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37章、中药无罪,罪在人为!

第937章、中药无罪,罪在人为!

    第937章、中药无罪,罪在人为!

    秦洛来到卫生部办公大楼时,候卫东仍然和以前一样等在门口。

    “部长在办公室接待客人。”候卫东小声说道。

    “我明白。”秦洛点了点头,说道。

    说实话,在国内禁止的乙肝解毒王为何会流入日本和韩国市场并且促使服用患者中毒入院,这让秦洛也非常的不解。

    他知道,当时的金辉公司已经把乙肝解毒王给生产出来了。而且这个名字也是由他们和蓝天护一起命名的。

    难道说,有人偷偷把这种药拿出去变卖?

    又或者说,乙肝解毒王在日本和韩国用了另外一个名称包装上市?

    秦洛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到什么头绪,心想还是先进去听听日本人和韩国人会怎么说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些事情他们确实不知情。如果他们非要把屎盆子扣在中医头上,那也别怪他出口伤人了。

    候卫东敲了敲房间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

    候卫东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等到秦洛自己进去后,他在外面带上了房间门。

    除了蔡公民外,房间里还有其它四个人。

    四男一女,四个男人都是个矮体胖的中年男人,倒是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女人很有点儿职业丽人的风范。

    蔡公民示意秦洛坐过来,主动帮忙介绍道:“秦洛,这位是日本大使馆的山田先生,这位是韩国大使馆的朴先生——山田先生和朴先生过来的目地是想了解一下乙肝解毒王的药方保密情况。”

    “秦洛,我是外事部门的刘禹,你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给日本和韩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说一下吧。”坐在蔡公民旁边的那个男人用华夏语和秦洛说话,虽然大家都是亚洲人,外观上看起来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在一些细节上还是很好分辨的。

    譬如日本人看向秦洛的眼神拘谨怀疑,韩国人骄傲自大,刘禹则表现的非常客气。

    这几天的报纸他都看过了,连蔡公民部长都亲自跑去给这个家伙撑腰,他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哪敢在这个人面前表现的狂妄自大?这不是自毁前程吗?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我只会讲华夏语。”

    “没有关系。他们身边都有翻译。”刘禹笑着说道。

    秦洛稍微思考,便出声说道:“蓝天护医生声称自己研究出了能够清除乙肝病毒的乙肝解毒王,并且得到了三大权威机构的认可——可是,在一次做节目的时候,我发现这个药方中所使用的两种中药有一些问题。如果长期使用的话,有可能会损害到患者的心脏——”

    秦洛只是有选择性的解释一些东西,故事中的很多细节他肯定不会讲给这些外人听。至少,蔡公民部长也不会希望他讲的太详细。

    在秦洛讲解的时候,两个中文翻译也快速的把秦洛的话翻译给日语或者韩语给他们的上司听。

    听到秦洛的话,韩国大使馆的朴先生突然间生气了,对着秦洛唧哩呱啦的说着些什么。虽然秦洛听不懂他在讲些什么,但是从他的面部表情上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秦洛故作茫然不知的看向刘禹,刘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对着秦洛说道:“朴先生说致使他们的六名同胞入院的就是这种药。也是心脏出现了问题——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我不这么认为。”秦洛说道。“第一、我们既然已经发现了这种药的弊端,又怎么可能让他流向市场?第二、我们禁止它在国内上市,又怎么会允许他进入其它国家的市场?第三、空口无凭。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患者中毒就是因为我们的乙肝解毒王药方?第四、中医是华夏的,但是世界上的人都有权使用——在华夏国也有人因为服用抗生素药物过敏或者出现死亡案例,是否我们就要怪罪西方的医术有问题?”

    刘禹没想到秦洛的反击会这么激烈,而且还有理有据,让对方很难挑出什么刺出来。

    他对着秦洛点了点头,表示对秦洛的欣赏。

    日本大使馆的山田先生听了翻译的话后,皱了皱眉头,用不太标准的华夏语说道:“我们的医生经过研究——发现药物成份和你们的乙肝解毒王所公布出来的成份一样——”

    “那么请问山田先生,它是否也和乙肝解毒王没公布出来的成份是一样的呢?”秦洛反问。“只要懂医学的人都很清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有些药可以用来做救命解药,可是只要用错一种药材或者剂量错了,它就可能成为杀人毒药。西药也是一样,每一种药的元素和份量都是经过千百次的临床实验才得出来的,即使药方有了,如果份量错误的话,所产生的药效也是不一样的——会不会有不法份子看中了乙肝解毒王的销售前景,就从药方中抽取了这些药材胡乱配制出来这些药拿出去销售?”

    “不。他们说药方来自华夏——而且那些药的包装盒也全都是华夏的文字——”

    “我们国人很多人都说自己拎的包来自法国意大利,其实是来自羊城的一座小加工厂——上面标有文字又能代表什么呢?他们也会在皮包的标签上打上英文或者法文字样。”

    “你——”

    山田和朴正素对视一眼,都有种拿这个年轻的家伙毫无办法的感觉。

    蔡公民笑呵呵的看了秦洛一眼,对两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说道:“秦洛说的很有道理。我觉得两国还是回去查实清楚问题之后再说。现在问题还没有查实清楚就下定论的话实在是太武断了——我们华夏会竭尽所能的提供帮助。也希望你们早日将那些把人民生命安全当做赚钱工具的犯罪份子绳之以法。”

    “蔡副部长。不是这样的。”朴正素说道。“我们的检察官在发现问题后立即对贩卖药物的公司进行了查处,发现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华夏人,而且他们公司所销售的药全部都来自华夏国。”

    听到这一消息,蔡公民的眉头挑了挑,不动声色的问道:“公司的负责人抓到了吗?”

    “没有。”朴正素说道。“据说他此时正在华夏探亲,我们希望华夏国警方帮忙通缉捉拿人犯。”

    “是的。在日本国,销售药物的那家公司也是和华夏国的一家公司进行合作——我们怀疑他们在日本出售的乙肝排毒王就是华夏国的乙肝解毒王——即便他们换取了另外一个名字。”

    蔡公民看着山田先生,问道:“我有个问题请教山田先生,请问,贵国政府部门是否对这种药进行过检测?为什么会任由他们流向市场?”

    山田低头扶了扶眼镜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这才抬起头说道:“他们主要是向偏远边区的民众销售。那儿的药物监管比较放松,而且他们又吹嘘的太厉害导致有人上当——每个国家都会出现这种难以避免地问题的。”

    “这就是贵国监管部门的问题了。”秦洛说道。“如果有人在华夏国买了把华夏造水果刀,结果带回日本后却用这把水果刀杀了人——这是否要把责任全都推给制造这把水果刀的国家呢?这对华夏是不公平的。”

    “这说明你们的药物有问题。”朴正素有些厌恶这个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家伙了,他的嘴实在是太毒了。“为什么乙肝解毒王对人体有害而你们却不公布这一结果呢?你们有责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一骇人耸闻的消息。”

    “这是我们国家的内政,其它国家无权干涉。”蔡公民义正言辞的说道。“而且我们正在对这种药帮进一步的研究,只要克服掉药方中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乙肝解毒王就仍然是世界十几亿乙肝患者的救命良药。”

    “可是,它现在却成了杀人毒药。”

    “我们对此深表遗憾。”蔡公民说道。“我也希望你们早日捉到凶手,还我们华夏中医一个清白。”

    “蔡公民副部长,你这是在推卸责任吗?”朴正素语气不善的问道。

    “应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从不推卸。但是,不应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也没有义务履行。”

    “国际社会会谴责你们这种不人道的做法。我们外交官将向华夏国提出严重抗议。”

    “正如秦洛先生刚才说的那样,为什么一把刀子在华夏国只会用来切分水果,而到了贵国却成了杀人工具呢?我想,这责任不在我们,而在你们。”蔡公民的态度同样强硬。“不能因为伤害患者的药物是中药,就要中药的发源地来承担责任。你们深受其益的时候,为什么争执着说中医药是你们的?中药无罪,罪在人为。”

    听了蔡公民的话,秦洛真想大声鼓掌叫好。

    中药无罪,罪在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