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8章、天涯处处有鲜花,何必单恋一棵草?

第948章、天涯处处有鲜花,何必单恋一棵草?

    第948章、天涯处处有鲜花,何必单恋一棵草?

    不是良心发现,也不是绅士风度使然,更不是为了那什么狗屁的怜香惜玉——秦洛是真不愿意回来啊。

    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你先利用假摔来陷害别人,又故意把自己的衣服勾破露出胸部想要让人对这件事情负责。

    对于这么阴险毒辣心如蛇蝎的女人,还怜什么香惜什么玉?

    秦洛心里认定洛莘的衣服是她故意勾破的,不然的话早不破晚不破,怎么偏偏自己在她背上趴了一会儿就破了?哪里会这么巧合?

    再说,欺骗是女人的天性。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她第一计不成,突然间又想出来第二计来陷害自己也有可能啊——到时候被人看到,就成了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成了屎。

    于是,秦洛赶紧的麻溜的快步逃走。

    可是,他又不得不回来。

    你想啊?

    他跑了,洛莘怎么办?

    无论洛莘是怎么离开的,都有可能会被别人看到。

    到时候传出去的故事就是这样:秦洛在送那女人离开的时候突生歹念,把人给拖到小树林欲行不轨之事。那女人拼死反抗这才保得清白,可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给撕破了——

    或者更禽兽一下的版本:花花公子秦洛在送洛莘出门的时候,见到她丰乳翘臀而心生邪念。两人走到一片小树林的时候,秦洛一个野狗扑食把洛莘扑倒,掀开女人的旗袍后摆就强行进入——因为女人趴倒在地让他的双手不能得逞,恼怒之下,他竟然粗暴的撕破了女人的衣服——别看那小子斯斯文文的看谁都咧嘴傻笑,干起那事时可不是个东西了。

    ————

    秦洛琢磨了一阵子,觉得逃跑比留下的危害性更大,只得又悲伤的屈辱的不情不愿的回头。

    “我还以为你不怕呢。”洛莘双手捂胸,脸上却带着得意洋洋的表情。“你要是走了,我就回去告诉龙千丈说你要非礼我,这衣服就是你撕的。如果他不信的话我就让他们去检查,反正我屁股上还留着你的指纹。”

    “说了他也不会信。”秦洛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还是心虚地脱下了身上的长袍递过去,说道:“快走吧。本来没什么事也被你搞出事来。”

    洛莘倒是不谦虚,接过秦洛的外套就罩在了身上,把前襟给包裹严实,说道:“以你的性子,要是真不怕的话你会回来?”

    秦洛想要反驳几句,觉得和这个女人说这些废话也没什么意思。只是埋头在前面走路,想着赶紧把她打发走了才是正事。

    “秦洛。”洛莘喊道。

    “干吗?”秦洛回头问道。

    “我的脚崴了。”洛莘说道。

    “真的假的?”秦洛被这女人骗怕了,第一反应就是这女人又想到了什么毒招要害自己。

    洛莘粉脸含煞,怒色说道:“我用得着在这种事情上骗你?我说过,只有把我逼急了我才会使用这种笨招。我现在做这些对我有什么好处?”

    秦洛走过去看了看洛莘的脚腕,果然有一块变成了紫红色。

    秦洛伸手过去稍一用力,洛莘便‘啊’地一声尖叫起来。

    “秦洛,你做什么?”洛莘生气的喝道。

    原本她的伤并没有那么严重,可是秦洛伸手摸过去后用力一捏,她就听到了骨头移位的声音。原本脚上也只是轻微的刺痛,被他一碰后就成了撕裂般的疼痛。她的伤被他给放大了好几倍。

    “没事没事。”秦洛笑呵呵的站起来。“你的脚确实崴到了。可能现在走路不太方便。来,我背你出去吧。”

    “你为什么故意让我受伤?”洛莘问道。

    “这样的话才能解释你为什么会摔倒在地上的原因啊。”秦洛笑着说道。“你穿高跟鞋不小心把脚崴伤,我救助不及和你同时摔倒在地上,你的衣服被割破,我把自己的外套借给你用,还免费背着你出门——这个理由还用得过去吧?”

    “用得过去。”洛莘紧咬银牙说道。

    秦洛身体微蹲,说道:“赶紧上来吧。过期不候。”

    洛莘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秦洛的身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秦洛双手搂住她的屁股,用力往上一托,洛莘的胸部和腹部便贴在秦洛的后背上。

    洛莘不算重,也不算轻。胸部和腹部很柔软,压在秦洛身上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吃力。

    “秦洛,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们母子过不去?”洛莘在秦洛耳边说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秦洛说道。

    “你和千重应该成为朋友才对。”

    “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只要你们能抛弃前嫌,就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你没有和千重接触,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其实他和你一样是很有才华的男人——如果你们能成为朋友,诺大华夏还有谁能够阻挡你们?”

    “哈哈,你先回去说服他再来吧。”秦洛笑着说道。

    上次的雷耀阳背叛事件,这次的辱母中毒事件,以皇千重的性格还愿意和自己做朋友才见鬼了。

    洛莘也清楚自己儿子的性格,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不希望他和你成为对手。”

    “我这么可怕?”

    “你有一种容易让人接近的气质。这样的人朋友非常多。如果他和你成为对手的话,面对的就不仅仅是一个敌人。”

    “原来你还会看面相。”

    “想的多了就什么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怕认真两字。”

    “他不惹我,我也不会去主动招惹他。当然,他要是主动挑衅,我也不会和他客气。”秦洛说道。

    “我会劝解他的。”洛莘说道。

    这条林荫小道很快就走完了,快要走到白色小楼的时候,洛莘突然问道:“秦洛,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输过?”

    “什么意思?”秦洛不解的问道。

    “秦纵横输过、白破局输过、白残谱也输了——皇千重同样也输过。而且他们全都输给了你。所以我很好奇——你会不会输?谁能够让你输呢?”

    “你不就让我输了?”秦洛说道。“不然的话,你陷害了我我为什么还要把你背出来?”

    “为什么你认定那是陷害呢?”洛莘小声说道。“或许——是有心勾引呢?”

    “我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秦洛笑着说道。“再说,我喜欢熟女,但是不喜欢熟透的。”

    洛莘大怒,一口咬住了秦洛的耳朵。

    “啊——痛——好痛。快松手——快松嘴——”

    洛莘终于松口了,她舔了舔嘴角的血丝,说道:“不要用一个女人的年龄来攻击她。她会发疯。”

    秦洛把洛莘丢在白色小楼门口的台阶上,伸手摸了一把耳朵,手指上立即就被染红了。

    这个疯婆子,她竟然咬破了秦洛的耳朵。

    “你自己回去吧。我不送了。”

    洛莘在后面喊道:“我没有车子,你要送我回去。”

    “你想得美。”秦洛气冲冲的丢下一句话,然后往来时的小道走去。

    看着秦洛匆忙跑开的背影,洛莘脸上戏谑的表情消失了。

    “秦洛。”洛莘慢慢地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像是在品味着一款陌生的红酒。

    柔和。辛辣。还有——微涩的苦。

    ————

    ————

    秦洛再次回到龙王小院时,龙王正坐在院子里发呆。

    秦洛第一次看到龙王露出这种茫然惆怅的表情,身体不像以前那样坐得笔直,斜靠在藤椅上,有种无力的颓废感。

    以前秦洛还没有走到,他就爽朗的大笑起来,并且会主动出声和秦洛打招呼。

    现在秦洛就站在他的面前,他还处于浑然未觉的状态。

    良久,龙王终于开口说话了。

    “送走了?”

    “走了。”秦洛回答道。“走了就好。”龙王咧开大嘴笑了起来。“走了就好。”

    “———”秦洛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能够理解龙王的心情。有些藏在心里很美好的东西突然间变质,这种失去的遗憾会让人心里很难过,有种瞬间脱力的感觉。

    洛莘是他的初恋情人,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他没有得到,可是他仍然珍之重之。

    今天的事情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痛,一种莫名的悲伤情绪在心头蔓延。

    “师父。”秦洛有些不忍心了,出声说道。“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说吧。”龙王大手一挥,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了?”

    “她不适合你。她也不爱你。”秦洛说道。“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比她更好的。一个真正爱你懂你并且无条件支持你的女人——特种军人。有房、豪华山庄。有车,还都是军车。兄弟众多,一呼百应。咱们在《非诚勿扰》上把你的情况一讲,恐怕喜欢你的女人能从燕京排到天津。天涯处处有鲜花,何必单恋一棵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