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6章、天杀的!
    第946章、天杀的!

    龙王的意思说得很明白了。我觉得你合适时,我会主动让人找你。我觉得你不合适,你死皮赖脸的往我这儿推荐也没用。

    公私分明,我要不要用他和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

    “既然别人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我们还留在这儿做什么?我可不愿意像个乞丐,等着别人施舍才能够回来。”皇千重冷笑着说道。“我要回来,会以我的方式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千重。”洛莘寒着脸喝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在说我应该说的话。你觉得在这边陪着笑脸回忆一下青春说几句好话那个老不死的就会让我回来?不要妄想了。你以为他会在乎你?你以为他还会把我父亲当兄弟?他早就忘记了。”

    “皇千重。闭嘴。”

    皇千重没有闭嘴,而是盯着他的母亲洛莘,说道:“你走不走?”

    “我还要事要谈。”洛莘不想在这种矛盾重重的情况下离开,不然的话,下次连来的理由都找不到了。

    求人的人就像是出来卖的小姐,一次比一次不值钱。

    “你不走,我走。”皇千重说完便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洛莘张嘴想留,但是想想让他先走也不是坏事,于是便任他自行离开。

    见到自己的母亲并没有随后告辞,皇千重更是把这股子恨意都转移到了龙王和秦洛的身上。

    “是我的,我一定要拿回来。”皇千重狠声说道。

    砰!

    皇千重膝盖一软,一小子就跪倒在了地上。

    皇千重转过脸去就看到一双凌厉凶猛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眼白处布满血丝,瞳孔却清明坚韧,仿佛是一只下山觅食的猛虎。

    “如果你不是他的儿子,现在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灰衫老人的声音低沉沙哑,但是话中的霸道和傲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皇千重有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甚至连从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嘴巴张了张,想要说几句硬话或者反驳点儿什么。

    最终,说出来的却是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相信的‘对不起’。

    “滚。”老人身体往后一躺,再次恢复了他睡觉时的混沌状态。

    皇千重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瘸着腿小心翼翼却又快速无比的离开。

    看到皇千重过来,等在停车场的司机赶紧下车打开了车门。

    皇千重钻进后车厢,咬牙切齿的说道:“开车。”

    “少爷,夫人他——”因为司机是洛莘的人,所以他非常忠于自己的上司。总不能载着老板的儿子离开了,却把老板独自留在外面。

    “我让你开车。”皇千重大声吼道。

    司机不敢多问,赶紧发动了车子。

    皇千重扯起裤腿,看到自己的小腿部位漆黑一片。膝盖上却出现一个凹洞,凹洞的皮已经破了,渗出殷红的血丝,像是被什么重物给击伤。

    皇千重想起和秦洛博斗时他手里的那一把银针,那小子竟然趁机扎了自己一针。难怪他那会儿觉得小腿没有知觉踩在地上有种踩在棉絮上的感觉,原来是中毒了。

    没想到,他还是被那个混蛋给阴了一记。

    而那块凹进去一块并且渗出血丝的小洞就是守门人的杰作了,想起那个老头子一身恐怖的修为,皇千重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秦洛。”皇千重咬牙切齿的吼道。“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去死。”

    嘴角渗出鲜血,然后眼前一黑,人便晕倒了过去。

    ————

    ————

    看到皇千重离开时狼狈而倔强的身影,洛莘心中有种刺痛的感觉,自己终究还是失败了。

    她觉得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魅力,龙千丈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龙千丈了。

    他可以为你终身不娶,他同时也可以把你视如草芥。

    这就是男人。至情至真却又无情无义的男人。

    女人或许会对身边喜欢自己的男人浑不在意,可是当他决绝的转身而去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和惆怅的。

    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感情上,她们都喜欢你争我夺的这份热闹。

    洛莘笑笑,说道:“千丈,我知道你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这是好事,也是坏事。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人那么多,可是为什么只有那么少数几个人得到那样的位置?自己的亲人和外人同样有能力,那么举贤也不要避亲。有时候还是要适当照顾一下自己的子侄后辈的——我听说秦洛拿到了风雪的铭牌?”

    龙王看了秦洛一眼,说道:“秦洛的铭牌是风雪亲手送出去的。如果他愿意送给别人,我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龙王话中的台词是说,傅风雪愿意把自己的铭牌送给秦洛,那是秦洛的福气和本事。如果他愿意把铭牌送给皇千重,那也是皇千重的造化,他不会多说些什么。

    “咯咯,还真是有趣呢。龙息三大创造人,天明的铭牌留给了千重,风雪的铭牌送给了秦洛,现在只剩下你手里的那块牌子了——千丈,你手里的那块牌子会给谁?”

    如果能够获得一位龙息创造人铭牌,那么所有龙息成员当见物如见人,在持牌人遇到危险的时候要挺身相救。

    如果是两位以上的创造人都把铭牌交到同一个人手里,那么这个人就是他们最看重的人,也有可能是将来托付龙息的人。这样的话,铭牌的意义将发生了质的变化,有可能是一场权力交接。

    但是,现在皇天明把铭牌交给了皇千重,傅风雪把铭牌交给了秦洛,那么,龙王的这块牌子交给谁就至关重要。

    无论是皇千重还是秦洛,只要他们能够获得龙王的这块牌子,他们的身份也将立即发生变化。

    “我没想好。”龙王说道。

    洛莘心里放松了一些。虽然龙王不可能会把他的铭牌送给皇千重,但是他也没有当场说出来会把牌子送给秦洛。

    只要两张创造人铭牌不会集中在一起,那么铭牌效应就不会产生,千重就还有机会。

    “唉,千重就是脾气太倔。这点儿不像他爸,倒是和你挺像的。”洛莘看着龙千丈说道。“他爸走得早,我也没能力教好他。心里愧疚啊。”

    “现在的状态最适合他。”龙王叹了口气,说道。终究是自己生死兄弟的儿子。他并不希望他走上绝路。“给他的太多反而是害了他。”

    “我也知道。”洛莘苦笑着说道。“可是为人父母的,又有几个能拒绝得了儿孙的要求呢?千重,能帮的,你就帮他一把吧。秦洛现在已经是全国闻名的名医生,千重心高气傲,也不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啊。”

    龙王没有接腔,这样的请求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好啦。我知道你们爷俩有话要聊。我就不打扰了。”

    洛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白底青花的旗袍衬托出她无限妖娆的身材。

    这女人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男人的母亲了,竟然还能保养的这么好。

    皮肤白白嫩嫩吹弹可破,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甚至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没有。胸部饱满,双腿匀称修长,再配上她灵动的眸子和纯真的笑脸,活生生地一个二八妙龄少女。

    “真是个老妖怪。”秦洛在心里想道。

    龙王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你去送送。”

    秦洛只得答应,笑着说道:“好的。”

    秦洛送洛莘出了龙王小院,走到通往白色小楼的一片白桦树林时,走在前面的洛莘突然间停下了步伐。

    正在想着心事的秦洛没有主意,一头撞在她的背上。

    没想到洛莘的身体那么娇弱,只听到她惊呼一声,身体就往小道边的树林里倒过去。

    秦洛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秦洛的身体在前扑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倾斜,两人的身体便双双地倒在了草地上。

    洛莘正面朝前摔倒,秦洛双手搂着她的腰肢身体压在她的后背上。

    软!

    嫩!

    滑!

    远距离的便能感觉的到她的皮肤保养的非常好,像是加了奶昔的果冻似的。

    现在近距离的亲密接触,这样的感觉就更加的直观。

    “哦——”洛莘不自觉的低呼一声。

    该死的,就是这一声娇滴滴的呻吟,竟然让视金钱如粪土视美女如老太婆的秦洛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你对老太婆也感兴趣?”洛莘突然间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