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27章、流氓!
    第927章、流氓!

    让自己人打自己人,让自己人害自己人,没有比这更加恶毒的事情了。

    管绪是华夏人,蓝天护也是华夏人。两个华夏人大张旗鼓的站出来振兴中医,所有的人都会为他们欢呼喝彩——可是,老百姓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给予鲜花和掌声的英雄会在背后插中医一刀。

    假如秦洛要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出现一个大型的医疗事故或者和方舟子一样站出来说中医是应该抛弃的‘伪科学’,会带来一场怎么样的地震或者头脑风暴?

    所有的人都会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连他都这么说了,这中医药还能相信吗?

    不过让秦洛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些人从来都没有找上自己?

    是自己名气不够大?显然不是。

    是自己的影响力还不够?更不是。

    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很快的,秦洛就想到了答应。

    “可能是自己长相过于正派了吧。”秦洛在心里想道。“他们看到自己这张正气凛然的脸就主动放弃了收买自己的计划。”

    被外人伤,我们还可以说他们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是我们自己的族类动刀伤人呢?

    我们还用什么样的理由和借口来解释来掩饰?我们如何来抚慰那些伤痕累累的心灵?

    “他们一定很恨你。”离说道。“管绪的死和乙肝解毒王难以上市都和你有关系。”

    确实,秦洛在还不知道内幕的情况下就已经挡下了他们的好几次攻击。

    如果不是秦洛和管绪交恶,名医堂计划也不会那么仓促的曝光。那个时候名医堂的影响力还不是足够的大,而且名医堂假药死人事件带来的恶劣影响也很快就被秦洛在韩国大放异彩而淹没。

    不仅仅没有损害到中医的根基,反而让他们自己损失惨重。而中医也在秦洛的几次‘出风头’中知名度越来越高,有重新崛起的迹像。

    “管绪的死确实和我有关系。”秦洛说道。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因为管绪本来就是受不了针刑而死亡的。“但是乙肝解毒王却不是因为我上不了市。”

    “不是你阻止的吗?”离疑惑的问道。

    “是我阻止的。但你不觉得这件事情过于怪异吗?”秦洛皱眉说道。“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炒作并且邀请我去做节目的特约嘉宾和蓝天护进行对话——他们是故意露出破绽的。”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他们知道这种药很难上市,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种药推向市场的打算——他们故意把中医攻克乙肝病毒的事情给炒作出来,就是想再次陷害中医。”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医攻克乙肝病毒了,可是,乙肝解毒王却一直上不了市?我们怎么向外界解释?难道我们说其实中医并没有攻克这种病毒,之前的事情是一个小小的玩笑?”

    经过秦洛的解释,离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说道:“他们是故意给你出难题?”

    “而且他们认为我一定解不开这个迷底。”秦洛笑着说道。他们既然有那个药方,证明也找人研究过。两种药性相冲会损坏心脏的事情他们也知道——他们解决不了,也认定别人也解决不了。

    这样的话,中医就再次掉进深渊。

    这就是他们地目的?难道就这么简单吗?

    “能解开吗?”

    “不知道。”

    “————”

    正在这时,秦洛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因为手机在左边怀里,他必须用右手去掏手机。

    他的右手松开离的小手,左手假装不在意的伸了过去。

    离这才发现不对,原来在秦洛阻止她取镯子的时候就趁机牵住了她的手。

    现在他要掏手机了还不敢罢休,竟然又想用另一只手摸过来——

    “你要干什么?”离怒声说道。

    “什么干什么?”秦洛一脸茫然的问道。

    “你的手。”

    “我的手?”秦洛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没什么问题啊。”

    “流氓。”离冷哼着说道,转过身就往小白楼走去。

    在秦洛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角牵扯出可爱的弧度。

    秦洛看着她的背景一脸微笑,然后这才接通手里的电话。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手感还真是不错。

    ————

    ————

    果然,秦洛把自己的猜测讲了出来后,两门一派的人都彻底的被激怒了。

    “这些洋鬼子太可恨了。我们和他们拼了。”

    “中医怎么招他们惹他们了,他们要下此毒手?”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以前就没少干——中医没落,他们就是罪魁祸首。”

    ————-

    这些人的衣食住行和中医息息相关,而且肩负着传承和振兴中医的重任。

    他们是中医最忠诚的支持者和捍卫者,听到有人企图灭绝中医的事情自然义愤填膺。

    “其心可诛。真是其心可诛。”一向温文尔雅,性格非常平和的谷千帆也是满脸怒气。

    啪——

    欧阳霖把手里的茶杯砸到了墙上,声音僵硬地问道:“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吗?”

    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像是和那些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秦洛一脸错愕。这闷骚男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他有个哥哥。”苏子在秦洛的身边小声提醒道。“他哥哥是鬼医派的第一奇才,也是两门一派最有天赋的年轻人。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以为挽救中医颓势的重任只有他能够完成——最后他死了。自杀。”

    秦洛这才明白为什么欧阳霖会这么仇恨那个毒害中医的组织,原来他有亲人被他们陷害。

    欧阳霖有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因为对中医颇有天赋,一直深受父母以及鬼医派众人的厚爱。

    他出来行医,两门一派不遣余力的扶持他。很快的,他就在华夏声名雀起,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可是,在针灸治疗一个孕妇的时候却出现了病故,原本没什么大问题的孕妇经过针灸后当场死亡。

    一尸两命,孕妇的婆婆得知儿媳和媳妇肚子里的孙子双双死亡后跑到欧阳智的医馆门口撞死。

    这是当年轰动全国的大新闻,欧阳智因此事名誉扫地,‘一针三命’的针灸也成为人们畏之如蛇蝎的‘诬术’。

    欧阳智回到鬼医派后意志消沉天天饮酒,最后用银针刺穿自己死穴。

    后来两门一派觉得事情蹊跷,以他们对欧阳智的了解,他不可能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再说,他所扎的穴位所一处是死穴。孕妇怎么会突然死亡呢?

    在他们想要对事故做进一步调查时,欧阳智的一个女助手突然间消失,欧阳智的医馆也被一场大火烧成灰烬。

    孕妇尸体被火化,所有的线索全部都断了。这件事也就成了一桩悬案。

    可是,扎在鬼医派心里的刺却日日夜夜的刺痛他们。让他们没有一日会忘记这巨大的耻辱和损失。

    这也是欧阳霖听到秦洛的讲述后会忍耐不住砸杯子的原因,因为他和他们确实有不共戴天之仇。

    “从他们的尸体上没有找到任何信息。”秦洛看着欧阳霖说道。“他们的身份证护照全都是假的。”

    “这些人太狡猾了。每一次破坏计划都经过精心策划,可恨的是一些华人甘当别人的走狗——他们一看到危险就立即和这些走狗切断联系,让我们根本就摸不到他们的真身。”谷千由说道。

    “可总是这么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

    秦洛笑着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乙肝解毒王里面的毒性问题——我有预感,等到我们把这个问题解决后,他们一定会忍不住跳出来找我们的。”

    谷千帆表情微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试图用其它的药方来把旋覆花和天薏给替换掉。尝试了无数种办法,都没办法达到有效的排毒效果——”

    谷千帆被大家公选为这个攻克小组的组长,现在研究没有进展,他这个组长也脸上无光。

    “我们秦家的人研究了几十年,也没有找到能够替代这两种药的药材。”秦洛安慰着说道。“可能要从其它的方面下手。”

    “从哪儿下手?”

    秦洛耸了耸肩膀,说道:“这就是我把各位请来的原因。”

    众人正在商讨解毒药方时,院子门口突然间响起一阵喧哗的声音。

    “放开我。你为什么抓我?快放开我。”有一个粗壮的男人声音大声喊道。

    秦洛快步走到门口,见到耶稣拖着一个中年男人往院子里走来。

    (PS:你想听帅哥美女唱歌吗?你想找人聊天打屁发骚吗?你有什么真话情话废话向老柳倾诉吗?来吧,YY:60225恭候你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