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26章、犯我逆鳞!
    第926章、犯我逆鳞!

    “去龙息。”秦洛说道。大头受伤,耶稣就成了秦洛的全职保镖和兼职司机。

    因为他不是第一次跟着秦洛去龙息了,所以对那儿也是轻车熟路。

    其实龙息并不难找,不在深山老林,也不在悬崖绝壁,只是找到了是一回事儿,能不能进去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到了龙息后,仍然和以前一样,耶稣在外面等,秦洛自己往戒备更加森严的内院跑去。

    “秦洛。”乔木站在白色小楼门口向秦洛招手。

    “离呢?”秦洛问道。“她让我过来的。”

    “她在化验科。让你来了直接过去。”乔木说道。

    “谢谢。”秦洛笑着说道。

    他来到昨天送毒药过来化验的地方,通过检查后走进里屋,看到离和眼镜男还有另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在里面。

    “发现什么了?”秦洛问道。

    离扫了秦洛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眼镜男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道:“我们在死者牙齿里找到的毒牙应该是最新研制的产品,因为化验室做过实验,对现有的我们所知道的这种性质的毒药进行过对比,发现没有任何一种毒药和这种药的药性是重合的。”

    “而且,这种药的毒性是直接促使脑死亡。有的人死后,他的大脑潜意识还存在,通过一些波段方式有可能破译他大脑里面储存的秘密。如果脑死亡的话,即便你有再先进的仪器,也休想从死人的大脑里面得到什么信息——现在有不少基因研究室能够做到这一点儿,我们在这方面也——”

    “哼哼——”老者突然间咳嗽了起来,并且瞪着眼镜男不让他多讲。这样的信息显然还处于封锁状态,是不可能让外人知道的。

    “自己人。”离说道。

    老者这才恢复了平静,诧异地看了秦洛一眼,说道:“其它的毒药大多是促使心脏停止跳动,他们将目标放在大脑上,是为了防备有什么秘密被泄露出去。”

    “这种药最奇妙的一点儿就是进入血液后就和血液融合在一起,尸检或者检测血液的时候都很难发现。其它的毒药损害人体器官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残留,这种药不会有任何有残留物体。女性死者的尸体里面就没有发现任何用药痕迹,如果不是有完整的药丸来做实验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发现这种特性——”

    “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们心中有鬼。”秦洛恨恨地说道。要是让他找到幕后真凶,一定不会轻易饶恕。这些人应该凌迟应该车裂应该千刀万剐——还应该在他们脑袋里注射蜂蝶卵。

    秦洛想到自己埋在院子里的半瓶蜂蝶卵,他只用过一次,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虫卵长成幼虫破脑而出时的恐怖场景,但是,有时候做噩梦却会梦到——

    可以想象,那样的杀人手段真的会让人一辈子记忆深刻。

    只是,真的不希望再用它们了。

    “知道是什么研究室的产品吗?”秦洛问道。

    “和我们合作的研究室应该没有这样的产品。国内的研究室也基本上可以全部排除——如果有的话,他们早就向上面报备了。当然,也不排除有研究员自己研究出新药拿出去卖钱——只不过这种可能性极低,一旦发现后果十分严重。”老人说道。

    “那就是说是国外的研究室?”

    “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眼镜男摇头。

    “除了这个——就没有其它的发现?”秦洛无奈的问道。好像寻凶之路还遥遥无期。

    “有。”白发老人说道。“我们从这两颗药丸中发现了一种微量元素,这种元素和你上次送过来的样品中的一种元素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

    “我上次送过来的样品?”秦洛愣了一下,然后满脸惊喜的看着离,问道:“是不是去年送过来的迷药?”

    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凌笑喝了管绪喂下的毒酒后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秦洛遍访名医,邀请一零六疗养院的众多军医一齐会诊也找不到病因。

    病急乱投医,秦洛也把标本送了一份到龙息,可惜就连龙息里面的科技研究所也对此束手无策。

    在秦洛几乎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转机出现了,他们通过另外一种药物发现了和前面毒药一样的药物成份。

    “这种成份是什么?有没有克制方法?”秦洛激动地问道。

    “这个需要进一步的检测和研究。需要一些时间。”老者说道。

    “我知道这可能会让你们为难,可我还是想请你们快一些。现在还有人躺在医院里需要救治。”秦洛看着老者说道。

    “我们会这么做。”老人看了离一眼,点头说道。

    秦洛和离走出化验室,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帮我好好感谢感谢他们。”秦洛笑呵呵的对离说道。

    “他们这并不是为国家做贡献。”离面无表情的说道。

    “——总是发现了国家的空白不是?以后说不定也可以用在咱们国家的药品上去。”秦洛辩解着说道。

    “那是以后。”

    “—————”

    “我感谢他们是因为他们帮了你。”离说道。

    “是是。”秦洛连连点头。看着离手腕上的一个碧绿镯子,笑着说道:“对嘛。女人身上就应该有一些装饰品。这样的话才有女人味。”

    离偷偷地把镯子往袖子里面塞了塞,撇过脸不看秦洛笑嘻嘻的眼睛,说道:“没有任务的时候才戴。”

    “挺好看的。”秦洛出声称赞。

    “要你管。”

    “我买的。”

    “我戴的。”

    “我买来送给你的。”

    “那你拿回去自己戴。”离说着就要把镯子取下来。

    秦洛连忙劝阻,抓着她的手腕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戴没你戴好看。”

    “你可以送给她们。”

    “她们是谁?”

    “我怎么知道?”离没好气的说道。

    “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秦洛耍赖的说道。

    “———”离很想把那些女人的名字一个个的给报出来,但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和必要。于是,只能气鼓鼓的不再说话。

    “你说他们地目的到底是什么呢?”秦洛故意转移话题。“难道说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

    上一次管绪杀李令西是因为——因为名医堂卷入了假药致人死亡事件,这些死者的身份虽然隐密,但是根据红衭的介绍,他们和蓝天护有密切关系。

    而且,秦洛也认出那个大块头男人和那个金发女人就是蓝天护的司机和助手——他们都光着身体,秦洛不可能认错人。

    蓝天护是乙肝解毒王的研发人,是攻克乙肝病毒的名中医——

    中医。医疗事故。神秘人物。不知名的毒药。

    “他们有联系。”秦洛大声说道。“他们一定有联系。他们的目标不是人,也不是为了赚钱——他们是为了中医。他们为了打倒中医。”

    看到秦洛喃喃自语的癫狂状态,离没有出声打扰。她知道他在思考,男人想事情的时候女人应该保持安静。

    良久,秦洛才把这前后两年间发生的事情一件件地串了起来,其中一些重要的关节也豁然开朗。

    他看着离说道:“他们的目标是为了狙击中医。他们不希望中医发展起来,不希望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医疗手段之一。”

    “为什么这么猜测?”离问道。

    “以管绪的能力和人脉,他完全没必要进入中医药行业,也没有必要办那个吃力不讨好的名医堂——之前我以为他是看中了中医药的未来市场,但是现在想来应该不是这样。如果想要赚钱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做中医保健品,这种项目即简单安全,又不容易出现问题。而医药市场就要规范严谨的多——”

    “还有,他们山寨养肌粉,如果好好发展的话,也难说不能在低级市场分到一杯羹。可是,他们给我的感觉是更看重名医堂的推广。而最终名医堂品牌出事,中医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蓝天护和他有类似的经历。他如果当真用中医药攻克了乙肝病毒的话,可以名利双收,也同样能够带动中医的发展。不难想象,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中医风靡世界并不是梦想。”

    “可惜,这并没有这样的能力,甚至他的药方都是别人提供的——这些人明面上打着振兴中医的幌子,其实在关键的时刻却会捅中医的刀子。”

    “还有他们使用的这些领先现阶段科研水平的毒药——他们是同一类人。他们想要中医灭亡。”

    分析到最后,秦洛越发的肯定自己猜测。

    他的声音冰冷,眼神凛冽如刀子。

    他真的怒了。

    犯我逆鳞,操*你*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