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32章、自作孽,不可活!

第932章、自作孽,不可活!

    第932章、自作孽,不可活!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月份。秦洛在这个月里参加了两个人的追悼会,而且这两个人的死都和他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仇天赐是死因不详,但是,如果当初他不和秦洛发生冲突,对厉倾城的态度稍微温和一些,秦洛也一定会对他的病情负责到底的。

    当时在秦洛和‘蓝眼睛妖怪’的配合下,仇天赐的精神是大有好转的。特别是来到燕京后,他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后来因为那通不合时宜的电话,双方关系就此决裂。秦洛愤而离开,仇烟媚不知道是否受到过仇天赐的训诫,从此再也没有邀请秦洛过来给她爷爷看病。

    一直到死,秦洛都没有再和仇天赐见面。

    因此,秦洛要对他的死负有间接的责任。

    而白残谱的死却和秦洛有着直接的关系。自从发生蛊王刺杀事件后,他就开始怀疑白残谱的动机。于是,他找来白破局帮忙调查——这样做是为了给白破局一个家庭矛盾内部解决的机会。毕竟,他对这个在深夜里陪着他抽烟给他讲述自己第一次失恋故事的男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可是,花田跑马场失火事件出现后,他对白破局的信任出现了动摇。

    “那么长时间了,你不仅没有调查到任何信息,反而让他再次出手伤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是,就有了秦洛和蛊王红衭的那个交易。

    白破局从秦洛的举动中感觉到了压力,担心因此而破坏白家和闻人家族的能源项目,这才雷霆一击大义灭亲。

    虽然圈子里的人都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白残谱的死亡原因却是无比滑稽的酒精中毒。

    是的,验尸官在他的肠胃和肚子里检查到一种足以致人死亡的红酒提取物。也就是说,他是因为被这种进口红酒给害死的。

    大怒之下的白家把红酒的生产商和引进商都给告上了法庭,如果胜诉的话,那家位于法国波亚图的酒庄将要赔偿一笔天价的费用。

    更让人惊奇的是,警察查封国内那家引进这款红酒的分销公司后还真发现了问题。

    这家公司每年只引进少量的进口原装红酒,而大部份却是在国内进行勾兑和灌装。

    国人喝红酒的人不少,懂红酒的又有几个?

    一直以来,他们的销量还很不错。

    这次栽了,栽的让他们莫名其妙。

    至于那家卖假酒的公司要如何审判已经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而是所有人都知道,白家纵容或者说容忍了白破局的这种‘大逆不道’。

    秦洛带着耶稣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宾客早已经过来了。

    白老爷子没有出现,白家的长辈亲属几乎一个没来。只有几个年轻一辈的人在这边撑场子,这才让白残谱的葬礼不至于过于简陋寒酸。

    或许是为了让人相信白残谱是喝了假红酒毒死的,白家派出来负责操持这场葬事的人是白破局。

    黑色西装,白色衬衣,很难得的打上了同样黑色的领带。身材高大的白破局站在门口迎宾,就像是一座黑面门神。

    他不苟言笑,对每一个进灵堂敬香的人鞠躬道谢。有人和他说话,他也只是很冷淡的应上几句。

    秦洛走过去的时候,两人的视线有着瞬间的交汇,然后很快的便分开了。

    秦洛从他面前走过,走到灵堂前白残谱的遗照面前。

    不得不说,白家的男人虽然都算不得英俊帅哥,可是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浓眉大眼,表情轻狂眼神凌厉,嘴角总是高高的扬起,像是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屑一顾似的。

    即便是照片里的白残谱仍然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好像他还躲在暗处准备阴谋害人一般。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秦洛暗地在心里想道。

    如果他的权欲之心能够稍微小一些,也不会落了这么一个英年早逝的下场。

    燕京烟云变幻,俊杰辈出,将再无他一席之地。

    他死了。更悲惨的是很快就会被人遗憾。

    秦洛上了柱香,再次从白破局面前经过的时候,秦洛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小声说道:“保重。”

    “谢谢。”白破局理解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秦洛没有像其它人那样说‘节哀’而是说‘保重’是因为他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白残谱的父母以及三姑四姑对爷爷的这个处理意见非常不满,他们都没有来参加今生的追悼会。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白破局不难想象。

    白破局抬头看了一眼秦洛,又补充了一句:“我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我。”

    “委屈了。”秦洛笑了笑,然后快步离开,走出这个招人眼球的位置。

    白破局转身对身边帮忙的一个外戚打了声招呼,然后独自走到院子角落抽烟。

    站在门口迎来送往,他能够感觉到每个宾客看到他时眼睛里的意味深长和警惕惧怕。

    他知道,以后他将不会再有朋友。

    他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但是当这一天到来时,他仍然觉得无比的孤独和落莫。

    “值得吗?”一个男人站在他身后,俊朗的面孔,得体的服饰以及恰到好处的微笑,正是燕京赫赫有名的智公子秦纵横。

    白破局的脸在烟雾缭绕中有点儿模糊,但是声音却低沉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有人需要为了白家的崛起牺牲的话,那么,我和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秦纵横笑了笑,对白破局说道:“据说没有人能够抽到你的烟?”

    白破局看了秦纵横一眼,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丢了过去。

    秦纵横把烟盒里最后一根烟掏出来,叼在嘴上后,又伸出手对白破局说道:“有火吗?”

    白破局把手里的火机丢了过去,说道:“我讨厌浪费的人。”

    秦纵横把香烟点燃,深深的抽了一口,然后从嘴里吐出一个又一个绚丽的烟泡。

    那组成弧形的烟圈一层套着一层,大圆套着小圆,就像是一个倒扣着的五彩冰淇淋。

    不错,他确实会抽烟。而且还非常的熟练。

    “你会抽烟?”白破局说道。

    “我没有说我不会。”秦纵横笑着点头。“不过我爷爷说,到了一定的位置之后,想要战胜对手的唯一方式就是要比他活得久一些。谁先死,谁就输了。我不抽烟是为了活得久一些。至少,要活过我的对手。”

    “老爷子的想法还真是保守。”白破局不屑的说道。

    “不错。确实很保守。”秦纵横说道。“但是仔细想想还是很有道理的。譬如白残谱——他不就最先出局了吗?如果他活着,谁又能说他没有一点儿机会?”

    “你来就是告诉我这个道理的?”白破局反问道。

    “我来是给他送行的。”秦纵横说道。“顺便也来看看你。”

    “我要说声谢谢了?”白破局显然并不领情。

    “这倒不必。”秦纵横摆手说道。“不过,咱们都是商人,经常打打杀杀的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想着怎么样走到别人前面去。对不对?”

    “什么意思?”白破局敏锐的盯着秦纵横问道。

    “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秦纵横说道。“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或者说,为了让他身后的那个女人对你没有疑心,所以你就枪杀了自己的亲兄弟——你知道现在燕京的人会怎么看你吗?你知道那些原本跟在你身后的人会怎么看你吗?”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的意。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白破局硬梆梆地说道。

    “真的不在乎?真的不在乎你会一个人跑到这儿来抽闷烟?”秦纵横像是《绝代双骄》里面的笑里藏刀,脸上笑的那么干净,捅刀子的速度也同样惊人。他毫不犹豫的就揭开了白破局的伪证,让人的心脏赤裸裸的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你到底想说什么?”白破局脸上的怒意越来越浓烈,夹烟的手也握起了拳头。

    那还在燃烧的烟蒂被他捏在了手掌心,然后就这么生生的给压灭。

    “帮我吧。”秦纵横说道。“要么保持中立。”

    砰!

    忍无可忍的白破局一拳挥出,重重地砸在秦纵横那张还在微笑的俊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