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21章、死不瞑目!
    第921章、死不瞑目!

    震惊。愤怒。吐血——妈辣个逼的。

    所有的负面形容词都可以用来形容白残谱此时的心情感受,因为他实在是太生气了。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成功的女人,每个富贵的大少爷背后都有个忠诚的奴才。

    李卫是白家的佣人,比白残谱要大上几岁。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很不招白破局的待见。有一次他在给白破局擦洗悍马车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桶的水打翻到他的座椅上。

    白破局大怒,当即就抽了他两耳光。白残谱倒是对他的印象非常不错,觉得他机灵会办事。

    等到他从白家搬离出来后,精挑细选了一番,最终确定由李卫来做他的管家。

    这些年来,他的大小事务都是由李卫来帮忙处理。他也给予了他足够的信任,一些原本不能曝光的事情也都是交由他来处理。

    甚至——几次针对白破局的暗杀计划也是由李卫去和人接洽安排的。

    难怪每一次刺杀都最终以失败告终,原本白残谱还以为是白破局运气好他身边的保镖厉害,现在想起来,肯定是这个李卫提前用什么办法向白破局打过招呼——

    想到这一点儿,白残谱更是恨地牙痒痒。

    假如白破局死在深山老林,他还会像现在这般被压地抬不起头吗?

    “李卫。”白残谱咬牙切齿地吼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要听大少爷的吩咐。”李卫的躯体仿佛在这一刻也挺直了些,声音坚定地说道。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我喂养几十年的狗却对着别人摇头摆尾——”白残谱狂笑着说道。“真不愧是我的好大哥啊。十几年前就开始在我身边埋伏子了。”

    “这不是埋伏子,这是钓鱼。鱼钩是死的,鱼是活的——你自己愿意咬饵,和我有什么关系?”白破局声音平淡地说道。不冷,也不热,就像是在讲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可惜,现实总是要比梦想残忍。

    “既然李卫是你的人,那么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白残谱冷笑着说道。“我请赏金猎人杀过你,我收买过你身边的人陷害你,我强奸了你的初恋女友并且把她养在铜雀台做宠物狗——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过去看看她,心情就会立即好起来。当初就是这个女人把你抛弃的——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抛弃你。就凭这一点儿,我都会好好地对她。”

    “我知道。”白破局表情平静地说道,就像白残谱说地这些事情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一样。“我还知道你企图用药物控制爷爷,下蛊毒害闻人牧月,和秦纵横有默契——花田跑马场的失火案也应该和你有联系吧?我没办法确定是你放的火还是你的那个背景神秘地合作伙伴。”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你为什么还能隐忍下去?就凭我雇人杀你这件事情,以你的性子也应该报复才是。”白残谱百思不得其解地说道。

    “那个时候你父亲还是白家家主,爷爷觉得我心性浮澡,就算你死了,我也没有上位地可能——而且,你父亲会忌恨我。”

    “就是这个原因?”

    “还有——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杀你。”白破局脸现怒意地说道。“你虽然从来没认过我这个大哥,我却还把你当做兄弟——我和你争权夺势,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以一方的灭亡来取得胜利。”

    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地笑话似的,白残谱笑地更加疯狂了。指着白破局说道:“真是太滑稽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狂人白破局干不出来的事情?白破局,你做地混帐事一样都不比我少。”

    “信不信随你。”白破局说道。“跟我走吧。把事情说清楚。然后我帮你求情。”

    “你当我是白痴吗?姓秦的如果知道我害他这么多次,他还会让我活着回来?”

    “你还有其它的选择吗?”白破局反问。

    “就算有这个狗奴才帮你又怎么样?”白残谱根本就不把李卫的刀子放在眼里,张狂地说道:“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白破局从怀里掏出手枪,拉开保险栓瞄准白残谱地胸口就开始射击。

    砰!

    砰!

    砰!

    连续三枪,干净利落,枪枪击中要害。

    白残谱一脸不可思议地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你——你——”那个举枪瞄准着白破局地黑衣人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立即把白破局给击毙。

    砰!

    他身边地同伴却开枪了。不过,他的目标不是白破局,而是近在咫尺的——他的脑袋。

    他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便也同样地倒在了血泊中。

    白破局走到白残谱面前,看着他被鲜血染红地胸口以及他脸上的惊诧表情,轻声说道:“从小你就比我聪明——可是你的聪明表现地太明显了。所以每个人都怕你,都不得不防你。”

    “大少爷——”李卫收起手里的刀子,一幅惶恐不安地模样。

    “你做地很不错。”白破局看着他说道。

    “谢谢少爷。”李卫心中狂喜,脸上的表情却表现的异常表情。

    “不过,下不为例。”白破局叮嘱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去。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李卫喃喃地说道。“什么下不为例?”

    他看了一眼躺倒在沙发上的白残谱,一下子惊醒过来,额头冷汗嗖嗖。

    “下不为例的意思是说——没有再次背叛的机会?”

    ————

    ————

    看着摆在地上的三具尸体,秦洛苦笑不已,说道:“没有活口?”

    “没有。”红衭郁闷地说道。

    雷蒙是被金线白蚁咬死的,救无可救。西罗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虽然她极力地想要阻止,可还是被他抢先了。他开枪打别人不行,打自己很准。

    还有那个交手的女人,原本她以为让她失去行动能力就够了,等到战斗结束去抓战俘。再说,当时那种情况下她也分身乏术。

    可是等到西罗自杀之后,她发现那个女人已经咬毒自杀死去多时。

    于是,这场伏击一个活人都没有抓到。

    “怎么都死了呢?”秦洛有些遗憾地说道。他还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活口身上,这样的话也可以从他身上套取一点儿有用的讯息。

    这些人死了,线也就断了——红衭的功劳也就要大打折扣了。

    是的,红衭是受秦洛的委托来监督白残谱的。之前他也曾经把这个事情交给过白破局,只是花田跑马场失火事件毁灭掉了他对很多人的信任,包括白破局在内。

    于是,他准备找一个可靠的人来进行盯梢。

    大头受伤入院,耶稣要做随身保镖,那么,合适的人选就是红衭了——虽然他也可以找龙息的人来帮忙。可是龙息终究是国家利器,他们也有自己的任务要做。

    而且他这次要对付的人是背景不凡的白残谱,这种事情找私人关系来办更加合适。不然的话,如若曝光出去,就会对龙王有所影响。

    龙王卧病在床多年,一直有人想要把他从现在的位置上赶走。之前没有成功的原因是那些人不愿意把事情做的太绝,他们认为反正龙王也活不过几年了。等到他死了或者身体状况糟糕到没有意识后,再夺权也没有关系。

    可没想到的是,龙王的病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治好了。而且现在还能下地走路了——虽然腿脚还不灵活,可情况却是越来越好。

    于是,这反而刺激了某些人的贪污,促使他们加快了夺权的步骤。

    在这种关键时刻,秦洛并不想再给龙王招惹来麻烦。

    “他们自己要死,我有什么办法?”红衭没好气地说道。圆溜溜地眼睛盯着秦洛,说道:“你不会想要耍赖吧?”

    “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耍赖的人吗?”秦洛没好气地说道。

    “是。”红衭肯定地点头。

    “好吧。既然已经被你看出来了,那咱们就好好地算算帐吧。”秦洛说道。“我让你盯地是白残谱,你捉来这几个人做什么?他们是什么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还有,他们都是死人。我从他们身上得不到任何信息,这些人也对我没有任何用处——不过你也辛苦一场,我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当初我答应你的条件还是算数的,只不过要减半兑现——这样我不吃亏,你也没占到我便宜——”

    “秦洛,你个混蛋——”红衭爆起大吼。

    (PS:爱你不是两三天,红票需要点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