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19章、没有男人气概!

第919章、没有男人气概!

    第919章、没有男人气概!

    敌人在山上。

    确切地来说,是在山头上的密林里。

    铜雀台地处郊区的山脚,所以公路两边多是沟渠和高低起伏地小山坡。

    有的山坡高一些,有的山坡矮一些,无论是太高还是太矮都不符合红衭的需要。

    她来自苗疆,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奇山恶水的性格了。只需要扫上两眼,她就找到了最适合的埋伏地点。

    这是一个不算高也不算矮,山顶和地面呈六十度角倾斜而不是九十度角垂直的山坡。

    这样的话,她下山时就更加安全也更加容易一些,至少不用傻乎乎地直接从九十度直角的高山下跳下来。

    这样的场面虽然很惊悚很刺激,而且电视电影中频繁使用——可是,这一招真的很傻啊。

    先不说从高处跳下来容易让人打耙子,单是气血逆转的感觉就让人生不如死。如果你点子背再不小心跌了脚,那就死路一条了。

    她像是一只居高临下觊觎怪物的母豹,一动也不动地盯着马路中间的那辆车子。

    看到他们倒车的动作,红衭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一抹冷笑:“想要逃吗?要是让你们跑了,那个混蛋一定会取笑我的——”

    纤手一抖,一只长鞭便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她正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突然,正在倒退的后车门打开,一个金发女人从后车厢跳了下来。

    她的动作非常的敏捷快速,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后,立即猫着身体往雷蒙倒地的地方奔去。

    女助手终于做出了决定,她不能放弃自己的同伴——或者说,就算是把他杀死,也不能被敌人活捉。

    他们不怕死。他们怕泄露秘密。

    “想要抢尸体?”红衭心中一乐。“可没那么容易。”

    她撅起嘴唇轻轻地吹着,不像吹口哨那样能够响起嘹亮的声响。

    她吹出来的这种声音非常的微弱,只有靠近才能稍微听清,一种很怪异的声音,像是没见过的幼虫在鸣叫。

    这是蚁鸣。

    历代蛊王掌握的一种控虫绝技,声音很微弱,却能够传得很远。

    更重要的是,这种声音能够和几种特定的动物产生共鸣,然后指导它做出一些动作。

    譬如——金线蚂蚁。

    金线蚂蚁是白蚁的变种,也可以说是——身带巨毒的白蚁。它和白蚁一样有极强的攻击性,一旦咬破对手的身体,身体里面的毒素就通过牙齿喷射进对方的皮肉——这和眼镜蛇杀人的方式一模一样。

    可世人不知道的是,它小小的体内含有一种稀少但是却极其猛烈的巨毒。能够在数秒钟之内毒倒一头大象,五分钟之内就能够使这只倒地的大象死亡。因白色的脊背上长有一条明显的金线,因此得名。

    红衭在木桩上放有两只金线蚂蚁,雷蒙在挪动木桩的时候被一只蚂蚁叮咬然后中毒。

    先是疼痛,很快的便晕倒在地上。

    以他晕倒的时间来算,即便那个女人能够把他的躯体扛回去,怕是也没办法再救他活命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雷蒙的躯体上应该还留有那只金线蚂蚁。

    红衭想要驱动蚂蚁去叮咬这个金发女人,这样的话,她接下来的工作量就可以减轻不少。

    没想到的是,那个金发女人极其机灵。

    因为他的同伴死得蹊跷,所以她非常小心地才靠近。

    雷蒙裸露出来的皮肤全都成了紫红色,看起来非常的触目惊心。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触摸到雷蒙的胸口发现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以后,转身便往车子跑去。

    一个死人不会对组织有任何伤害,而她也没有伟大到要冒着生命危险扛回同伴的尸体。

    看到女人根本就不愿意和地上那个死人的身体接触,她便知道想要驱动金线蚂蚁再伤一人的想法落空。

    停止了吹奏,红衭长鞭一抖,直冲而下。

    西罗虽然说不会管同伴的死活,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允许的,如果让执事官知道自己的下场非常的凄惨。

    在女助手冲出车门外去救雷蒙后,他并没有真的驾车离开。

    而是把车子停在哪儿,握着枪一脸警惕地盯着山坡和背后。因为他知道,如果有攻击的话,最有可能从这两个地方出来。

    如果是从左边悬崖沟里爬起来,先不说这个技术活的难度,从这儿出来不是让自己打靶吗?

    看到助手摸了雷蒙一下就往回跑,他的心里也是猛地一沉。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雷蒙已经死了。不然的话,她不可能在冒险跳车后又丢下他不管——

    “上帝啊,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杀了他?”西罗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推开了后车车门,这样方便女助手爬上车。然后手握方向盘就要倒车离开。

    回去。赶紧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西罗倒车的时候无意间眼角余光瞟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快若闪电般的从山下奔来。

    她的身体一跃一跃的,先是极远,瞬间便已经到了眼前,轻若鸿毛,她的身体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如果不是大白天,此情此景会让人怀疑这是华夏的鬼魂。

    “小心。”西罗大声喊道。

    女助手听到示警,转身就要开枪。

    可是手臂突然间被一条鞭子给缠住,鞭子一拉一扯,她的身体就向前扑了过去。而她匆忙打出去的一颗子弹也飞向了天空。

    “只是个小女孩儿。”

    眼前的现实让女助手的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她拼命的向后退去,想要把女孩儿给反拉过来。

    可是,那个看起来瘦弱乖巧的小姑娘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一样,无论她如何努力都不能拖动她分毫。

    “该死。”她在心里骂道。借助对方的拉扯之力,她突然间放手,身体也反弹着向红衭的怀里冲过来。

    绳子松驰下来,她手里的枪也就可以再次派上用场。

    等到她举枪想要射击时,红衭再次猛地抖动鞭子。女人就像是一个大肉球似的,整个身体都往鞭子甩动的方向飞过去。

    要是有其它的旁观者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一幕太不可思议了。

    谁也没办法相信,一个不高不胖也不大的小女孩儿竟然能够用一条鞭子一只手把一个比她高大比她强壮的外国女人给抛到半空中。

    而且,看起来是那么的随意,一点儿也不像是吃力的样子。

    也不知道红衭使了什么巧劲儿,鞭梢自然的松开,女人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山石上。

    砰——

    女人像是倒地葫芦似的,翻转着从山坡上滚了下来。因为她还处于失重和身体不受控制的状态,摔了个头破血流,脸也被石头的棱角给刮花了。

    红衭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逃命。

    在她和那个女人纠缠的时候,西罗已经推开车门向她举起了手枪。

    砰——

    子弹打在了红衭背后的石坡上,坚硬的石头被子弹穿破,火花和石屑四处飞溅。

    红衭躲开这一枪后奋力前冲,手里的鞭子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卷向西罗的手臂。

    只要鞭子缠住他的手臂,她就能够把他从车厢里面拖出来。

    到时候是杀是剐是凌迟还是脱衣非礼——全都由着她性子来。谁也不能反抗。

    可是,西罗却远比红衭想象的更加狡猾。

    在鞭子袭来的时候,他的手臂往回一缩,然后一把把车门给关上了。

    嘭!

    鞭子抽在车身上,发出浑重厚实的声响。

    一击落空,红衭心有不甘,鞭子往后一抽,卷起路边一块大石头就往车窗玻璃砸了过去。

    砰——

    玻璃窗发出更加清脆的响声,可是那玻璃竟然清脆无比,石头都没办法把它砸破。

    红衭更加愤怒,然后站在那儿像是个贪玩地孩子似的,手持长鞭卷着那块石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奔驰车的车窗玻璃。

    砰!

    砰!

    砰——

    一次又一次,随着红衭的愤怒值不断攀升,用力也越来越凶猛,那块玻璃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划痕,可是却仍然没有被砸破。

    红衭的最后一鞭子飞向了那个从地上爬起来从背后偷袭她的女人,鞭子卷着的那块石头也成了她的暗器。石头呼啸着飞向女助手的胸口,她惊慌失措下用手去挡,然后便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

    噔噔噔——

    女助手的身体被砸得连连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呕——”

    喉咙一腥,一口鲜血便喷了出去,然后又纷纷扬扬的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红衭气得跺脚,看着面前比钢铁还要坚硬的玻璃,骂道:“你们外国人都是属乌龟的吗?躲在里面都不敢出来——连个女人都害怕,还有没有男人气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