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2章、等他们来求我!

第942章、等他们来求我!

    第942章、等他们来求我!

    “秦先生,乙肝解毒王已经可以上市了是吗?”

    “是的。”秦洛点头说道。

    “确切的上市时间确定了吗?”有记者兴奋的问道。如果乙肝解毒王当真能够攻克乙肝病毒的话,这对中医药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

    “在我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乙肝解毒王已经入厂生产——一个星期内可以迅速铺货燕京市场,一个月内可以向国内一线城市药店铺货,两个月内可以在二三线城市购买到乙肝解毒王——”

    “法国什么时候可以购买到这种药品?”女记者劳瑞忍不住再次发问。

    “暂时还没有法国医药公司来洽谈引进事项。”秦洛笑着说道。“鉴于日本和韩国对乙肝解毒王的不信任态度,此药暂不进入日本和韩国市场。”

    哗——

    秦洛的最后一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的记者都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怀疑自己的耳朵说否说错了话。

    暂不进入日本和韩国市场,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你们不是说我们的药有毒吗?你们不是全民抵制吗?既然你们不喜欢,那我们就不进去好了。

    “秦洛先生,请问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是你个人行为还是国家卫生部的行为?为什么要放弃那么大的市场份额?”

    “这种行为是否是对日本和韩国抵制中医药的报复?”

    ————

    问题接二连三的抛出来,秦洛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他笑了笑,说道:“怎么猜测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就此事做出回答。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

    说完,不顾众多记者的挽留和追问大步向外面走去。

    回到会议室的时候,林浣溪、顾百贤、王修身和王养心等一群人都在等待着秦洛归来。

    “乙肝解毒王真的不进入日韩市场?这可是不少钱啊。”王养心最先跳出来发问。

    “我们要站着把钱给赚了。”秦洛笑着说道。“他们刚刚才开展声势浩大的抵制中医药运动,回头我们就给他送去救命解药——这种没骨气的事儿我可做不来。”

    “嘿。”王养心傻乐。搓着手说道:“我不是让你干没骨气的事儿。我是觉得损失这两块市场怪可惜的。当然,这也不关我什么事儿,反正赚的钱又不分给我一份儿——”

    王修身也为乙肝解毒王的问世而高兴,说道:“别义气用事。借此机会把中医药推广到全世界所有的角落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要做的事情。如果当真要报复他们的话,可以抬高药价嘛。”

    秦洛点头,说道:“师父说的是。但是有些人请他撮一顿不如把他揍一顿。咱们这个时候要是主动求上去的话,他们说不定还会故意拿捏咱们。等到他们承受不住压力主动来找咱们的时候,那条件就任由咱们来开了。”

    秦洛阴险的笑了笑,说道:“我在等他们上门求我。”

    秦叔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秦洛在小院里和两门一派的人没日没夜火急火燎的研究解毒方案的时候,外面针对中医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

    更让他吐血的是,他的老对手许东林这混蛋又公然站出来攻击中医药并且以他那老不死爷爷的名义要求他们的国人把生命托付在自己人手里——话中的潜台词就是说,交到中医手里是非常危险的。

    身为竞争对手,他能够理解他的这种做法,但是并不代表着他就一定会原谅。

    现在有机会坑害他们一下,秦洛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你不是说国人应该把生命托付给自己的同胞吗?那好啊,你们自己去解决乙肝患者的问题吧。”

    不仅仅是日本和韩国,所有在这次风波中攻击中医药的国家都将列入秦洛脑海中的‘黑名单’。

    顾百贤指着秦洛,说道:“你这家伙啊,谁也别想占到你的便宜。”

    “我只是不喜欢吃亏而已。”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走到秦洛面前,小声说道:“回去休息休息吧。我打电话让李嫂给你煲了参汤。”

    秦洛抓住林浣溪的手,说道:“你陪我去理个头发吧。好几天没去剪头发了,影响我偶像派的形象。”

    林浣溪想要挣脱,没想到秦洛握的太紧,只好任由他拖着。

    今天,中医公会的所有职员都看到了让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

    他们的冰山上司林浣溪像是个刚刚陷入爱河的小女人似的,任由一个男人拖着她的手,两人并肩向外面走去。

    直到进入地下停车场,上了林浣溪的香槟色宝马车,秦洛才松开了林浣溪软绵绵的小手。

    “蓝天护死了。”秦洛对认真开车正熟练的把车子倒出去的林浣溪说道。

    林浣溪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我以为他被抓了。”

    “就算不死也是被抓,他可能是代表着某股势力进来搅局。”秦洛把脑袋靠在舒适的靠垫上,说道。“现在金辉公司被另外一家公司控股,我在其中占有不少股份。”

    “我知道。”林浣溪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知道?”秦洛瞪大了眼睛。他持股金辉公司的事情是机密,除了苏子等少数几个股东,其它人都不知情。他在家里也没向林浣溪提过有新公司收购了金辉公司的事情,甚至他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回林家别墅了,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然你不会这么卖力。”林浣溪揭开了迷底。

    “———”

    这女人太可恨了。气极败坏的秦洛勾起她的下巴,狠狠地在她芬芳如茉莉的小嘴上狠狠地吻了一口。

    林浣溪的镇定功夫也实在到家,遇到这样突然的骚扰,她开车的动作竟然丝毫不受干扰。

    不过,她剧烈起伏的饱满酥胸还是透露了她此时的心事。

    “不理发了。”秦洛说道。“还是先回去喝汤吧。”

    秦洛想,喝完汤可以顺便洗个‘冷水澡’。

    ————

    ————

    许东林把车子停在海滩别墅的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木门,一个身穿长袍的老头子打开了大门,恭敬的鞠躬,说道:“少爷,你来了。”

    许东林点了点头,径直向里屋走去。

    他把脚上的鞋子和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一个正坐在矮几前打盹的老人面前站定。

    “爷爷。”许东林轻声唤道。

    老人像是这才从香甜的睡梦中惊醒,睁开朦胧的眼睛,说道:“东林,你来了。”

    “是的爷爷。”许东林走到许缚面前坐下,帮老爷子冲了一杯清茶,说道:“爷爷看过今天的报纸吗?”

    许缚端起清茶抿了一口,漱了漱嘴后吐在旁边的碟子里,然后这才慢慢的品尝起杯子里的香茗,说道:“看了。姓秦的小子闹腾的这么热闹,怎么会没看?”

    “爷爷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他们当真已经找到了解决乙肝病毒的方法吗?”许东林对秦洛等人高调炒作的‘乙肝解毒王’还持有怀疑态度。

    “他喜欢折腾,但不愚蠢。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是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的。当初他在韩国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不是无法无天?可还全都被他给做成了。”许缚地眼神没有焦点,像是陷入了对一些往事的回忆。

    “如果是真的话,现在我们怎么办?”许东林的心情非常的不好。前几天才站出来公开质疑中医药,没想到很快就被人狠狠地煽一巴掌。

    “东林,我老了。不能所有的事情都来问我。”许缚懒洋洋的说道,有点儿想要置身事外的意味。“既然你来找我,应该已经思考过对策了吧?”

    “是的。”许东林点头说道。“如果乙肝解毒王确实像他们说的那样能够排除乙肝病毒的话,民众的购买欲望一定非常强烈。如果政府不能把这种药引进回来的话,他们一定会对我们非常失望——到时候,政府也会逼迫我们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

    “我的建议是,由韩国的医药公司主动去华夏国和他们的政府官员接洽——实在不行的话,让政府出面洽谈也是可以的。大不了多出让一些利润就是了。”

    “嗯。”许缚点了点头,说道:“政府可以不顾及脸面,咱们医学界还是要顾及的。这些事情让他们去做也更有影响力一些。”

    “爷爷也认为应该这么做吗?”许东林问道。

    “是啊。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许缚放下杯子,伸手握紧孙子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东林啊,和这样的对手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是你的幸运,更是你的不幸。”

    “我不会输给他的。”许东林表情凶狠的说道。

    “不管输赢,你都要坚持住。”许缚说道。“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辈子的事情。而是一个民族,子孙万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