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12章、你是女孩儿,不是女人!

第912章、你是女孩儿,不是女人!

    第912章、你是女孩儿,不是女人!

    “我怀疑这种药会对人体心脏有伤害。”秦洛说道。

    “怀疑?”蔡公民的眉毛拧成了‘川’字。

    “它的毒性很隐蔽,检测机构很难把它检测出来——我暂时也没办法确定他们用的是不是就是这个药方。如果是的话,那就一定会有毒性。”秦洛说道。

    蔡公民犹豫了,说道:“这个项目国家很重视。昨天部里还在讨论研究,大家都希望看到中医借此机会一改颓势重新成为国家乃至世界重要的医疗和保健手段——”

    秦洛沉默了。

    诚然,如果这个项目成功了的话,确实是一桩利国利民的大事。

    它能够提高中医的地位,借此事件的影响力,中医可以快速的向外扩张蔓延,成为华夏以及各个国家民众信赖和支持的医术。

    现在部里的大佬甚至国家的执政者全都把视线放在这件事情上面,仅仅凭借自己的‘猜测’就让人禁止药物的生产和销售——可想而知,蔡公民将要背负怎样的压力。

    蔡公民想了想,说道:“我相信你。”

    “谢谢蔡部长。”秦洛感激地说道。

    “不要谢我,要谢你自己。”蔡公民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所做的事情——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你也不会跑来和我说起这事儿。”

    “人命关天。如果让它上市的话就后患无穷,我也是着急——”秦洛解释着说道。

    “是啊。人命关天。可是,现在还有几人能够把这句话放在心里?钱钱钱,除了钱他们连亲爹亲娘都能卖了。”蔡公民怒声说道。

    老太太用筷子敲了敲桌子,说道:“好好地吃饭。生那么大气干什么?咱们自己不亏良心就成了——你又不是上帝,还能把人的心也给救了?”

    秦洛暗笑,心想,自己身边倒是有一个假‘上帝’,不过,他能够救人的心——觉得谁不好就把谁杀了。死人就不会做坏事了。

    蔡公民没有回应老伴的话,看着秦洛问道:“你能确定吗?”

    “不能确定。”秦洛说道。

    “如果给你时间,你需要多久能够证明自己的猜测?”

    秦洛一愣,说道:“十天吧。我争取在十天之内找到关键性证据——不过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没有看到药方,就没办法确定他们的配方到底是什么。他们一定会把配方严格保管,我也不容易拿到——”

    “嗯。——我先给你十天时间。”蔡公民说道。“十天之后,再想办法吧。中医药攻克乙肝病毒是中医的希望,但是不能让它把好事变成坏事,把中医给毁了——衣食住行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如果连民众的救命药都管理不好,我这个副部长还是早早退休吧。”

    “谢谢蔡部长。”秦洛发自内心地尊重眼前的这个两鬓斑白的老人,说道:“我会抓紧时间尽快得到一个结果。”

    “好。”蔡公民说道。“吃饭吧。今天太晚了,明天你到家里来陪我去一个地方。”

    “好的。”秦洛答应下来,也没问蔡公民要带他去什么地方。

    第二天,秦洛吃过早餐后早早就赶到了蔡公民的家里来。

    蔡公民也吃过早餐,穿着合体地黑色西装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秦洛进来,他放下报纸站了起来,说道:“走吧。”

    候卫东和秦洛打了个眼神,提着蔡公民的包包跟在后面。

    坐上车后,蔡公民才低声对秦洛说道:“我已经和总理打电话汇报过这事儿。总理非常重视,责令我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乙肝解毒王申请新药上市,药监局哪儿留有他们的申请资料,我带你过去看看配方有没有问题。”

    秦洛一下子觉得身上压力倍增,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已经上达天听。

    如果事情处理不好的话,自己倒是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对蔡公民却有极坏的影响。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蔡公民背黑锅。

    在一间密室里,当秦洛看到乙肝解毒王的药物成份配方后,瞳孔一下子就胀大了。

    这正是《金匣药方》里面的一个方子,他们可能怕方子外泄,竟然在给药监局的报告上也少漏写了几味药材——要是别人根本就看不出什么问题,拿钱打点一下,即便有什么事也全都能遮掩了。

    可是,怎么可能骗过对这些方子了如指掌的秦洛?

    蔡公民看到秦洛的表情,声音凝重地问道:“是不是有问题?”

    “是的。”秦洛说道。“和我猜测地一样。如果按照他们的方子产生乙肝解毒王的话,杀死了病菌却损害了心脏——”

    “你有没有办法破解?”蔡公民问道。

    “如果我有办法破解的话,我早就把它拿出来了——”秦洛说道。“这个方子在我们家藏了几十年。”

    “你们秦家一门仁医啊。”蔡公民感叹着说道。手里握有这样的方子几十年却从来没想过拿出来卖钱,这样地中医家族确实值得钦佩。

    别人夸奖自己的家人,秦洛也是心有荣焉。

    “蔡部长过奖了。”秦洛说道。

    “虽然你已经确定了药方有问题,可是我们的仪器检测不出来他有毒性,那就仍然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这件事已经炒得世人皆知,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报道,如果突然间中止对国家和中医的声誉影响都不好。”

    蔡公民地这种担忧是很有道理的,中医药攻克乙肝病毒的新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果这个时候突然中无故中止的话,外界一定会胡乱猜测——别人一定会认为华夏人自吹自擂,现在自己把牛皮吹爆了所以没办法自圆其说。

    其实,无论这种药是否上市,他们中伤中医的目地已经达到了。

    如果上市,那是大伤。如果不上市,那也是小伤。

    “除非有临床案例——可是临床案例需要数年的时间。”秦洛说道。“我们秦家人一直在研究如何把这种药对心脏地毒性去掉的问题,只是现在还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嗯。发现问题就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蔡公民越来越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要是你不提出来,这药就任由它上市了。到时候数十万上百万的人因此中毒的话,中医就毁于一旦——”

    想起那些人可能会给中医带来的灾难,蔡公民就肝火上升,怒声骂道:“这些人,该杀!”

    秦洛笑笑,接道:“确实。”

    候卫东看地暗自咋舌,心想,也只有秦洛敢这么接蔡公民的话。要是自己的话,是万万不敢说出这两个字的。

    ————

    ————

    秦洛接过红衭丢过来的白色小药丸和着矿泉水吞咽下去,这才从怀里摸出一个土黄色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黑色药丸递给对方,说道:“我们这样你害我我害你的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红衭把黑色药丸丢进嘴里咀嚼两下,这才把药吞下去,对着秦洛翻了翻白眼,说道:“要不是你有心害人,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才不管呢,最好和你这种坏蛋同归于尽。”

    “你想的美。”秦洛气道。“我就算要找个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人,那个人也不会是你——你给我解药,我也给你最终解药。咱们就此了结。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红衭被秦洛下了变异人面蚊病毒的毒,而他又不小心被红衭中下了一种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蛊毒。

    这种蛊平时不痛不痒,只是在脖子处有一个明显的小红斑。

    可是,如果到了时间不服用红衭提供的解药的话,那红斑就像是突然间有了生命似的开始噬咬和撕扯,痛地让人死去活来。

    他和红衭已经换过一次解毒,可总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要是他临时有事出门呢?要是红衭离开燕京或者喝了带有三聚氰氨的酸奶一命呜呼了呢?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就决定要和你死在一块了。”红衭冷声哼道。“我就喜欢做别人不愿意让我做的事情——你以后最好别招惹我,要是惹恼了我,我就不会再给你送解药。我死,你也得死。还有,下次换药得你主动过去——我是女人,凭什么总让我送过来?”

    秦洛瞄了瞄红衭的胸部,不屑地说道:“你是女孩儿。不是女人。”

    “流氓——”红衭的小手一抖,一条软鞭已经到了她手上。

    “我和你谈笔生意。”秦洛赶紧转移话题。

    听了秦洛的话,红衭这才不情不愿地放下了鞭子。

    (PS:中秋佳节,祝女孩儿们越来越漂亮,男孩儿们越长越灵光。)