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24章、我若不死,白家不亡!

第924章、我若不死,白家不亡!

    第924章、我若不死,白家不亡!

    等到白止境停手,白破局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帕擦拭嘴角的血渍。

    “谢谢爷爷。”白破局说道。这样的结果在他的预料当中。

    杀死自己的堂兄弟,这在历朝历代都是犯忌讳的事情。无论他有什么理由什么样的借口,仍然难以遮掩他杀人的事实。

    再说,所有的理由都可以杜撰,所有的借口都可以制造——有人会相信,有人会不相信。就拿这一次的杀人事情来说,白残谱的父亲会相信自己是因为自卫才被迫杀人的吗?

    不会的。

    这一笔血海深仇他们会记在自己的身上,只是不知道仇恨会什么时候破土而出发芽结果而已。

    他知道老爷子会惩罚自己,无论是表面工作来掩人口实还是内心悲伤情绪的发泄,他都需要把自己推出来当做替罪羊。

    这惩罚比他所想象的要轻,轻的太多太多。甚至他都想过自己会被囚禁回老宅受家法侍候。

    所以,他才会在挨打之后主动说谢谢。真心的感谢。因为他知道爷爷并没有想要把他怎么样。

    或者说,爷爷理解他心里的苦楚了解他这么做的迫不得已。

    “有了爷爷的理解,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了。”白破局在心里想道。

    “为什么要杀他?”白止境背对着白破局,声音低沉无力地说道。

    面对至亲之人的死亡,他也是如此的脆弱无力。

    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以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现在,他终于面对了这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我没想过要杀他。”白破局的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无论真心还是假意,他都需要在爷爷面前表现出这种他希望看到的情绪出来。没有哪个老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孙子杀死另外一个孙子后还一脸冷嘲热讽幸灾乐祸。

    “我开车来见他,希望和他好好地谈一谈。甚至我连保镖都没有让他们进门——我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去见秦洛。我们当面把事情给解释清楚。秦洛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一定不会过于为难他。可是他的情绪太激动了——我开枪打中了他的大腿。我以为这样他就会妥协,知道我是在认真地和他谈事情。”

    白破局讲到这儿后沉默了下来,好像有一种悲伤让他难以言语似的。

    “接着讲。”白止境沙哑着嗓子说道。“不过是事实还是你骗出来的谎言,我都需要一个完整的故事。”

    白破局抬起头看了一眼爷爷冷峻的侧脸,这才接着说道:“他说我不把他当兄弟,说我没资格做家主,说要么让他走,要么让他死——我没有让他死的能力。他有让我死的布置。他早就在书房侧间安排了人手,得到他的命令后,他们冲出来想要杀我——他很恨我。”

    白止境把手里的一块三棱形的碎冰给捏地喀嚓喀嚓作响,融化的冰水从他的手指缝隙间流溢出来,声音嗡嗡的说道:“既然这样,为什么死的人是他?”

    白破局就知道爷爷会问他这个问题,或者说,在爷爷还没有来之前,他就已经在心里把所有的对答过程给推理过无数次。每一个可能性每一个可疑点都被他反复思考,想出最适合也最不让人怀疑的答案。

    “因为李卫。”白破局说道。“李卫恰好进来,他看到我们兄弟相残就在中间劝说,于是我有了机会——李卫在外面。爷爷可以把他叫进来询问。他是白家的老人,不敢也不会欺骗爷爷。”

    白破局没有用‘审问’这样的字眼,这样的话会让人听起来就像是李卫跟着自己一样犯了错一样。他用‘询问’,这样就把李卫从这件事情中撇清出去。

    “你觉得这种事情我会问一个外人吗?”白止境突然间转身,昏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摄人的神光。“白破局,你当我老糊涂了吗?”

    “————”白破局没敢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残谱地性子我了解。小处聪明,大处愚昧。你说他不愿意跟你去见姓秦的小子我相信,你说他埋伏人在暗间我也相信,你说他要杀你我一百个不相信——破局,我也了解你。以前我总担心你过于仁厚不懂在暗处使刀子会吃亏,所以很多事情我反而更喜欢交给残谱来处理。直到现在我才放心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你白破局做不出来的——你在我面前隐藏了这么多年,怕为的就是这一天吧?”

    白破局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并不需要说话。在这种时候还多言狡辩,只会让这老爷子更加的气急败坏做出谁也无法预料的事情。

    现在,情况还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包括白老爷子的反应。

    “你第一枪打伤残谱的大腿不是让他相信你在认真的和他谈话,你是为了他死后好和别人解释吧。你可以说,我第一枪就警告他了,不然的话,我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杀了——李卫是你安排在他身边多年的内应?残谱当初要选李卫做管家的时候还征询过我的意见,我也是同意了的。没想到连我也看走了眼。”

    白破局沉默地站在哪儿,眼观鼻,鼻观心,像是乖乖受训地小学生似的。

    “残谱死了,他的那点儿产业估计你也不会放在眼里。你现在是白家唯一的第三代继承人,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现在,你的目地都达到了吧?”

    “爷爷,或许我有自己的私心。但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家。”白破局终于开口说话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勇敢的抬起脑袋的眼睛,眼睛直视着白止境的审视眼神,强强相撞,却不让分毫。

    “我相信你是为了白家。”白止镜说道。“但是,这样做值得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把自己逼上了绝境?一个连自己亲兄弟都敢杀的人,以后谁还敢和你做生意?你又怎么向你二叔二嫂以及家里其它的人交代?”

    顿了顿,白止境声音凝重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

    “我知道。”白破局倔强地说道。“可是,白家需要一把杀人的刀子。”

    “混帐。”白止境破口大骂。“我宁愿由我来做这把刀子,也不希望你亲手来做这种事情。破局,我老了。被人骂了一辈子,也被人恨了一辈子。再做点儿大义灭亲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可是你还年轻啊,你现在肩负着振兴白家的责任——你的名声坏了,以后白家可怎么办?”

    “如果失去了秦洛的信任呢?”白破局反问着说道。“前一段日子秦洛找我见面,说让我帮忙调查白残谱。他之所以让我调查,是因为他还信任我。而且他不希望把事情闹大,变成白家和闻人家族两家人的矛盾。可是花田失火后,他便失去了对我的信任。另外派人在周围跟踪残谱——”

    “我知道,如果我再不给他一个交代的话,他就会把残谱所做的事情全都算在白家的头上。他会以为我们和他是一伙的,残谱所做的事情是我们默许的。残谱陷的太深了,我们想救都救不急了。要是秦洛知道这些事情,怕是就算有我在中间圆场也不会罢休。白家现在摔不起了,做为白家的家主,我也不允许它再跌倒一次。”

    砰!

    白止境一巴掌拍在铁床上的冰块上,冰屑纷飞,溅在人的身体上火辣辣的生痛。

    白破局的脸上虽然被冰屑打着,却不动弹,任由那种冰冷的痛感使自己保持清醒。

    这只是开始,后面的事情还很多很多。

    “又是秦洛——又是秦洛。”白止境咆哮着喊道。“什么时候他变的这么强大了,让你们都害怕成这个样子?我白家男儿怕过谁来?怕过谁来?”

    “爷爷,我们谁都不怕。”白破局挺直脊梁说道。“可是,这不是打仗。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比豪气,而是为了使白家家运永昌。秦洛并不可怕,相反,他是我们现在最亲密的盟友——如果白家连一个盟友都没有了,那就是真的孤家寡人了。”

    白破局直视白止境的眼睛,说道:“我杀了亲兄弟,别人会怕我心狠手辣。如果白家在我手上被人吞并,别人就会骂我昏庸无能——我选择了前者。”

    白止境盯着白破局,白破局的眼睛也一眨不眨地和他对视着。

    冰窟里凉嗖嗖的,可是这一老一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冷。

    良久,白止境拍拍白破局的肩膀,说道:“残谱不在了,白家就靠你了。”

    “我若不死,白家不亡。”白破局一脸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