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13章、互相算计!
    第913章、互相算计!

    “什么生意?”红衭不耐烦地问道。

    “帮我查一个人。”秦洛说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红衭冷笑着说道。

    秦洛笑笑,说道:“所以我说我们是谈一笔生意而不是我让你去做一件事情。这是我的要求,你有什么条件也可以提出来——生意不就是讨价还价中谈出来的吗?”

    红衭想了想,说道:“我要你在苗疆偏僻地区建立一千个医疗点和一百个医学培育学校——”

    秦洛一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要知道,草蛊婆之所以在苗疆有着特殊地位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不仅仅‘肩负’着人类与神灵之间的联系工作,而且他们还能够解除病人的痛苦和疾病——

    有些草蛊婆还懂一些治病救人的土方子,有些草蛊婆根本就一点儿医学常识都没有。胡乱的配上点儿草药念上几句咒语就把你打发了,这也是那个地方的病人生存率极低的原因——

    而草蛊婆也正是借助族人的愚昧无知来得到信仰和至高无上的地位,如果自己派人去哪边建立医疗点和医疗学校,这不是和草蛊婆抢生意吗?

    做为众草蛊婆的王者,红衭的这个要求不是自煽耳光自掘坟墓?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红衭反问道。

    “你——你这么做了,恐怕所有的草蛊婆都会恨你入骨。”秦洛说道。

    “那又怎么样?”红衭说道。“她们救不了人,难道还不许别人去救?”

    其实红衭明白秦洛的意思,也知道做这件事情自己所要面临的压力。

    以前并没有这样的体会,自从走进大城市后她越来越感觉到苗疆的落后和愚昧。

    她知道无知和愚昧是维持她们这个职业权威的必要基础,但是,把自己的一点儿私利建立在无数人的病无所医的基础上,这是不正确的。

    她这种行为是‘离经判道’的,还背叛了伟大的‘蛊神’,可是,她会为她的族人同胞带去知识和体系医疗的种子——它们会生根、发芽、长出芬芳的鲜花和果实。

    她知道自己人言轻微,想要独立完成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于是,她把目标瞄准了秦洛这个人脉极广好像又不怎么缺钱的家伙——

    之前她想用蛊毒胁迫他去做这件事情,但是没想到的是自己让他中了蛊,她也让自己中了毒。

    这次他有求于自己,自然要狮子大开口敲诈他一回了。

    “两百个医疗点。五十所医疗培训学校。”秦洛开出自己的条件。

    “八百个医疗点。八十所医疗培训学校。”

    “太多了。我负担不了。”秦洛说道。“四百个医疗点。五十所医疗培训学校。”

    “五百个医疗点。一个都不能少了。”红衭斩荆截铁的说道。

    “成交。”秦洛爽快的答应了。“五百个医疗点。五十所用来培训本地居民医学知识的培训学校。不过,前提条件是你要保证这些人的安全和本地居民的积极配合——”

    秦洛担心自己派去的人被草蛊婆们全给害了,那样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放心。我会做通她们的工作。”红衭说道。“不愿意配合的——”

    红衭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但是秦洛已经明白了。

    这个女人愿意为她的同胞做些实事,却也不介意继续杀人——这个女人是个矛盾体。当然,又有哪个人不是矛盾体?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秦洛笑着说道。红衭所求的,正是自己所想要做的。自己把这个事情向蔡公民一说,他一定相当的喜欢。国家一直想要改善苗疆区域的教育和医疗落后问题,可是本地居民相当的抵制,一直没办法找到突破口。

    现在有蛊王这么一个特殊人物在,或许这件事情就这么做成了。

    当然,这是政治。红衭不懂。

    “你要查的人是不是蓝天护?”红衭问道。

    “你怎么知道?”秦洛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红衭鄙夷地扫了他一眼,说道:“我当然要监视着你的举动。不然的话,你派人杀我怎么办?”

    “———”秦洛苦笑。这个女人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白痴嘛。

    “不错。就是他。”秦洛说道。“帮我盯死他。他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都要记下来。如果有什么可疑情况要立即向我汇报。”

    “怎么汇报?”

    “打电话。”

    “我不会用手机——”

    “———”

    ————

    ————

    竹林。木屋。

    白残谱带着几个心腹下属快步走来,在木屋门口的时候,他的那些下属立即四散分开隐蔽了起来,而他独自走到了木屋门口。

    敲了敲门,待到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后他这才推开进去。

    虽然他手里有这个疯婆子一家老小的性命,可是,他仍然对她有一些顾忌——天知道她会不会突然间想不开了破罐子破摔的对自己使蛊。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把她逼上绝境,而且每次打完耳光后都会丢一颗糖豆的原因。

    女人披头散发的盘腿坐在床上,面前放着一个怪异的骨头盒子以及几枚上面刻有古怪图符的铜钱。

    白残谱进去的时候,她正在一枚枚的数铜钱,听到门板嘎吱的响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白残谱停在门口,笑着说道:“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

    “最后一件事情?”女人终于抬起了头。那双昏黄布满血丝的眸子里面有一丝喜意和——怀疑。

    “不错。”白残谱是个善长捕捉别人情绪的高手。他看到了女人眼里的不信任,说道:“只要帮我做完这件事情,我就放了你的儿子。让人帮忙治好你丈夫的病——还会给你两百万现金的报酬。”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女人有些动心,却担心再次受骗。

    “你觉得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白残谱反问着说道。“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再相信我一回。”

    女人考虑了一番,说道:“你要我做什么?”

    “杀人。”白残谱笑着说道。“除了杀人,你还能做什么呢?”

    ————

    ————

    秦洛牵着苏子的手,两人并肩走在鼓楼胡同的一条专门卖民族特色产品的街道上。

    扎染的彩色长裙,闪闪发光的银饰和玉石,还有做成古书样式的《顾城诗集》和《降龙十八掌》——

    苏子饶有兴致的四处打量,倒是秦洛的心思不在这些物式上。

    “——现在是进退两难。如果禁止他们上市,之前中医攻克乙肝病毒的新闻就没办法自圆其说。如果不阻止的话,又会伤害患者身体。等到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中医就彻底的沉入谷底——损害心脏的中药,以后谁还敢吃?”

    苏子知道秦洛有心事,握了握秦洛的手,问道:“你那有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自从能够走路后,有事没事的她就喜欢出门走走。以前只能走十几分钟,而且走起路来还有些不方便,看起来像是瘸腿似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她现在走的越来越平稳,耐力也越来越好。

    所以,今天秦洛一来找她,就被拉着出来逛街了。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够找到消除这个配方里面的毒素的办法——不过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我才来找你——”

    “如果不是为了解决方子问题,你就不来?”苏子抓住了秦洛话中的语病,娇嗔着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洛有些头痛的解释。怎么平时那么知性的女人,都会有这种折磨人的小手段呢?“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很多事情可能你不知道——”

    “我知道。”苏子说道。“花田失火案我知道,你受伤住院我也知道。我想去看你,却不知道用什么身份过去——只好等待着,等你来找我。”苏子握着秦洛的柔声说道,像是在当街向男友表白的小姑娘。

    “不是没事了吗?”秦洛笑着安慰。“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没事就好。”苏子笑魇如花。“这就是我每天期待的。”

    “现在腿好了,想过要做点儿什么了吗?”秦洛问道。

    “我要四处走走,把我以前遗漏的风景都看过来——然后多带一些菩萨门弟子出来,多开一些药店和诊所,中医的推广和发展是一项缓慢持久的工作,我也想为此做一些事情。”苏子看着秦洛,说道:“你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配方中的毒素,既然已经有了最好的办法,为什么不着手试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