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40章、我也是有粉丝的人!

第940章、我也是有粉丝的人!

    第940章、我也是有粉丝的人!

    啪!

    林清源一巴掌拍在餐桌上,怒声喝道:“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恨了。中医到底怎么招他们惹他们了?是不是中医不死他们就不肯消停不肯罢休?秦洛才带人挫败了他们,伤口还没好利索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跳出来搞东搞西——要我说,秦洛对他们还是太仁慈了。最好踩得他们都抬不起头来。这样的话他们就老实了。”

    正在吃饭的贝贝被林清源拍桌子的声响吓了一跳,撅着沾满稀饭糊的小嘴,说道:“爷爷,你怎么了?”

    林浣溪取了毛巾帮贝贝擦嘴,说道:“无知者无畏。”

    “中医好不容易有抬头的趁势,这么被人一闹又要和人打口水仗——总这么被他们闹下去也不是办法。秦洛呢?就没有想想办法?”

    “他在和人研究药方的事情。”林浣溪说道。

    “唉,也难为这孩子了。”林清源叹息着说道。“咱们这中医也实在是太多灾多难了。这可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就是。爸爸昨天都没回家。要不是我陪着妈妈睡觉,她多寂寞啊。”贝贝邀功似的说道。

    林浣溪瞪了她一眼,说道:“赶紧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去学校。”

    “好吧。”贝贝说道。“爸爸答应每个月送我去一次学校的——他以为我忘记了。其实我是故意不说。”

    “———”

    ————

    ————

    “——《少年医王》已经进入筹备阶段,除了女主角人选更换之外,秦洛先生没有再对其它角色提出要求。”

    马悦汇报完每天的重要事件后,合上手里的文件夹,看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闻人牧月,说道:“反抗中医的浪潮越卷越大,好像是一场有阴谋的行为——卫生部除了发表一份态度强硬的声明之外,并没有出台其它有效的竭制措施。秦洛先生直到现在还保持沉默。”

    闻人牧月抬起让人HOLD不住的俏脸,面无表情的问道:“前几天报纸上是不是报道过一种国外引进的眼药水让多名患者眼睛发炎?”

    和闻人牧月配合多年的马悦只觉眼睛一亮,一下子就抓住了这个问题的关键,躬身答道:“是。我明白怎么做了。”

    当天,国内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网易新闻在头版头条发布了这样一个贴子:是谁想夺走我们的光明?

    贴子中说,有一位姓张的先生两年前感觉到视觉模糊,眼底出血,到一家医院看病。医生推荐一种叫做诺斯维叮的药,一个疗程三针,视力很快就清楚了,而其他方法效果不明显。今年,他感觉病情有反复,就再次来打针,谁知回家后感觉视力更加模糊。

    除了这名张先生之外,同时还有55例患者出现眼部红肿、视力模糊等局部反应症状,专家初步诊断为‘眼内炎’。

    这是近年来少见的群体性不良反应事件,差点儿酿造成多名患者失去光明。

    这个贴子一经发布,便立即引起广大网友的围观和评论。

    新浪、SOHU、企鹅等其它几大主流的网户网站也纷纷转载,华夏国最大的两个互动社区天天和猫猫也将其置顶为当日热贴,每个站的浏览量数十万,评论过万条。

    “要彻查诺斯维叮的来源。它是怎么进入国内的?”

    “外国人老是攻击我们的中医,他们的药就没有问题吗?”

    “他们要把我们的中医赶出去,我们就不能把他们的药赶出去吗?谁怕谁?”

    ———

    原本世界各国呈现一面倒批判中医的架势,这个新闻一经热炒之后,变成了中西医互相掐架的局面。

    这潭子水越搅越浑,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所以,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担心网破,也不得不放缓了逼死中医这条大鱼的动作。

    ————

    ————

    生活就像是拉屎,也许竭尽全力出来的只是一个屁。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秦洛的想法非常好,也立即将其付诸于实践,可是,效果却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秦洛这几天一直关在小院子里没有出门,和两门一派的人一起研究解决乙肝解毒王损害心脏的问题。

    原本他把希望放在菩萨门的护心圣品龙骨草方上面。可是经过实践后发现,龙骨草方只能够化解一部份的毒素。想要把它的毒素全部排除,需要改良方子才能够做到。

    要知道,这些遗留下来的秘方每一剂都是经过前人无数次的失败和实验配置而成,想要将其改变,即要不失原意,又要加大他的功能效用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门一派数十名医学高手争分夺秒日夜探讨,还是没能够找到一个满意的方案。

    在这期间,秦洛接到了无数的电话。

    有记者要求采访的,有中医公会的领导者询问情况的,也有朋友关心安慰的——蔡公民也亲自打来电话,虽然他在电话中没有说什么,但是秦洛还是感觉到他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他的压力就是秦洛的压力。这也加大他要在短期内解决掉这个问题的决心。

    “龙骨草方是可以做为基础药方来使用的。”秦洛说道。“但是有一些毒素的残渣却没办法排除干净——这样的药没办法通过国家审核,我们也不可能把这种药推向市场。”

    “能想到的改良方法我们都想过了,可是都达不到理想的效果。”苏子站在秦洛的身后,伸出手指轻轻的按摩着男人的太阳穴。这些天秦洛的心里像是憋了一口气似的,没日没夜的去做研究去和人探讨,实在是太累了。

    秦洛感觉着大脑处的一丝丝清凉,知道这是菩萨门特殊的按摩手法,疲劳缓解许多,心情也轻松了不少,笑着说道:“难道咱们当真没有古人聪明?”

    “这个方子是菩萨门的第二任门主耗时多年才研究出来的,就算你是天才医生,几天时间就想破掉或者改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苏子劝慰着说道。

    “时间不等人啊。”想到外面激烈的战斗,秦洛又觉得脑袋有些生痛。“解毒药不行。难道——”

    秦洛一下子从椅子上坐起来,说道:“以毒攻毒呢?能不能再加一种药材进去来中和龙骨药方没办法排除出来的毒素——即便没办法排出来,也对人体没有任何伤害。甚至还有滋补作用呢?”

    苏子有时候真是很佩服秦洛这种天马行空的思维,苦笑着说道:“这种想法——是不是太怪异了?有哪种毒素留在人体里面会对人体没有伤害呢?”

    “不试怎么知道呢?”秦洛说话的时候就快步往外面的药房跑过去。

    “鞋。没穿鞋。”苏子在后面喊道。

    可是,秦洛像是没有听见似的,早就跑得没影了。

    苏子提着秦洛忘记穿上的鞋子跟了上去,就像是跟在后面细心呵护儿子的年轻母亲。

    ————

    ————

    所有的燕京媒体或者驻京媒体都接到了卫生部的邀请,邀请他们于六日下午三点在倾城国际的一楼会议室来参加记者招待会,卫生部将就乙肝解毒王的药方事件以及日韩国家患者中毒事件做出解释说明。

    乙肝解毒王事件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最受人关注的新闻了,华夏媒体和其它国家媒体的口水仗不断升级,怒火也越来越盛,有不受控制的趋势。

    网上有人说,如果把一个华夏记者和一个韩国记者同时关在一个笼子里,可能两人会忍不住大打出手,最后只能有一个人出来。

    沉默多日的卫生部终于开腔愿意就这些事情做出说明,自然吸引了无数的记者前来跟踪采访。

    接到邀请的来了,没接到邀请的也来了。数百名记者齐聚一堂,把会议室的椅子给坐满了不说,连走廊和门口都站了不少人。

    眼瞅着三点钟到了,可是卫生部的官员却一个也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儿?不会放我们的鸽子吧?”

    “不可能。再怎么着也会来个人讲几句——”

    “大腕一般都不会准时出场。来的越晚,说明来的人物级别越高——”

    在记者们都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门口有人喊道:“让一让让一让。你们不让我进去,这会就开始不了。”

    人群从两边分开,就看到一个胡子拉碴还睡意朦胧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个男人的模样,与会记者都情不自禁的乐了起来。

    不约而同的,所有的记者都举起了相机对准男人按动着快门。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有这个男人在,这件事情就一定会变得非常有趣。

    秦洛好不容易挤上主席台,一本正经的整理了一番身上的长袍,笑呵呵的对台下记者说道:“和各位大哥大姐商量一件事——刚才你们都拿相机拍我了,拍得好看的照片你们可以发出去,拍得难看的就删了吧。我也是有粉丝的人。”

    大家哄堂大笑。

    秦洛的一句话,一下子就点燃了会议室的气氛。

    大家一边鼓掌,一边期待着他接下来要讲的内容。

    自从认识这个男人开始,他们就从来没有失望过。

    (PS:10月6号是老柳今年的十八岁生日,yy:60225,老柳希望能够在那儿听到你们的生日祝福。要让老柳知道,我也是有粉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