰》的话,会不会被所有的女嘉宾灭灯?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就像是河水里疯长的水草,根本就不受任何东西的控制。

    于是,他便直接对龙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这只是建议。

    龙王听了秦洛的话后表情一愣,然后便张口大骂起来,说道:“你这个混蛋小子,平时你口没遮拦也就罢了,还在这种事情上取笑我这个老头子。我都多大年纪了?还瘸着腿,你还让我去上那什么《非诚勿扰》——你那么年轻,又没有结婚。你怎么不上去?”

    秦洛诧异的看着龙王,说道:“师父,你也知道这个节目?”

    “我为什么不知道?我的腿瘸了,眼睛又没瞎。报纸上整天刊登他们的新闻,我能不知道?”

    龙王的双腿瘫痪不能外出,所以他平时就只能呆在这院子里喝喝茶看看报纸。因为空闲的时间太多太多,他看报纸也就格外的仔细。看时事新闻、社会热点、娱乐绯闻,甚至连夹页的小广告也会逐字逐句的读完。

    这也是他了解外界的主要手段,他可不想等到自己出山时发现外面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自己这个老头子已经和社会脱节了。

    当然,这是秦洛帮他治好了双手双腿也有望康复的情况下才发生的转变,在秦洛没有出现之前,他几乎拒绝接受任何外界的新鲜资讯,每天混吃等死,就像是一个还能够呼吸的植物人。

    “我也没说错啊。”秦洛调侃着说道。“师父往哪儿一坐,威风八面,保准没有一个女嘉宾会灭灯。”

    “你就捧我乐吧。”龙王也咧开大嘴笑了起来,说道:“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这么大年纪了,很多事情都看淡了。不碍事。只是有些怀念啊——那个时候,所有的老朋友都还活着,无论是喝酒还是干仗都是成群结队。日子过得舒坦啊。现在只有我这一个老不死的躺在这藤椅上数日子,实在急得慌——”

    “我这人脾气臭,年轻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现在只有洛莘愿意来看看我,我也能和她说上几句话打发时间——没想到她也变了。”

    “或许不是她变了,而是她隐藏的太深了呢?”秦洛笑着说道。秦洛自认为自己接触的女人不少,可是迄今为止只有两个女人让他没办法看清。

    一个是厉倾城,一个就是这个洛莘。秦洛觉得她们都备着一张面具。但是,秦洛却没办法认清哪一张才是她们真正的脸。

    “不提她了。”龙王看着秦洛,无比郑重严肃的说道:“秦洛,帮忙治好我的腿。拜托了。”

    “师父,发生了什么事?”秦洛看到龙王突然间转变口气和自己说话,知道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

    以前龙王虽然渴望站起来,可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给自己施加压力。

    “今天洛莘过来是请求,也是逼宫。”龙王说道。“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支持,就凭皇千重那孬样也敢跑到我的地盘来作威作福?”

    “情况很危险?”

    “是啊。”龙王感叹着说道。“我瘫痪多年,已经好多年不能打理龙息的事务了。之前我半死不活的时候,他们没有来摘桃子是因为他们以为我就快要死了,索性再让我霸占这个院子几年也没什么。可是现在发现我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他们就开始着急了。”

    “上面同意?”秦洛担忧的问道。

    “总是让一个废人占着茅坑不拉屎,他们也没办法向旁人交代啊。”龙王说道。“我愿意放权。但是不能放给皇千重。”

    秦洛郑重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这趟过来就是来给师父治病的。”

    “治病缓一会缓吧。咱们爷俩先说会儿话。你觉得皇千重怎么样?”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和他接触的比较少,少数的几次相遇都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如果让我点评的话,可能会有失偏颇。”

    “不错。他就是性子太激烈了。”龙王说道,直接就把秦洛上面的那段‘撇清’的话当做点评。“能力不错,但是大局观不足。而且为人极端自负,不利于团队发展。龙息是一支百战之师,是由一群精英互相配合的团体。不是某个人升官发财向上攀爬的台阶秀场。”

    秦洛沉默不语。龙息的事情他没有资格插嘴,就恪守自己的本份。

    “知道洛莘为什么问我会把手里的这块创造人铭牌交给谁吗?”龙王问道。

    “不知道。”秦洛回答道。

    “因为在创造龙息的时候,我们三人说过,如果我们中的两人把手里的这块铭牌交给同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就是我们选中的龙息队长。”

    龙王颇为遗憾的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你的性格不错,大局观也很好。倒是一个当兵的好苗子。可是,我不能把你拖进来。做军人,你可以成为一个好兵,但是做医生,你更可以成为一代名医——”

    “师父。”秦洛心头温暖。被龙王这样的人看重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离是我的干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我也把她当做亲生的来看待。原本我是应该照顾她的,可是这丫头性格太冷,又容易感情用事。做兵是可以的,做将就显稚嫩了。”

    “师父是不是已经有人选了?”秦洛问道。

    “我也不瞒你。我这块牌子是准备给军师的。”龙王一脸坦荡的说道。“军师也是个女孩子,可她的为人处事就非常的圆滑聪明。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团体指挥能力都是龙息里的佼佼者——唯一遗憾的就是,她是个女人。”

    “难道女人就不能成为龙息队长?”

    “可以。但是有阻力。”龙王说道。

    “我能帮忙做些什么吗?”秦洛问道。

    “皇千重不上,军师就可以上。”龙王说道。

    “我明白了。”秦洛点头说道。“师父,我帮你看看腿吧。”

    “好。”龙王说道。“只要我能站起来,哪里还会让那些跳梁小丑在台前蹦哒。对付那些只会动嘴皮子使阴招的蠢物,我一巴掌能拍死一群。”

    ————

    ————

    秦洛从小院里出来,经过白色小楼的时候,准备进去看看离是否还在里面。

    刚刚进门,一道银光便从眼前飞过。

    咚!

    一把薄片匕首钉在秦洛身后的门板上,匕首的尾端还在摇晃着,发出嗡嗡的响声。

    “站住。”离冷喝着说道。

    “怎么了?”秦洛问道。

    “脏。”离说道。

    “什么脏?”

    “你脏。”

    “我怎么脏了?”

    “你就是脏。”

    “我昨天才洗过澡。今天还没来得及洗——”

    “和洗澡没关系。”

    秦洛闻了闻身上的衣服,说道:“衣服也是今天早上才换的。”

    “和衣服也没有关系。”

    “那和什么有关系?”

    “和你人品有关系。”

    “我怎么了?”

    “你自己知道。”

    “我不知道。”

    “你知道。”

    秦洛怒了,大步往里面走去,说道:“我不知道。有本事你一刀捅死我。”

    离手里的一把匕首转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甩出去。

    秦洛心里长松了一口气,走到离身边坐下,说道:“你到底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和你没关系。”离冷冰冰地说道。

    “和我没关系,那你还说我脏?”

    “我说我怎么样和你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很明显你现在是在生我的气。说吧。我到底怎么惹你了?总要让人死个明白才行啊。”

    离鄙夷地看着秦洛,问道:“你能咬到自己的耳朵吗?”

    秦洛愣了一下,摇头说道:“不能。”

    秦洛觉得离的问题太奇怪了,哪个人能咬到自己的耳朵?

    “既然不是你做的,那就是别人咬的了。”

    秦洛苦笑不已,说道:“那个老妖精对你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