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5章、杀人意!
    第945章、杀人意!

    没有人知道皇千重对自己的母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即便皇千重自己怕是也难以说清。

    这是相依为命的依赖,也是自私自利的畸恋。

    自从父亲逝世后,他便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是他生活和生存的支柱后盾,也是他成长和褪皮成龙的导师和领路人。

    他爱她,也恨她。尊重她,也轻视她。

    他觉得她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但是——她却不能成为自己的女人。

    他知道母亲带他来龙息疗养院是有求于人,希望龙王能够改变主意让他回归。

    龙王不理会他甚至不正眼看他,他可以忍。

    龙王拒人千里之外不愿意喝他倒的茶,他也可以忍。

    可是,秦洛说他的母亲是花瓶。他忍无可忍。

    只觉得脑袋一热,身体便如老鹰博兔一般的冲向秦洛。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没想到皇千重竟然隐藏着这样的实力,明明隔着两三米远,转瞬间便到了眼前。

    他的左手抓住了秦洛的胸口衣服,右手一拳砸向他的面门。

    “老不死的不是看不起我吗?今天我就拿你的徒弟练练手。”皇千重在心里想道。

    秦洛没想到皇千重这小子竟然这么嚣张,在龙王的小院里还敢动手打人。

    他发现了情况不对后就想躲闪,身体连连后退,可是他退得快,皇千重冲得更快,一下子就被他抓住了衣服。

    砰!

    秦洛举起的手臂堪堪接下皇千重的那一记重拳。

    手臂火辣辣的痛,在无心对有心的攻击下,秦洛小小的吃了个暗亏。

    一击失败,皇千重立即化拳为爪,那只右手仿佛有了生命的灵蛇似的,顺着秦洛的手腕就滑了上去,凶狠无比的往秦洛胳肢窝的肋骨处扣去。

    这是人体的脆弱部位,一旦受擒,秦洛就再无还击之力。

    秦洛哪肯让他抓住?

    身体再次后退,给了自己一个缓冲的空间。一拳砸向皇千重的鼻子,另外一脚踢向皇千重的跨部。

    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要么皇千重扯断秦洛的肋骨,但是与此同时秦洛也要打碎他的鼻梁骨踢爆他的蛋蛋。

    要么各退一步,各逃一命。

    皇千重退了,可是退了一小步,却攻了一大步。双脚重力一蹬,身体一百八十度的翻空而起,然后双脚如长矛般的直接踢向秦洛的咽喉。

    ‘双枪’,特种部队致命杀招。

    这一次,秦洛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危险。

    这是一种死亡的气息。他在离的身上感觉到,他在火药的身上感觉到,也在耶稣和剑客的身上感觉到。

    一击必杀,有去无回。这是这些顶级高手的出手风格。

    秦洛有种很无力的感觉。他没想到这个长相比女人还女人的小白脸竟然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

    既然这样,上次在王九九用枪指着他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想办法反击?

    秦洛的额头冷汗嗖嗖。

    藏拙。他是为了藏拙。

    这见鬼的燕京,每一个人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每一个人都藏着一招二招的杀手锏。

    秦洛觉得,自己这种天真无邪纯洁善良的小男生实在不适合生活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城市。

    退一步,死。

    进一步,大家一起死。

    唰!

    秦洛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银针,那些银针的尾端捏在他的手心,针尖齐唰唰的刺向皇千重的脚腕。

    银光闪烁,锋芒毕露。

    秦洛知道他没办法躲避这一击,他也同样自信皇千重没办法躲开自己手里的这一把银针。

    这是他揣在身上的所有宝贝,为了和人博命他全部都拿了出来。

    飞在空中的皇千重大惊失色。第一次攻击失败已经让他很意外了,这一记后招他准备已久,面对数名特战队员的围攻也可化险为夷。

    可是,在攻向一个本职身份是医生的家伙时,他竟然不慌不忙的想到这样的反击方式。

    怎么办?

    双脚下移,脚尖改踢咽喉为踹胸口。这样的话,就不得不把杀招改为了伤招。

    秦洛双手探出,一招《道家十二段锦》中的双手抱月势,一转一拉,皇千重的双脚就到了秦洛的怀里。

    秦洛抱着皇千重的大腿,用足用身的力气把他向小院的院墙扔过去。

    哐!

    皇千重双手撑墙,身体缓缓的落在地上。

    刚想站起来,却觉得脚脖子处有点儿疼痛

    用力踩在地板上有种踩在棉花堆上的不着力感觉,有心扯起裤腿看看,却又觉得这样很丢面子,只能强力忍耐。

    秦洛站在原地怒视着皇千重,一只手按摩着那双被皇千重拳头击中的手臂。

    皇千重咬了咬牙,再次发动了身体攻向秦洛。

    秦洛不退反进,一幅要和皇千重决一生死的架势。

    轰!

    两人的身体在即将碰撞到一起时被一股无力抗拒的力气给拉开,然后就像是两个沙袋似的被丢飞了出去。

    一左一右,皇千重再次砸到了墙壁上,而秦洛则落在了廊檐的屋蹲子上。

    “都住手。”双手拄着拐杖站起来的龙王大声喝道。“谁敢在我的地盘打架?”

    皇千重恐惧的看了龙王一眼,没想到这个瘸子瘫痪了那么多年还保存着这样的实力。自己在他的手上就像是一只任凭处置的牵线木偶,随便他怎么折腾都没办法反抗。

    “我不是有心冒犯。但是他辱骂家母,我宁愿一死也要洗涮屈辱。”皇千重咬牙说道。这个理由找的很不错,倒是让人觉得他是一个为母报仇的孝子。

    “我没有。”秦洛一脸委屈的说道。“我怎么辱骂洛姨了?我说过一个脏字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用不着在这儿做口舌之辨。”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说是就是了,连给人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我夸洛姨长得漂亮,可以上《华夏名女录》就是辱骂她?既然这样,你天天夸我长得好看可以上《华夏美男传》来骂我吧。”

    “秦洛——”皇千重的眼睛如毒狼一样的盯着秦洛。

    “有话说话。别瞪眼睛来吓人。”

    “好啦好啦。”洛莘笑呵呵地站出来打圆场。“千重这孩子也就是太孝顺了。人家秦洛和我开玩笑呢,又不是真的想说我是花瓶,你生那么大的气做什么?以后可不许动手动脚的,有事好好说话。”

    说实话,听到秦洛那么评价自己,洛莘连把他吃掉的心思都有了。

    自诩才华横溢智计过人的女人最讨厌别人说她什么?说她是花瓶。

    很显然,秦洛就犯了这样的禁忌。

    可是她也知道,如果今天皇千重和秦洛在龙千丈面前大打出手的话,她所谋求的事情只能告黄。

    他不知道这小子对龙千丈灌了什么迷魂汤,但是龙王对他的宠爱和偏颇是显而易见的。

    洛莘甚至想,也幸好这小子不是军人。不然的话,以龙王在军队的影响力。他还不是在军队系统里横着走路?

    “洛姨,我真的没有说你是花瓶的意思。你本来就是燕京第一美女,而且智名远扬,很多男人都比不过呢。再说,上《华夏名女录》的都不是简单的女人啊,李师师、苏小小、薛涛、董小婉——她们每一个都很有才华,遗留下来的诗词佳作直到现在还被人称赞叫绝。”

    “———”洛莘只觉得胸口闷得慌,真想往秦洛这个祸害脸上吐几口口水解气。

    确实,他举得几个上了《华夏名女录》的女人都非常有名气,也很有才气。

    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身份都是妓女。

    “他是在暗讽自己使用美色来引诱龙王帮助自己的儿子吗?”洛莘在心里想道。

    “秦洛,要尊重老辈。”龙王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

    秦洛当龙王的面说洛莘是‘花瓶’,这让龙王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初恋情人不是。当时为了这个女人,他和另外一个男人争得头破血流,差点儿连朋友都没得做。

    可是,事过境迁,她嫁做人妇并生有人子,那份感情也已经烟消云散。

    她却再次走到面前,想用以前的那些感情来‘要挟’自己支持她的儿子——这让龙王心里有些遗憾,也滋生一些失去什么富贵东西的惋惜。

    经过秦洛这么一闹腾,他心里的那点儿遗憾啊惋惜啊闷气啊什么的全都凭空消失了。

    “我知道了。师父。”秦洛点头说道。

    龙王又转过眼看着洛莘,声音平和却不容辩驳的说道:“国是国事,家是家事。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洛莘,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了。如果我觉得他合适,我会让人找他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