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4章、放肆!
    第944章、放肆!

    秦洛过来的时候,离正蹲在沙发上吃葡萄。

    她穿着一套军用的迷彩短袖T恤和一件宽松的迷彩长裤,脚上没有穿袜子,就那么赤裸着小脚踩在沙发上。

    大理石茶几上是一个硕大透明的水果盘子,水果盘子里盛着一大串葡萄。

    她伸手摘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嘴巴快速的蠕动着,然后‘噗’地一声,葡萄籽和葡萄皮便被她给快速的剥离出来吐进地上的垃圾桶里。

    秦洛想,可能她的牙齿也和她手里的刀子一样的灵活利索。

    白哗哗的小脚、白嫩嫩的小手、紫红色的葡萄以及艳若樱桃般的小嘴,看起来即可爱又性感。

    “性感?”

    秦洛摇了摇头。这女人什么时候能够和这两个字沾上边了?

    “看什么?”离看到秦洛站在门口不进来却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没好气的说道。

    “看你。”秦洛笑哈哈的说道。“离,其实有时候你还挺好看的。”

    离差点儿没忍住把水果盘子砸在他那张一脸得意的臭脸上。

    什么叫做你有时候还挺好看的?那么说大多数时候自己就很不好看了?

    秦洛无视离的白眼,走到他面前坐下,伸手摘了几个葡萄一个个的塞进嘴里,说道:“我看到停车场有一辆熟悉的车子。师父那边有客人?”

    “义父说你来了可以直接过去。”离说道。

    “师父不会特别向你交代这句话吧?”秦洛笑呵呵的看着离,说道:“你急着把我推过去有什么企图?”

    “我讨厌那个女人。”离看到自己没能骗过秦洛,有些遗憾的说道。

    “哦。果然是她来了。”秦洛笑着说道。“你义父在和初恋情人聊天,我这个时候跑过去是不是打扰人家的兴致?”

    “如果你不去,以后就有人来打扰你的兴致了。”离冷笑着说道。“他也来了。”

    “皇千重?”秦洛的眼睛眯了眯,说道:“他来干什么?”

    “他想回来。”

    “回来?回龙息?”秦洛把手里的最后一颗葡萄塞进嘴里,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说道:“看来他们还不死心,来给师父施压了。”

    “现在感觉到压力了吧?”看到秦洛严峻的表情离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当初我和你打赌,说如果你能治好义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没想到直到现在你还不能让义父站起来。如果义父的病好了,那些宵小之徒也敢上窜下跳?”

    确实。秦洛刚刚来到龙息被龙王接受以后,离就曾经把他按在一棵大树上说了这种类似于诱惑勾引的话。

    原本还以为这个女人忘记了,秦洛自己也没好意思提出来。没想到她还一直记在心里呢。

    “你怎么不这么想——是我对你这发育不良的身材不感兴趣呢?”秦洛假装不屑的扫了一眼离的胸口,说道。

    “虚伪。”离又开始快速的吞食葡萄了。

    秦洛知道有一批人一直致力于推动皇千重回归龙息的事情,只要他在龙息不犯什么错误,等到龙王因为身体或者年龄等原因退休,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龙息之主。

    不用怀疑,这件事情背后最大的推动人就是洛莘。以前的燕京第一美人交际圈极广,到底现在还有着怎样的影响力秦洛不知道。他更在乎的是,龙王对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如果龙王点头,所有的事情都顺理成章,皇千重的升势势不可挡。

    “既然你想让我进去,我就过去看看吧。”秦洛说道。

    看到他走出去的背影,离‘噗’地一声把嘴里的葡萄籽给吐出来,说道:“鸭子死了嘴还硬。明明是你自己急着要去的。”

    秦洛走到龙王小院门口的时候,仍然和以前一样情不自禁的放缓了脚步。

    这是龙息人的习惯,也是他的习惯。

    因为门口躺着的老人值得他们尊重,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事情。

    “小伙子,不错。”躺在藤椅上晒太阳的老人伸了个懒腰,睁着懒洋洋的眼睛说道。

    “谢谢。”秦洛顿了顿脚,笑着说道。

    他不知道老人为何突然间对自己说这句话,但是想必他有自己的深意。

    等了等,没有等到老人的下文,好像他又一次睡熟过去一般。秦洛这才轻轻的推开小院的门走了进去。

    “师父。”秦洛笑呵呵的对坐在院子里的龙王说道。“我来看看你——不知道你有客人。我晚些再来吧。”

    洛莘没想到秦洛会在这个时候赶来掺上一脚,心里暗恨,脸上却快速的布满了明媚动人的笑意,柔声说道:“秦洛,大家都不是外人。既然来了,就过来坐吧。你和千重也是老相识了吧?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你们俩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也想啊。”秦洛敷衍着说道,却厚着脸皮走了进来,没有再提自己离开的事情。

    看到龙王的杯子空了,秦洛麻利的提着茶壶帮他加水。

    这一次,龙王没有伸手阻挡。

    洛莘脸上的笑容仍然温暖如初,可是嘴角的弧度却别有深意。而皇千重却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低垂着的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什么叫做羞辱?这就是。

    龙王看到秦洛,一直紧绷的丑脸也微微缓和了一些,问道:“乙肝解毒王的事情解决了?”

    “师父也在关注这事儿?”秦洛笑着问道。

    “世人皆知。我怎么能不知道?”龙王笑着说道。他就喜欢和秦洛聊天。

    因为秦洛不怕他。和他说话很随意,就像是亲孙子对自己的爷爷——其它人看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一幅唯唯诺诺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烦。

    当然,这个也着实不能怪别人。以龙王的身份地位,以他的身手能力,再加上长了一张不怒就威风八面一气就十面埋伏的大饼脸——谁站在他面前能不打怵?

    “我也知道呢。”洛莘接话说道。她可不希望秦洛来了自己就变成一个边缘人。“这次真是凶险万分。不过秦洛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秦洛谦虚的说道:“主要是朋友们的支持配合,要是我一个人的话,可能现在还在和他们打嘴皮子官司——其实解决起来也不困难。一是咱们占了一个‘理’字,理直气就壮。另外,对付那些喜欢闹腾的家伙如果哄着不走的话那就打着走。”

    啪!

    龙王一巴掌拍在藤椅椅靠上,大笑着说道:“好。这两句话说的好。理直气就壮,哄着不走就打着走——哈哈,秦洛,你可以去做个外交官。”

    “师父,不瞒你说,外交部的刘禹厅长还真想让我进他们部门——不过我还是喜欢做医生。”秦洛厚着脸皮向自己脸上贴金。

    说实话,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和皇千重分别在龙王面前争宠。

    皇千重这小子命好福气大,有一个漂亮的老妈出来帮他说话。秦洛就只能自己厚着脸皮赤膊上阵了。

    你想想,要是刚才秦洛的那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那效果不是更好了吗?

    这就跟说相声一样,有一个逗角,还要有一个捧角。没有捧角,逗角就很难把观众给说笑。

    洛莘斜眼瞟了皇千重一眼,笑着说道:“确实是英雄出少年,术业有专攻。我敢说秦洛在医术上的造诣以及对中医的贡献绝对不会比李时珍华佗那些声名赫赫的名医要小。以后也一定是可以记入医书史册的大人物。”

    虽然洛莘表面上是在赞美秦洛,但是话中的意思却极其的阴损。

    什么叫做术业有专攻?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秦洛擅长医术,可是在其它的事情上就可能稀松平常了。

    另外,也是间接的在替自己的儿子说话。或许自己的儿子不懂医术,可是,他会其它别人不会的东西啊。

    至于他会的是什么东西,秦洛不知道,想必龙王是非常清楚的。

    秦洛看着洛莘连连摆手,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可不敢和那些先贤伟人相比。更没想过记入医书史册的事情——我做的这点儿小事实在是不值一提。不过,如果有人编撰一本《华夏名女录》的话,洛姨一定能够榜上有名。”

    不得不说,秦洛这人也有些不地道。

    别人刚刚阴了他一记,他转手就给别人挖了一个大坑。

    你不是想说我‘除了医术一事无成’吗?我就骂你‘除了漂亮就是个花瓶’。

    “放肆。”皇千重阴沉着脸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