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17章、大义灭亲!
    第917章、大义灭亲!

    听到白残谱地质疑,白破局也心生怒气,反击道:“你最不满的是因为我是白家家主吧?”

    “不错。我就是对你不满意。”白残谱像是破罐子破摔似的,竟然没有否认。“你凭什么成为白家家主?你凭什么掌管白家的企业?因为你想——所以就从我父亲手里拿走这一切。凭什么?”

    “第一,凭我骨子里流着白家的血。第二,凭我能够振兴白家。”白破局冷硬地回答道。

    “是吗?你也太抬举自己了吧?是谁刚刚接手就被闻人牧月和秦纵横合伙给摆了一道的?”白残谱讥讽着说道。

    “那又怎么样?白家损失了什么吗?”白破局倒是对那件事情毫不在意——或者说表面上毫不在意。“从眼前看,白家的几家公司确实有些损失。可是,以后新能源项目的盈利能够完全弥补这些损失——还有,如果没有这次的事件契机,白家凭什么进入新能源产业?如果白家进入不了新能源产业,等待我们的也只能是被秦家和闻人企业越甩越远最终被他们吞并——就凭这一点儿,我就救过白家一次。你呢?除了装疯卖傻玩弄心机,你还为白家做过什么?”

    白残谱脸上的肌肉抽搐,冷笑着说道:“我为什么装疯卖傻玩弄心计?是因为我不是白家家主。如果爷爷把这个位置交给我,我一定比你做的更好——更不会被一个女人坑骗。”

    “可惜——爷爷不会这么冒险,我也不会给你机会。”

    “那你来做什么?就是来看我装疯卖傻玩弄心机?”白残谱嘶吼道。

    李卫在旁边急地团团转,硬着头皮上前劝道:“大少爷,二少爷,有话好好说,怎么就吵起来了呢?”

    “滚。”白破局和白残谱同时喝道。

    李卫尴尬地笑笑,然后躬着身子就跑远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太了解这两兄弟的脾气了,他们吵架的时候自己还是有多远跑多远的好。

    等到李卫跑远后,白破局这才回答白残谱地问题,说道:“我来是给你提个醒。”

    “提醒?提醒什么?提醒我记清楚你才是白家家主这个事实?”

    “这只是其中之一。”白破局说道。“我不介意你继续装疯卖傻花天酒地,我也不在乎你和什么人鬼蛇神称兄道弟,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是有一点儿你要记好了,别因为你的愚蠢而害了白家。”

    “我愚蠢?”白残普冷笑不已。“一个被女人骗得团团转的蠢货也好意思说别人愚蠢?”

    “你认为你很聪明?”

    “比你要强一些。”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白破局讥讽的说道。“你以为秦洛就不知道你屡次派人去暗杀他的事情?”

    “———”

    看到白残谱的沉默,白破局乘胜追击,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要报仇。”白残谱说道。“你可以不把他打破我脑袋的事情记在心上。我一直记得。一刻都没有忘。”

    “你应该清楚他和闻人牧月关系密切,你和他发生冲突就等于是破坏我们白家和闻人家族的合作。”白破局苦口婆心的劝道。

    “这些都不是我应该担心的吧?”白残谱冷笑。“我记的很清楚,你才是白家的家主。”

    “走吧。跟我去见秦洛。”白破局说道。

    “怎么?准备大义灭亲了?”白残谱笑呵呵地说道。

    “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自己盯着你而让我来查你吗?”白破局问道。

    “因为他知道你不会对自己的兄弟手下留情。”

    “不。”白破局说道。“因为他怕我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他直接找你报仇的话,必然会引发白家和闻人两家的矛盾,破坏眼前良好的合作基础。到时候,得到便宜的就是别人——他在半个月前就给我打过电话约我出去见面,让我盯着你——”

    “你还真是一个听话的合作者。什么狂人,也只是摆在明面上的虚张声势而已。”白残谱的声音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我只会尊重现实。”白残谱不客气的说道。“没想到还真让我发现你的企图。闻人牧月的蛊毒是不是你下的?你拘捕哪个草蛊婆想要做什么?蛊王是不是你出钱请回来的?”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这些问题?”白残谱逃避似的说道。这些问题——他都没办法回答。

    因为他很清楚,既然白破局大大咧咧地跑过来问自己这些问题,就证明他已经知道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不要轻易出手。一击必杀。”这是白残谱和他一起去神农架猎熊时他对自己说的话。而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告诉我理解,我才能帮你向秦洛解释。”白破局看着白残谱说道。“他需要一个交代。我们也得给他一个交代。”

    “交代?”白残谱想了想,说道:“我明白了。”

    他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拉开保险栓后丢向白破局,说道:“这把枪能够给他交代。如果你不怕被人戳脊梁骨的话,就打死我给他交代吧。”

    ————

    ————

    “他会不会出卖我们?”女助手面无表情的说道。

    西罗抬腕看了看手表,说道:“和损失的那点儿钱相比,他们这种人的名誉更加重要。他做了那么多坏事,难道就不怕上帝惩罚他们吗?当然,华夏人不信上帝——”

    “计划就此搁浅了吗?执事官有什么指示?”

    西罗笑了笑,说道:“你说,假如这种药流入日韩市场会怎么样?日本人和韩国人一定会把这笔债记在华夏人头上吧?”

    “我明白了。”女助手说道。

    虽然乙肝解毒王没有在华夏国上市,但是却可以在国外换一个名字重新推上市场。

    只要有人用药,有人成为受害者,那个国家的人民和政府就会把这笔债记在华夏人头上——因为这种药是华夏人研究出来的,而且使用的是中医药。在你们华夏国炒得沸沸扬扬后,你们自己人不用,却把药偷偷卖到我们国家,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众多国家的舆论压力下,华夏中医药还能够走多远呢?

    华夏中医攻克乙肝病毒只是第一步,是计划中的一环而已,真正的高潮还没有到来——

    “五星级执事官的布局能力,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西罗一脸钦佩地说道。“在执事官先生命令我杀掉医生的时候,我才知道下一步的计划。”

    “她是我们的支柱。”女助手说这句话的时候冰冷的眸子里面竟然难得的闪现出一丝狂热。

    正在这时,开车的司机突然间惊呼:“前面哪是什么东西?”

    西罗和女助手情不自禁的抬头,看到通往市区的山路中间横拦着一棵大木桩。

    “小心有人埋伏。”西罗说道。说话的时候,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黑色的手枪。

    于此同时,他的女助手也快速的从手里的包包里摸出一把小巧玲珑的银色手枪。

    而司机已经把车速放慢,小心翼翼地向前面滑行。

    直到车子驶到了木桩面前也没有任何人出来,三人在车子里四处打量了一番,西罗说道:“去把木桩移开。”

    司机应声,推开车门就跑去移木桩。

    木桩是一棵大树的树根底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而从中间断裂,即便司机身手不凡,以他一人之力也只能勉强把树根给抱起来。

    他双手使力,正想把树桩给丢到路边时,突然间觉得手臂一痛,然后便捂着手背惊声惊叫起来。

    啊——

    声音凄惨,像是被人用针刺了一下似的。

    而在这还不足两秒的时间里,他的整只右手已经紫红如卤猪蹄。

    西罗大惊,这个司机其实也是他们的兼职保镖。是从总部派下来的,身手非常厉害。

    怎么人影还没有看到,他就受伤了呢?

    “雷蒙。你怎么样了?”西罗坐在车厢里大声喊道。

    在没有发现确定敌情之前,他不敢轻易下车。因为他们乘坐的这辆车子有防弹和迫击炮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